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七章 善与恶
    “死了?”

    虽说我是知道他会死的,可死的这么有效率,还是挺出乎我的意料的。

    这护士看着我脸上的很是古怪的表情,有些发愣。

    废话……

    高兴的都想要跳起来了,却只能装作一副不明所以的白痴样,表情都还不奇怪,那就是面瘫了。

    这护士探出本来就不是很长的脖子,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周围没有什么在偷听后,这才很小声的说道:“这可是内部消息,不要和别人说,要不是你是他最后一个病人,我才不会告诉你呢……”

    那你不要说啊……

    你明明就是很想说的对吧,你只是想秀一秀你的逼格是吧……

    就像我不知道一样……

    这女人也不管我的表情,自然也不知道我此刻的想法,神神秘秘的凑到我耳边,以弱不可闻的音量说道:“昨天晚上,你走后没多久,据说,医院里闹鬼了,王普医生一边跑,一边说有鬼,直接从三楼上跳下去了,死的可惨了……”

    “骗人的吧。”我翻了翻白眼。

    “你还别不相信,我们一开始也不相信,就让法医收拾一下,都想着化验化验就知道死因了,可怪就怪在这里,法医每次要将王普的尸体装进收尸袋的时候,就怪叫一声,居然被吓晕过去了,来来回回几次,谁也不敢动他的尸体了,最后还是一个烧尸体的工人捡去烧了了事。”

    这女人见我不相信,话匣子就打开了。

    原来是这样啊……

    我翻了翻白眼:“谁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转过身就要离开。

    “喂,王普的悼念会在今天晚上举行,你去不?”

    还没迈出步子,这女人就喊住了我。

    “不去。”

    我身子都没有回。

    “你不去,就只有我一个人去了。”

    这时一声叹气息从我身后传来。

    我停住了脚步,望着她有些哀伤的脸,有些莫名其妙:“什么意思,怎么可能只有你一个人去,你的那些同事呢?”

    她看着我,竟然红了眼眶:“他们说,王医生人品不行,经常收那些黑心钱,所以不去。”

    说着说着,她还哭了出来。

    “你哭什么?”我就奇了怪了,一个没有医德的医生,有这样的结局,很正常啊,“那你为什么要去呢?”

    这女人擦了擦眼角,才说道:“是,王医生的确要收黑钱,但是他是一个孝顺的孩子,每个月都把绝大部分的钱给他的母亲寄去,自己一个月就留个七八百,保证自己的正常生活,你看过他的班表是吧,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我想了想,夜班,白班,白班……

    等等……

    好像真的有些不对,夜班过后这么能安排白班,难道……

    “他为了节省开销,也为了能多一点钱,一个月就休息两三天,这样一个孝顺的孩子就这么死了,难道不应该去参加他的葬礼吗?”

    我沉默了:“他为什么要把那么多钱,留给他母亲呢?”

    “那是因为……他的母亲有很严重的糖尿病,急需要用钱啊……”

    我身体猛地一震,原来是这样的。

    可是……

    为了自己的母亲,做到这一步,真的做对了吗?

    用做尽了丧尽天良的事,才赚来的沾染着无辜人鲜血的钱,去医治自己的母亲,也顺带将自己的罪孽,过渡到了自己本来就病魔缠身的母亲身上,这一举动和雪上加霜,又有什么区别?

    随着罪孽的加重,他的母亲的身体,也只能每况愈下,而王普见到这种情况,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让更多无辜的人在无法从手术台上走下来,已贪取更多的黑心钱,来作为她母亲的……救命钱!

    当这些沾满了无辜人鲜血的黑心钱化作王普母亲的救命药的一部分,在王普母亲的血液中不断流淌着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王普母子俩尤为悲惨的结局……

    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上的人……

    没有所谓的善……与恶……

    真好……

    “可以加下你的微信吗?”

    “什么……”

    我突如其来的话,让这个女人愣了愣,不过她还是颇为顺从的将微信号给了我。

    我朝着她点了点头,加了她的微信,快速的按了几下就转身离开了。

    没走几步,手机响了。

    “帅哥,你转这么多钱给我干嘛?”

    “给王普风风光光的办一场丧事吧……”

    “太多了……”

    “多的钱,就留给王普的母亲作为最后的救命钱吧……这也是我能为这对母子,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讲这句话回复完,我删了她的微信,走过了眼前这条很是悠长和阴冷的走廊,将在医院里发生的一切,统统抛在了脑后,走向不远处,初升的旭日还有明媚的阳光……

    就在我即将走出大门的时候,一个很是熟悉的女声从我背后传来:“帅哥,等等……”

    我回头一看,居然是王笛。

    看到熟悉的人……呸,鬼,总是挺开心的,于是我转身就向她走去。

    这仇也报了,怎么不去投胎?

    我刚想问她,却发现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和我拉开了一段距离。

    一次是意外,二次是意外,三次……第N次后,哎呀,我艹,你将我叫回来,就是要告诉我,你是有多嫌弃我?

    我呸……

    我还不伺候了。

    我心里那个气,转身就走。

    “帅哥,别走啊,你要先将你手中那块玉和我的血同化一下才行,不然我无法接近你。”

    这时我才想起还放在我怀中的那块玉,急忙将它拿到了手中,那种很是温润,温润进骨子里的凉意,让我的身体充斥着一种麻酥酥的舒适感。

    我不由得再次感叹了一句:好玉!

    玉一入手,我也来不及考虑什么同化不同化的问题了,因为这块玉的造型,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这……

    这块玉,通体碧绿,可内部沁着一团团絮状的血丝,在医院幽黑的走廊中,妖异的散发着一道道血光。

    这玉……

    和王子卫给我那块玉比起来,除了没有王铁牛三个大字外没什么两样,只是里面沁着的血丝没有那么浓郁罢了。

    想着想着,我的喉咙不知为什么有些哽的慌……

    “想知道……这块玉的来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