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一章 帮我一个忙好吗
    我抚摸着那道黑色的齿印,隐隐能感觉到我意识海内的功德开始慢慢变得活跃起来。

    怎么说呢?

    我闭上眼睛,仔细的感受着身体的变化,许久,我才有些讶异的睁开了眼睛……

    因为随着这道黑色的齿印的介入,我的功德居然在缓缓的增长。

    我有些激动的望着阿丽,好半天才开口:“阿丽……这是什么东西,我的功德居然——”

    “在增长是吧……”

    阿丽打断了我的话,有些严肃点望着我:“这就是你接受了厉鬼的委托后留下的证明,帮助厉鬼化解戾气,本身就是一件好事,能得到功德自然不足为怪,但是这个齿印是一个还附在尸体上的女鬼留下的,也就是说还有尸毒……”

    听了她的话,我脸色一下子白了,牙齿都在打着颤:“尸……尸毒?那我不是得玩完?”

    阿丽冷哼了一声:“这就是那女鬼的小把戏了,如果你不在一定时间完成,还想着妄图逃跑的话,就会死于非命,呸……比死还难看。”

    这时的我彻底断绝了逃跑的念头,只得认命了,将手臂伸到阿丽眼前,询问的望着她,我比较想知道,这个任务的完成期限究竟是多久。

    阿丽也没有看,摇了摇头,冲着一旁的燕若飞招了招手。

    燕若飞蹦蹦跳跳的走了过来,取了一碗水,用一张纸在齿印上擦了擦,然后对着阳光照了照,冲着我笑了笑:“从这尸毒的成色来看,你应该还能坚持个三四天左右。”

    我点点头,时间还算是充裕。

    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着阿丽和燕若飞:“这尸毒,你们能够化掉吗?”

    看着我可怜巴巴的模样,两人对视一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弄得我很是尴尬,最后在我期盼的眼神中,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

    燕若飞说道:“尸毒谁都可以解,但是这可是那女鬼给你亲自种下的,里面有她部分的执念,所以这可动不得,毕竟她的执念和阿姨的生命可是息息相关的。”

    得了,还是既然上了贼船,即使流着泪也要做完。

    我朝她们点了点头,就往门外走去,在阳光的照射下,我心里的阴霾在就被驱散的一干二净了,毕竟我还有功德赚,有何不可,哇哈哈哈……

    “阿斌,你暂时别高兴的太早。”

    “啊?”

    “你没听过一句话吗?”

    “啊?”

    “上天要毁灭一个人,必须先让其膨胀……”

    噗……

    我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两人可还真逗。

    得了,现在还是抓紧时间,将眼前这个定时炸弹给解决了吧,不然指不定我什么时候就一命呜呼,连肥鹅肝都来不及吃那才可惜。

    照燕若飞说,她师父目前在这个小山村帮一家人看风水,她就暂时不和我们一起回城了,于是和我互换了一下电话号码,就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跑远了。

    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泪水沾湿了眼眶,浑身都在颤抖。

    阿丽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你们还有机会再见面的,我知道她救了你的命……”

    我点了点头:“阿丽……你错了。”

    “唔?”

    “我是在心痛我的钱……”

    “她和你的钱有什么关系?”阿丽一脸困惑。

    我叹了一口气,满脸愁容:“你不知道啊,这个女人除了会泼狗血之外,就只会给我添乱,我为了让她离开,不知道许了多少愿啊,我得去还愿啊……”

    阿丽啐了我一口,就拉着我往车站跑去……

    我们在汽车站等了一会儿,就搭上了返程的公交车。

    在车上呆了三个小时左右,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下了车,我们吃了饭就往医院走去,毕竟我这次受的伤可不轻,流了很多血,去医院输点葡萄糖还是挺有必要的。

    阿丽告诉我,医院里面有很多鬼,她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就不和我进去了,告诉我,如果有什么事情就给她打电话,她将我送到医院后就走了。

    而我这次去的医院,可不是学校附近的那一家,而是位于市中心的一家私立医院。

    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过了,大部分医生都已经下班了,况且来私立医院看病的也没有多少人,静悄悄的医院里,总给人一种瘆的慌的心理。

    而我这次来这里的目的,可不光光是为了治病,还有……

    我去看了看楼道处的班表,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我要找的那个人,急诊科医生——王普。

    我看了看他的班次,这三天,他得上一个夜班两个白班,碰巧今天轮到他上夜班。

    而现在的普通科医生早已经下班了,我要去输点葡萄糖,也只有去了急诊科。

    我挂了个号,就去了急诊科,大老远就看见这人坐在病房里面,使劲的摇着手机,想必是在玩摇一摇吧,不过看他那颓废的模样,应该没能翻到令他满意的牌子。

    我敲了敲门,告诉他,我失血过多,需要输点葡萄糖。

    然后他打量了我一眼,顿了一会儿,我也一脸莫名其妙的瞪着他,然后就告诉我,这不属于急病,急诊科这边看不了,等明天普通科医生来上班了再说。

    听了这人的话,我就有些不爽了,但是小不忍则大乱,所以我忍了,只好软语相求,说了一些好听的话,让他帮帮忙,通融一次。

    他见我这样,居然恶狠狠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气冲冲的瞪着我,当着我的面将门关了。

    我在外面不知所措了站了好一会儿,就看见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瞥了我一眼,就走了进去,眼见得这人居然半天都还没出来,我好奇的将门推开一条小缝,这一看才知道,原来这医生之前不给我看病的原因,居然是我没给他红包。

    这一看,真的把我气得不行。

    我拿起阿丽的手机咔擦咔擦的对着那王普就是一阵猛拍,王普听见拍照的声音就走了出来,质问我在做什么。

    我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我失血过多,身体现在很虚,你不给我输几葡萄糖的话,我报社……还有警察局的兄弟绝对可以让你火……”

    没等我说完,他就满脸赔笑的说:“这个好办,那我给你开几瓶葡萄糖,你打了吊针之后,慢慢就会恢复过来了。”

    说到这里,他又有指着我的手指说:“那照片,你看……”

    我说:“别废话,我走之前自然知道怎么做。”

    他也不多说,就照办了。

    输液自然很无聊,输着输着,我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双很是冰冷的小手,轻轻的拂过我的额头……

    那冰冷的触觉,瞬间将我惊醒,我身子一震就要跳起来,可就在那一瞬间,我被一双手死死的摁在了病床上。

    “帮我一个忙,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