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二章 鬼压床
    嗯?

    是谁?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却发现我的眼前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我再次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身子,那种仿佛有一双手死死的将我摁在床上的感觉,还在我身边萦绕着令人窒息的阴冷气息……而换句话说,我现在唯一能动的就只有我的头……还有眼球!

    我使劲的吞咽着唾沫,感觉到喉头正在不断地上下浮动,额头上渗出了大滴大滴的汗珠,这种突然感到仿佛有千斤重物压在身上感觉,朦朦胧胧的,让我喘不过气来。

    似醒非醒似睡非睡,想喊却喊不出,想动却动不了,就好像有个透明的东西压在身上的情况,这不是……

    鬼压床?!

    若是以前的我还会用科学来解释,什么配合梦境,当人做梦突然惊醒时,大脑的一部分神经中枢已经醒了,但是支配肌肉的神经中枢还未完全醒来,有不舒服的感觉却动弹不得,什么在醒来后还要再缓几分钟,什么这都是中枢神经不同步工作的原因。

    什么仰卧,盖的被厚或手放在胸口上,日间精神过度紧张,晚饭过饱,什么缘于精神紧张……

    在我以前看来,还是能马马虎虎的将自己骗过去,可现在,你还让我去相信那些所谓的科学知识?

    现在这种情况,十有八九是有鬼在我身上压着!

    我感觉我挺倒霉的,我只听说过树大招风,从来没听说过人大招鬼,再说了,我也不是人民大学的啊,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到连同行都要想收我红包的医科生,能不能让我再多享受一点这个世界的美好啊。

    就在我这鬼压床弄得焦头烂额之际,挂着的那瓶点滴快打完了。

    很快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尽力用余光朝那道人影瞥去,才发现来人居然是王普!

    这时,我的身体上的千斤重担突兀的消失了,身体的控制权再次回到了我的手中。

    我如释重负的出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略显僵硬的身体,有些感激的看向王普,虽说这人有些讨厌,但这次的的确确救了我,要是他来晚点,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而这王普满脸陪着笑:“对不起啊,我来晚了,差点药瓶就空了。”

    看着他此刻谄媚的表情,我对他仅有的那点感情又烟消云散了,我差点忘记了,他可是有把柄在我手上的……

    要不是那些照片,恐怕就算是我死了他都懒得搭理我。

    不过我也很好奇,为什么那鬼看见这人就跑了,莫非这王普身上有什么东西可以克制鬼?

    我的目光在王普身上扫来扫去,妄图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就在这时,王普尴尬的看着我,笑道:“斌哥,你在看什么呢,我全身上下都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喏,就这块玉,你想要就拿去吧……”

    看来,那克制鬼的东西就是这玉了……

    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王普还真的将脖子上的玉解了下来,就要递给我。

    我连连摆手谢绝了他的好意,毕竟我才不是一个像他那样钻进钱眼里的人。

    他递了半天,见我实在是不肯收,就帮我把药瓶换了,给我倒了杯水就离开了。

    等王普离开之后,我往周围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除了很安静以外,一切都很正常,就好像之前的那一切仅仅是一场梦一样。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道声音,却再次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我赶紧转头往声源的方向看去,但是却什么都没有。

    “谁?”

    “不用看了,我是鬼,现在天还没有黑,阳气太重了,你是看不见我的。”

    还真是鬼!

    我心一紧,条件反射的就要站起来。

    但是我却感觉到一双很是冰冷的手,按住了我的肩膀,迫使我再次安安静静的躺在了床上,然后那个声音,再次传了过来:“你想死想疯了吗,万一针管断在你血管里,我看你该怎么办?”

    这时我才明白之前她为什么要将我死死的摁在床上的原因了,看来这鬼还是挺通情达理的。

    既然是这样,我也不拖延时间了:“那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她顿了顿说道:“刚才那个医生,他脖子戴有一块玉,你是知道的吧?”

    我点了点头,废话,那货刚才还企图用那块玉收买我,我怎么可能会忘记。

    “那……你能帮我偷过来吗?”

    偷玉?

    玉可和一般的首饰什么的不一样,又不怕水,说不定就连洗澡他都带着了,怎么偷?

    更何况之前我才拒绝了他的收买,现在又叫我去要,我可真拉不下来那个脸,我有些无语的说:“你不是鬼吗,他又看不见你,你自己去拿不就好了。”

    她的声音很是无奈,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我要是自己能拿,我还让你帮忙干什么,再说了你是知道的,有那块玉傍身,我可接近不了他。”

    我这时才想起,之前的我似乎还真是因为王普的原因才得以脱身,但也很是无奈的说道:“之前是他主动要送给我,被我拒绝了,现在再找他要,他可能不会给我了吧,毕竟这玉这么珍贵。”

    “珍贵个屁,那块玉虽然对鬼会造成很大的伤害,但是对于你们人来说,关注的只是玉的本身的价值和卖相,所以就他都能买得起的玉,能值几个钱,再说了他现在最怕你把他收红包的事情曝光出去,只要在一定范围内的要求他都会答应的……还有,你一个男人还在乎脸皮,我呸……”

    我不得不佩服这个鬼颇有条理的思路,但是……

    等等……

    我拍了照,她是怎么知道的?

    只有一种可能……

    “你在我进医院的时候,就盯上了我?”

    这鬼听到我这么说,愣了愣:“我可没有跟踪你,我一直就在这家医院游荡,我接近你的原因,只是感到你身上有一种我很是熟悉的感觉,就好像是和我的亲人在一起,所以……”

    我被她说的愣了一下,沉思了一下,这和功德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能吸引她的只有近期才出现在我身上的东西。

    所以吸引她的……

    只有那个女鬼留下的黑齿印!

    我一个激灵,就站了起来:“你是不是认识张娣?”

    这女鬼一下子沉默了,好半天才说话:“我是她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