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三章 渊源
    王娣就是杰少家的那个女鬼。

    而眼前这个鬼居然是她的妹妹……

    我不得不由衷的感叹这个世界的造化弄人,为什么这么狗血的剧情总让我遇到啊,老天啊,你能不能让我好好地活下去啊。

    您老,饶了我好吗?

    我的周围一时间也没有了声响,但我还是能隐隐感受得到她的存在,惊愕的点了点头,表示听见了她的话,不过再是没兴趣关心她们姐妹之间的那点事儿,然后用很是奇怪的问她:“你不是说玉对鬼的伤害很大吗,那你让我偷那块玉干什么,就算我拿到了那块玉,你也拿不了啊。”

    听到我的话,她的声音居然一下子变得很是尖锐,说:“我怎么会遇到你这个如此驽钝之人,真不知道姐姐怎么会让你来帮忙,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没说我要将那块玉占为己有,只是有那块玉戴在他身上,我接近不了他,我杀不了他,所以我需要你帮我。”

    “什么,你想让我帮你杀人,你去找……找别人吧。”说到最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虽说我是来帮王娣复仇的,但我做这件事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将杰少的母亲从她手中解救出来,而不是单纯来杀人的,所以我选择了推脱。

    “我杀人?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被他害死的,我只不过是要报仇而已,难道这也有错?你又知道不知道,他心有多黑,利用他是一个急诊科医生的身份,收了多少黑心钱,害死了多少条人命……如果不是他,我和我姐姐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这女鬼说这席话的时候很是激动,音量提高了不少,尤其是最后一句,她几乎是冲着我吼了出来,因为她离我的右耳比较近,弄得我的耳膜不断的嗡嗡作响,要不是还听得到声音,我都会怀疑,我的耳膜被她吼破了。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激动,更没想到,我就是稍微推脱了一下,她就发怒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很怪异的感觉,一股大力突兀的作用于我的脖子上,不断的压缩着我的喉管还有气道,窒息的感觉不断地向我的大脑涌去。

    我张大着嘴巴,抽动着鼻翼,却没有呼吸到任何一点气体,最直观的感觉自然是,头越来越昏了……

    因为我看不见女鬼,也看不见她的手,但是我却感觉到,有一双手夹杂着一阵阵冰冷的触感,死死的作用在我的脖子上。

    哎呀,我艹。

    好半天我才反应过来,这女鬼居然是想要掐死我!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在流逝,她作用在我颈部的力量,在不断的加大,渐渐的,一阵头晕目眩开始充斥我的脑海,再这样下去我迟早是会死的!

    “你帮不帮我,不帮我,我就先弄死你。”

    就在我要翻白眼的时候,我颈子上的压力终于小了一点,她终于开口了。

    我急忙喘息了一下,刚想说话。

    说着说着,她手上的力量再次加大,而且她的声音变得阴冷,更是咆哮起来。

    “我再问你一次,你帮不帮,不说话是吧,好,我就成全你!”

    看那架势,似乎是只要我再不答应,她真的就要掐断我的脖子了。

    这下子,弄得我真的为难起来,因为……

    “你要我答应,特么的,你总要让我有说话的机会啊!”

    我拼命地挣扎,这才挣脱了她的束缚,大声咆哮起来。

    这女鬼一愣,似乎是知道自己过于激动吧,也没有再将手放上了我的脖子,似乎是叹了口起,这才说道:“算了,这件事,你是无辜的,我不能让你蹚这浑水,毕竟王普这人和你没有任何的恩怨情仇,可那种人坏事做尽,迟早有一天会有报应的,只是迟早而已。”

    她这句话一说完,我就感觉到那股阴冷的气息,离我越来越远了,想必是她想要离开了……从刚才这个女鬼的话来说,她们两姐妹都是被这个一声害死的,说实话,要不是我抓住了他的把柄,说不定我也不会被他将供一尊佛一样的对待。

    就他那种没有医德的表现来看,这家伙指不定什么都干得出来,看他那个贱样,也不是一个善茬。

    “好吧,我答应你!”

    “真的吗?”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我叹了一口气,既然上了贼船就上到底吧,人又不是我杀,那我担心什么,更何况,在我心里,那人就算有一百条命,也抵不上杰少母亲一个人在我心里的重量。

    我沉吟了一下,这才开口:“你能告诉我,你们经历了什么吗?”

    这个女鬼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半天都没有开口,我想了想,说:“你要是为难的话,就不要说了。”

    听了我的话,她这才将这件事情娓娓道来:

    她叫王笛。

    她和她姐姐从小就父母双亡,一直就这样相依为命的挺了过来的,她姐姐的成绩很是拔尖,但是为了照顾妹妹,就辍学在家,四处打工照顾妹妹,将自己的大学梦寄托在了她的身上。

    而她也很争气,很快就考上了大学。

    但是她的成绩只是堪堪进了这个大学罢了,并没有拿到一分钱的奖学金,而她姐姐为了维持现在的生活已经打了五份工了……

    哪里拿得出学费?

    就这样,她的姐姐决定去做代孕,一年的时间可以赚个七八万左右,妹妹整个大学的学费还生活费就够了。

    经过了二百八十天的怀胎后,终于能拿到钱了,她的姐姐自然很是高兴,对生活充满了向往,对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期待……

    因为……

    王笛就是她的一切。

    可最后,到手的的钱仅仅只有一万块……

    她姐姐打听后才知道,是那个介绍他去做这一行的医生克扣了她的钱,而这个医生就是王普。

    王普知道她不敢将代孕这件事拿到台面上来宣扬,所以肆无忌惮的拿走了她姐姐的钱。

    如果换做其他事,她姐姐绝对会息事宁人,毕竟她们都是农村人,比较保守,代孕这种事说出去见不得人,但是这可是她妹妹的学费啊。

    于是她姐姐就找到了王普……

    可那王普也舍不得吐出这些钱,了解到她一没后台,二住在农村,不由得恶从胆边生,借着为了钱的安全,要求在她们家当面点清。

    于是在那间破屋里,将王娣吊死在了天花板上……

    而这个时候,正好被回家探亲的王笛撞见,兴许是王普才做完案,思维有些缓慢,硬生生的让她跑了。

    而王普,怎能让她跑呢?

    他就急忙追出去,将她逼的跳进了路旁的水渠……

    由于这一切都发生在很是偏僻的地方,阴差阳错的没人发现,所以王普做完这一切后,就将原本吊死在天花板上的王娣,藏进了墙中,重新粉刷了一下了事……

    可王笛命大,被村民救了起来,送进了医院。

    但主治医师,恰好是王普!

    只要她被救活过来,等待他的,将是牢狱之灾……

    但是如果她死了,死无对证,事情就过去了,因此本来送到医院可以救活过来的她,在王普毫不犹豫的选择下,死在了手术台上……

    而那间,没人居住的房子,因为极其便宜,再次阴差阳错的被要到这个城市来上大学的杰少一家买了下来……

    她的故事说完了,不光是她,就连我也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许久,她才开口说道:“现在,你是真心愿意帮我了,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