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九章 你要找我?
    一听到她说出的话,我那扑通扑通跳着的小心肝,可算是平静了下来。

    幸好我周围的人都是那些装逼都装的很是大气凛然的人,好歹我也算是一个装的一手好逼的人,咳咳,毕竟从小耳濡目染……

    说真的,还好这女鬼怕了,不然光凭这随时都有可能干涸的黑狗血,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个女鬼,在我凌冽的眼神中(虽说是装出来的,这短短几秒钟,汗水都把我后背上的衣服给打湿了,吓死我了)断断续续的报出十一位的手机号码。

    我记了下号码后,从燕若飞的手中,接过了电话,拨打了这个号码,目不转睛的看着手机屏幕。

    看着看着我就笑了。

    这个人居然被燕若飞备注成天下第一帅!

    而且这燕若飞的手机用的还是搜狗号码通,上面还写着一行小字:被六百人备注成傻逼。

    这人是谁呢,这么逗!

    你非要笑死我不可啊。

    我将手机放到耳边,想看看接通没有。

    却听到电话里面传来一阵优美的语音:“你好,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哦?

    我又拨打了几次,都是这样,心里有点觉得不对劲了,我手机递给燕若飞,我倒要看看这个天下第一帅到底是谁?

    燕若飞接过了手机,研究了半天,一脸无语的看着我:“大哥,这个是你的手机卡啊,我怎么知道是谁?”

    我接过手机看了看,我的手机卡?

    那就有点奇怪了,能被我承认为天下第一帅的人是谁?

    我看了看通讯录,脸一下子红了……

    哎呀,我艹。

    这个不是我的电话吗?

    这件事情我怎么能忘,本宝宝就是天下第一帅这件事,我怎么能忘?

    咳咳……

    还有那六百个备注我为傻逼的人,不要让我知道你们是谁……

    在燕若飞像看白痴一样的目光下,我再次转向眼前,裹在被单里,痛苦的挣扎着的女鬼,一想到她是来找我帮忙的,我沉吟了一下,赶忙将她从被单中放了出来。

    反正黑狗血都快干了,对她伤害也不够大了,还不如结个善缘,将她放了,好聚好散,对吧……

    原来她要找的人居然是我!

    我脑袋都被她弄大了,想了半天都没能想明白,我是怎么跟这个女鬼扯上关系的。

    看着这个女鬼有些不怀好意的目光,我连忙说我就是她要找的人,甚至把可以证明我身份的一切东西都递给了她,她看我的眼神这才缓和下来。

    于是她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我这才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只不过,这件事情涉及到复仇,就不是我一个人能够解决的了,我还得和阿丽商量商量。

    自然这女鬼都将话说明了,我怎么能不帮她了,我是那种遇到困难就退缩,见到危险就想尽一切办法想要逃脱的人吗?

    咳咳……

    “鬼姐姐,你先不要激动,我不走,真的不走,我就是和我的朋友打个电话……”

    在几次逃脱未果后,我被这个女鬼掐着脖子给拎了回来,只得承认,这浑水,恐怕我非蹚不可了……

    “我对天发誓……如果我跑了,我就天诛地灭,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立下誓言之后,我这才被这女鬼放开。

    阿丽之前就告诉过我,自从我成为了一个鬼心拥有者后,就不能随意的对天发誓了,如果违背誓言,执念就会受到影响,甚至死于非命都有可能。

    我颓废的坐在地上,看着杰少的母亲安静的在床上昏迷着,那女鬼却再次缓缓的已经闭上眼睛,走进了被我敲得破破烂烂的墙体里,那安详的模样,就仿佛在睡眠一样,而燕若飞则一脸苦闷的看着我,每当她想要逃跑时,都被那女鬼给瞪了回来。

    现在好了,之前叫她走,她不走,现在想走,却又走不掉了,总之现在的我们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

    造化弄人啊……

    没办法,我给阿丽打了一个电话,将杰少家的地址给她说了,同时含蓄的告诉她:“阿丽,快来救我啊,我遇到**烦了,再不来我就要死了……”

    在我的暗示下,阿丽还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告诉我说,她三个小时后就会到,让我先等着等着。

    我说告诉她,女鬼就在我不远处,随时都有可能对我造成一万点左右的伤害……

    阿丽说道,女鬼之所以呆在那墙壁里,是因为现在是白天,正是太阳升起的时刻,虽说房间里没有阳光的照射,但是白天的阳气浓度还是会让她会有所顾忌,让我在有阳光的地方呆着就行了。

    她还问我,那个女鬼要我帮的忙究竟是什么。

    我想了想,还是没有说,让她抓紧时间赶过来,就挂了电话,拖着燕若飞急急忙忙的往阳光照耀的得到的前院跑去,心里总归是舒坦了不少。

    我和燕若飞两人哆嗦地蹲坐在前院的水泥地上,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虽说我们很想跑,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啊……

    且不说我立下了誓言,最重要的是杰少的母亲还在那女鬼的眼皮子底下啊,更别说他腿上那个印记,想想就让我头疼。

    这三个小时是我人生中的最为漫长的三个小时,就在我有些坐立不安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咚咚咚”的高跟鞋声,我急忙起身去看,发现有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走了进来。

    这人不是阿丽还有谁?

    阿丽对我招了招手,然后就把我晾在了一边,很是亲切的和燕若飞打着招呼。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燕若飞,发觉她的表情和神态并没有什么异常,想必是没有发现阿丽的身份,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既然阿丽到了,我也没有和她多说什么,就领着她进了里屋。

    进了里屋后,阿丽环视了一下屋内的环境,还有被我破坏的面目全非的墙壁,又好气又好笑的看了我一眼,除此之外,依然表现得很镇定。

    只见她走到那女鬼面前,仔细地看起了女鬼的模样,时不时还要摸上一两把。

    而那女鬼闭着眼睛,仿佛在熟睡一般,就和丝毫没有感受到阿丽的介入一样。

    半响,阿丽才转过头看向我,表情尤为凝重。

    “怎么了?”

    看她这副模样,我心里不由得一紧。

    阿丽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阿斌,这个忙,你可能非帮不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