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章 接受委托与……黑齿印
    哦?

    非帮这个忙不可?

    可这个女鬼要我……

    我的脸色想必很难看吧,以至于燕若飞很是体贴的走到我身边,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通情达理的告诉我:“要不,我们还是走吧,你对天发誓说的是,如果跑了才会……你走的话,又没有违背誓言,又不会遭天谴,真搞不懂你在怕什么。”

    她这句话,彻彻底底的动摇了我原本视死如归的信念,说得我竟无言以对。

    我是这样的人吗?

    我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

    就在我们两人正准备偷偷溜走的时候,被晾在一旁的阿丽,没好气的开口了:“你们两个啊……你们也不动动脑子,你们走了阿姨怎么办啊。”

    我们一下子被戳中要害,乖乖的走了回来,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连自怨自艾的心都没有了。

    “这是一个还有尸体的鬼,从她喜欢呆在墙里面的举动来看,她应该是被人害死后,藏尸于墙体中的,按照常理来说,这种鬼,只会死于执念的溃散,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能和外界进行接触,造成现在这个局面,只有一种可能……这阿姨近期修整过墙体,惊扰到了这只女鬼,而这女鬼就顺利成章的将她当作了替死鬼。”阿丽分析的很有条理,“而这还是一个穿红裙子的女鬼,可是传统意义上的厉鬼,鬼喜欢吸取活人阳气,你是知道的,而厉鬼吸取活人阳气纯粹是为了让那个人变作她的替死鬼,从而让自己能够获得新生。”

    修整墙体我是知道的,这似乎还是我怂恿的吧……

    呸……

    那段时间是我住这间屋子,我觉得这墙颜色太暗了,就怂恿杰少想办法刷下墙,杰少一听,有道理啊,就去怂恿他母亲,然后杰少的母亲就去买来材料,一个人将那面墙重新粉刷,修整了一下,搞了半天,原来始作俑者还是我啊!

    我急忙问道:“那怎么才能让杰少的母亲恢复正常,莫非还要将那个女鬼杀掉?”

    阿丽却是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女鬼可碰不得,一旦这个女鬼死了,杰少的母亲也就死定了。”

    紧接着,阿丽让我带她去看看杰少母亲的小腿,因为我之前诉苦的时候,透露了杰少的母亲被那女鬼种下印记的事情。

    我将杰少母亲的裤腿掀开,给阿丽看了看,杰少母亲的小腿上并没有伤口,却有一个很是红肿的手印,看上去就像烙铁印上去的一样。

    阿丽看过之后,说道:“燕若飞说的没错,这是鬼给替死鬼留下的印记,可以方便她找到宿主,换句话说,阿姨这是被鬼给寄托了,相当于被鬼上身了,但是这个广义的鬼上身不一样,她把自己的一部分的执念给了阿姨,一是为了从阿姨这里收集到足以让她得到温养执念的阳气,二是为了找到能够帮助他的人,而从你提供的线索看来,这女鬼是想要你帮忙做一些事情,而她用来交易的筹码就是阿姨……不过她也没想到,她找到的这个替死鬼,就是你兄弟的母亲,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完成她的委托,等这件事情完成之后,阿姨就能恢复正常了。”

    “可你知道吗,她要我去帮她复仇,换句话说,就是去杀人啊……”

    说着说着,我急得差点哭得出来,让我很是焦急的不是杀人这件事,人,我也杀过,虽说只杀过一个,但我杀的只是和我有深仇大恨的人,赵华就是这类人……而其余的人,就算再作恶多端,我也无权去裁决他的生死。

    可眼前的局面,真是让我进退不得,进,去杀了那人,我真的下不了手……而退,害的人却是我兄弟的母亲,于情于理,我都不能放弃她,说句良心话,他们两人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子,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杰少是因为我,才会出车祸……

    而他的母亲也是因为我才会对房间里的那面墙进行修整,才会招惹到那个女鬼……

    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我真的要被这处境给急死了!

    阿丽看着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窘迫样,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这可不是你想的那样,杀人是有恶报的,这女鬼现在急于拯救自己,不会让你做恶事……”阿丽走到我身边温柔的摸了摸我几乎都快皱到一起的眉头,轻声说道:“不出意外的话,能将这女人吊死在天花板后,再藏尸在墙体内的人,可不是什么善茬,手上绝对不止这一条人命,你要做的只是想尽办法找到,这个人的罪证……”

    罪证么?

    似乎有这么一个人可以帮我这个忙……

    一想到这里,我心里顿时安定了下来。

    阿丽冲着我使了使颜色,示意我去和那个女鬼交流。

    我颤颤巍巍的将身体钻进了几乎被掏空了的墙体,轻轻的触碰了一下那女鬼,狠狠的咬了咬嘴唇:“好吧,我答应你……”

    我的话一说完,这女鬼的眼睛猛地一睁开,张开了那大的可以将我的半个身子的都装进去的巨嘴,在我的手臂上狠狠的咬了下去,一时间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疼痛,从被咬处快速地向整个身体蔓延开来……

    殷红的鲜血从沿着手腕汩汩的流出,就听得一阵“啪嗒啪嗒”的声音在我的周围不断地传出,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我再也忍不住了,就要嚎叫出来,但是在下一刻,就被阿丽恶狠狠的眼光给瞪了回去。

    这疼痛来得快,也去得快,这女鬼也就是在一两个呼吸间就将嘴离开了我的手臂,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的鲜血,心满意足的退到了墙体中,指了指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杰少母亲,终于开口了:“你走吧……当你下次回来的时候,就会看到一个焕然一新的她……”

    我还想要说些什么,这女鬼就陷入了沉睡,任凭我扯破嗓子,都没能将她唤醒。

    我只能无奈的退了出来,倒吸着冷气看着手臂上的伤口,才发现那里多了一个黑色的牙齿印,黑的是那么的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