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八章 求求你,帮我找一个人
    哎呀,我艹。

    “二愣子,你除了会泼黑狗血你还会干啥?”

    我被这个女弄得快发狂了。

    这女人一脸怯懦:“我不叫二愣子,我叫燕若飞……”

    听了她的回答,我肺都要气炸了,都这个时候你还要纠结这个称呼问题……

    我真的想选择死亡了……

    虽说只是想想罢了。

    “呵……哈……呵……哈”

    身后的喘气声已经近在咫尺了,我心里慌得不行:“二愣子,呸……燕若飞,你还有什么可以用来对付鬼的东西没有?”

    这女人看着我窘迫的模样居然笑了:“没有了,我出门时哪知道有鬼,为了救你,我随身带的二十多瓶黑狗血都用完了……”

    感情你就是这样救的我啊……

    特么的,这还真是一个狗血的故事啊……

    听了她的话,我那个气的啊,要不是碍于环境不对,我真的非把她给……

    得了,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再说吧。

    我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想着该如何脱身,我的手现在撤不得啊,只要一撤,我真害怕,杰少母亲的眼睛会被他自己硬生生的撑爆。

    等等……

    鬼怕什么?

    阳光!

    至少大部分是这样的,话是这么没假,但我想以一首歌来表达我现在的心情:“我遇见一只女鬼,可是家里没有窗户……”

    可是现实太残忍了,杰少家这间卧室偏偏没有窗户,别说一米阳光了,就连一根头发丝儿的阳光都没有。

    只有阵阵诡异的阴风,在这间没有窗户的房间里,不断地吹啊吹啊,吹得我浑身发毛,室内环境很是昏暗,但并不能妨碍我看见房间里的大部分布设,甚至连那些有些呛人的灰尘都在我的眼前飘啊飘啊,飘的我心烦意乱……

    可我还是没有找到任何方法。

    整间屋子显得很是安静,只听得见杰少母亲接连不断的喘气声,还有这不知道是女鬼还是女尸的玩意儿,发出的笑声……还有碎肉悉悉索索的掉落声,真是让我够心惊胆战的。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会儿,我背后那东西也不再怪笑了,而杰少的母亲却没有停止那无异于自爆眼球的行为,而燕若飞,也没有什么异常,就是浑身抖得像一个筛子一样,视线不断地飘忽着。

    至少她还是清醒的,可是不知为什么,我看到她像旁观者的模样,心里就有点来气,这一恐惧一愤怒,我现在的心情反而平复了一些,在不经意间,居然看见了我之前用来擦拭过杰少母亲身上黑狗血的床单。

    这时,我的脑海里面灵光一闪,终于有了!

    “燕若飞,成败就在此一举了,我数三下,你就将身边的床单丢给我。”

    “一二三……”

    燕若飞立刻将裹成一团的床单扔了过来,我狠狠的一脚向身后踹去,起身接住了她扔过来而对床单,飞快的将它摊开,转身将那不明所以的女鬼裹了一个严严实实。

    听到被我裹成一团的床单中发出了凄厉的惨叫,我心里一松,这才龇牙咧嘴的摸了摸我的背,才发现那里又多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口气就说了三个数的原因,再不快点我就要被她弄死了……不过好歹还是我快上一步。

    床单上的黑狗血干涸了不少,虽说无法将这个女鬼灭掉,困上一会儿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在一阵阵呲啦呲啦的腐蚀声中,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瘫倒在了床上,看到杰少的母亲再次陷入了昏迷后,这才感到事情轻松了不少,便准备趁着这个机会给杰少的母亲好好检查一下身体,如果没有什么大碍的话,就先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再说。

    刚卷起她的裤脚,在一旁看热闹的燕若飞突然大叫起来。

    我没好气的看着她:“你又怎么了?”

    燕若飞看着杰少母亲的腿,脸色白的就像杰少的书一样:“完了……我们逃不掉了,我可不可以借下你的手机卡?”

    反正手机进水了也用不上了,就把手机卡给她了:“你要手机卡干嘛?”

    这女人居然哭了:“我们被这个女鬼给盯上了,只要这个阿姨和我们一起走,这女鬼就能随时找到我们,我还是给我师父发个短信,告诉他我要死了,不能给他送终了……”

    我被她这一举动弄得莫名其妙:“怎么回事?”

    燕若飞擦了擦眼泪,短信也不发了:“这阿姨脚上,有这个女鬼的印记,即使我们离开了,只要她愿意随时都可以找到我们。”

    我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你不和我一起走就好了啊,鬼要找的是我的干妈,又不是你……”

    这女人一听我的话,剑眉直插发髻:“师父说过,来而不往非君子也,你好歹也救过我,我怎么能这样离开……再说了你还欠我二十瓶黑狗血呢!”

    噗……

    这还真是一个狗血的故事……

    这算是哪门子理由,得了得了,你的心意我领了,但从她口中得知了印记这件事之后,之前的所有计划,只能重来了,逃总不能逃一辈子吧。

    我走到还在不断蠕动着的床单面前,回头冲着浑身都还在颤抖的燕若飞笑了笑,在她目瞪口呆中,将床单掀开了一点:“小飞啊,敢不敢来玩一把大的啊……”

    燕若飞吓得脸色白的杰少胖子猴子三人的书一样,我记得以前老师上课总要说他们:“你们还是做点笔迹吧,我的脸要是有你们的书那么白就好了。”

    可想而知,她是有多害怕。

    我当然也只掀开了一点,见这个女鬼将头露出来后,赶紧收紧了被单,弄得像一个袋子一样。

    我看着那女鬼被黑狗血灼烧的要死要活的模样,开口问道:“说……你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想怎么样?”

    女鬼一脸痛苦,眼睛不断的一闭一睁,就在我认为她要一闭不睁的时候,她转着眼球,用很是沙哑难听的声音说道:“我需要找到一个可以帮我的人……求求你,帮帮我吧,我还有遗愿,我不想死啊……他的电话号码是,一……八……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