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七章 墙中的女尸
    这人是有病吧……

    我还没来得及阻止,浩浩荡荡的黑狗血就这样洋洋洒洒的淋了杰少母亲一个透心凉。

    一小瓶黑狗血就这样用光了。

    “你在干什么?”

    我赶紧冲到杰少母亲旁边,用床单三下五除二的将杰少母亲脸上还有身上的黑狗血擦干净,这黑狗血可不是那么干净的,谁知道这血的主人会不会有狂犬病。

    这女人被我突如其来的一吼弄得一愣一愣的,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我在抓鬼啊,这阿姨明显是被鬼上身了啊。”

    哎呀,我艹。

    “上你个大头鬼,连鬼在哪里你都找不到,你抓什么鬼!”

    说实话,一开始我还是有些怀疑那女鬼在杰少的母体内,但是随着和那道墙接触的时间的慢慢增长,那面墙中,若有而无的阴冷气息,迫使我将注意力从杰少母亲的身上转移开来。

    可她不一样,也不动脑子,拿起黑狗血就往杰少母亲的身上泼,这人不是有病还是什么,不过淋了也就淋了,也排除了那仅存的嫌疑。

    我小心翼翼的检查了杰少母亲的身体情况,确定她没有什么大碍后,这才转过头,恶狠狠的冲她吼道。

    这女人被我吼了一通后,明显是被吓得不轻,一句话也没说,就乖乖的守在杰少母亲的身边。

    一瓶黑狗血就这样浪费了啊……

    不过我转念想了想,一瓶黑狗血都能这样一瓶一瓶的倒,想必她带了很多吧,一会若是有需要,再找她要点就好了。

    这时候的我已经走到了墙边,这才注意到不久前才被粉刷过的墙壁上,居然多出了几道格外粗犷的裂痕,看上去很是让人心惊。

    虽说我并不知道这裂痕是不是被杰少的母亲撞开的,但从那几道裂痕中传出来的,那阵熟悉的阴冷气息,迫使我必须要打开看一看。

    我从柜子里的工具箱中找出了一个小锤子,然后走到墙壁旁边,冲着那块很明显的凸起,就是重重的一锤。

    随着我一锤落下,整面墙居然一下子裂开了,那几条格外粗犷的裂缝更是朝着四面八方不断的蔓延开来,不断发出咔擦咔擦的脆响……

    就在我的目瞪口呆中,那块凸起处居然就像塌方一样,破开了一个大洞。

    “呵……哈……呵……哈”

    那个大洞传出来一阵很是诡异的风,与之同行的还有一阵很是熟悉的喘气声……

    那个女鬼应该就在这里面了……

    反正墙也砸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鼓起勇气,将整面墙敲了一个稀里哗啦。

    又是一阵咔擦咔擦的声响,整个墙体的下部都变成了一块块碎石,一个很是巨大的空洞突兀的显现在了整面墙上。

    我站在原地,呆了好半天,都没有感觉到一点动静,难道她没在里面?

    又等了一会儿,我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那种惶恐,将头伸进去墙壁里面,来来回回的看着黑漆漆的墙体内部。

    搜索无果后,我正要将头伸出来,一张血淋淋的面孔猛地凑到了我的眼前。

    强烈的血腥味充斥了我的鼻尖,我一阵恶心和头晕目眩,心跳差点都被吓得骤停了,脚一软,就听得砰的一声,我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在这墙壁里头,竟然埋着一具尸体!

    哎呀,我艹。

    而且看着尸体的面容,居然是昨天那个女人!

    只是这具尸体和昨天我见到的那个挂在天花板上的女鬼截然不同,除了还能依稀辨认出的面容外,其余地方不沾一缕,但血肉都脱落了,黏糊糊的洒满了整个墙体内部,只是刚才我是抱着找女鬼的目的钻进去的,没有注意到这些罢了。

    此时的她很是愤怒的望着我,还有我身后那个早已把自己置身室外的女人,只见她很是夸张的张大着自己的嘴,夸张到脸上本来就为数不多的血肉更是蹭蹭蹭的往下掉,直直的往她张开的巨嘴中灌去,那沾满了血肉的牙齿不断地磨蹭着,那眼珠子更是瞪得大大,瞧她那模样似乎恨不得将我们生吞活剥。

    本来就很安静的气氛,一下子更是安静的吓人,静得能让我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还有那所谓的女道士在一旁不明所以的呢喃。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我的心跳越来越快,完全不知道现在该干什么了,而就在这时,这个异常恶心的鬼脸,居然冲着我扬起了嘴角……

    这……

    我看着她不断因此掉落的碎肉,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她似乎是在笑吧……

    不好……

    我赶紧转身杰少的母亲跑去,不过我还是晚了一步……

    此时,一脸风轻云淡的杰少的母亲嘴里传出了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挣扎着想要从床上挣脱,好在我在做这件事之前用腰带将她捆好了的,不然铁定会出事。

    就在我要松一口气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异常阴冷的气息,还有很是阴冷的笑声,我身体都被吓软了,再看看我对面那个女人惊恐的表情,很明显,那个女鬼此刻就在我的身后……

    可我不敢回头,也不敢逃跑,因为杰少的母亲在这个时候,不知为何一个劲儿的睁大着自己的眼睛,即便是已经达到了眼睛能睁大的极限了也没有停止,直到眼睛不堪重负的渗出了丝丝鲜血……

    我被这一幕吓得不轻,因为杰少的母亲的眼睛突突的跳着,还在不断的放大,照这个事态发展下去,她非把自己的眼睛撑爆不可。

    我也不管身后的女鬼究竟想要对我做什么,硬着头皮浑身颤抖的挪到她的身边,用手死死的摁着她的眼皮,不让她再挣大自己的眼睛。

    “呵……哈……呵……哈”

    杰少母亲的嘴里发出了一阵让我很是心惊胆战的喘气声,最为怪异的是,我的身后也传来了一阵“呵……哈……呵……哈”的喘气声,两种声音交错着,在我的耳畔不断地跌宕起伏,让我的心脏都有些受不了了,一种气闷的感觉让我都有一种想跟着她们一起喘气的感觉。

    我强忍着想要喘气的冲动,冲着坐在一旁,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我的那个女道士吼道:“我现在帮你拖住她了,快用黑狗血泼她啊……”

    这女道士听了我的话,身体一震,脸色很是苍白,见她这副模样,我的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该不会是……

    “可是,黑狗血用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