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六章 来,姐姐教你抓鬼
    杰少家最值钱的水果车还停在我的旁边,但是我已经没有心情去管它了,因为杰少的母亲现在危险了……

    一想到身边那个所谓的女道士,我心里就来气,那间屋子那么大的阴气你都感觉不出看来,特么的,你还抓鬼?

    要不是她还算是救了我一命,我非得……

    由于心系杰少杰少的母亲的安危,我也不再计较这么多,闷头就往杰少家跑去,这短短一公里左右的路程,硬是跑的我气喘吁吁。

    由于是下坡,我下来的速度非常快,短短三分钟就到了杰少家门口。

    等到了杰少家门口,我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因为家门是大开着的……

    等等……

    我皱着眉头想了想,这女人虽然脑子有病,但不至于,走的时候还把门敞开。

    “你跑这么快干嘛,要累死我啊……”

    这时,那个女人捂着胸口,瘫倒在了我的身边。

    我没心情搭理她,冲着门努努嘴。

    “怎么回事,是谁将门给打开的,我走的时候明明锁好了的……莫非是进贼了?”

    这女人一看那大打开的门,顿时咋咋呼呼起来。

    她的表现让我更加确信是杰少的母亲出事了……

    如果说昨天那一切都是我的幻想,那杰少的母亲今天白天一定是在家里面补瞌睡,毕竟她卖水果可是只卖夜市的,每天晚上十二点左右才能到家,再加上杰少的母亲又是一个赶潮流的人,回家洗完澡还要逛会儿贴吧还有**之类的,弄完就两三点钟了。

    我拿出手机,想看看时间。

    哎呀,我艹。

    居然进水了,我再次怨恨的看了那女人一眼,从她手中抢过手机一看,现在才早上八点十分。

    这个时间段,她肯定在家里,但是绝不会开门,因为她此刻百分之百都在睡觉,不会把门敞开。

    废话,谁会将门敞开睡?

    那么……

    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那就是杰少的母亲想要逃,可是没能逃掉!

    一想到这里,我就要往里面冲,非要弄死这个鬼不可。

    但是走了两步才发现,我什么工具都没有带,这完全就是去送死啊,想了想,拽着一旁一脸不情愿的女道士,不由分说的走了进去。

    整间屋子安安静静的,我嘴里不断的“干妈,干妈”的喊着,却没有得到她的回应。

    我心里很是担忧,她到哪去了?

    这时,一旁的卧室里传来一声闷响。

    我心中一喜,没有想那么多,循着声音走了过去,推开门一瞧,发现杰少的母亲正盘腿坐在一面马马虎虎贴着过气的壁纸的墙面前。

    她的神情尤为专注,给我一种释迦摩尼面壁思禅的意境。

    她这是在做什么?

    而且这墙有什么好看的?

    我有些好奇的看着这面因年久失修,即便是贴满壁纸,都不能掩盖其上一条条粗细不一的裂纹,还有看上去颇为怪异的凸起。

    我看了半天也没有看明白,她究竟在看什么,这才将视线转到杰少母亲的身上,这才发现此刻的她头发有些凌乱,脸色也有一些苍白,不过让我有些松了一口气的是,她的精神状况看上去似乎还是挺不错的,至少没有再昏迷了。

    “干妈。”

    我走杰少的母亲身边,也盘腿坐下,凑到她的耳边轻轻的喊道。

    此时我的心里的欢快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然而,杰少的母亲并没有理会我,就这样直直的看向墙上正对着她的那块凸起,一言不发,就像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一样。

    看到那凸起的地方,我沉思了一下,瞬间就释然了,想必杰少的母亲,对这块墙不是很满意吧,我笑着说道:“干妈,不用担心,下午就叫人来帮你休整一下,来,我们先——”

    我正准备伸手去将她扶起来,杰少的母亲身体突兀的往前一扑,将自己的脑袋狠狠撞在墙壁上!

    “砰!”

    一声闷响,在我耳畔响起……

    联想到之前引起我注意力的闷响,我的心顿时一紧,连忙拉住杰少的母亲,摇着她的肩膀,大声地问她到底发生了怎么回事,可她倒好,一脸的风轻云淡,眼睛仍直直的盯着眼前那面墙……

    杰少的母亲挣扎的力气很大,我叫那女道士帮我从后面拉住她,而我则拨开她额头上的头发,检查起她的伤势来,毕竟之前那撞击的力度,想想就让人揪心。

    我心疼地看向杰少的母亲额头,虽然已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还是忍不住心里一跳,差点叫出声来。

    杰少的母亲的额头上的皮肉早就被撞得血肉模糊,有一小块的皮肤甚至已经脱落了,令人心惊的黏在头发上,所以就连额头上森白的头骨,都能直观的看见。

    从杰少的母亲额头上的受伤程度来看,撞击墙壁这个动作,想必已经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想想那个过程,我的心都拔凉拔凉的,不用说杰少的母亲应该是中邪了。

    就在我替杰少的母亲检查伤势的时候,杰少的母亲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墙壁,看她那麻木而执着的眼神,我心里很是焦急,因为如果我们不将她控制好,想必她又要用头去撞墙。

    我走到杰少母亲的面前,冲那个一脸嫌弃表情的女人比了比手势,和她一起,将杰少的母亲控制好,将杰少的母亲往床的方向拖去。

    随着和那面墙的距离的拉长,杰少的母亲挣扎的弧度慢慢减小了,只是那双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那面墙。

    看来这墙一定有什么古怪。

    得好好去检查检查,只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将杰少的母亲控制好,我在衣柜里面找了好几条腰带,将杰少的母亲狠狠的绑在了床上,这时我心里才松了口气,随后缓缓向墙壁的那处凸起走去。

    这时,我身后传来了那个女人兴奋的声音:“看不出来你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啊,你也看出这阿姨中邪了啊,不要那么快就走,看姐姐教你抓鬼……”

    什么?

    我回头看向她,发现她从衣服里的小包里,摸出了一小瓶黑狗血,拧开瓶盖就朝着杰少的母亲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