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五章 女道士?
    哗啦……

    两条苍白的在水下反射着银光的腿,缓缓的将很是浑浊的污水推开,向着我就快要永远闭上的眼睛挪了过来。

    就在我以为会发生什么可怕事情的时候,我手上那足以让我死不瞑目的重量,居然在那一瞬间消失了……

    我松了一口气,又灌了半肚皮水,这才挣扎着想要爬出水面。

    而此时,一双大的像铜铃一样的眼睛,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死死的盯着我……

    这可把我吓得不轻,一口气又灌了半肚皮的水,我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下,吐出嘴里的水,看着眼前咕噜咕噜冒出的气泡,手脚并用,借着这反冲力,一下子冒出了水面,瘫倒在马路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时不时的呕出一滩带有泥沙的浑水,恶心的要死……

    被之前那样,来回折腾,灌了一肚子水,我的身体也达到了极限,浑身酸软,暂时使不上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女鬼从水中缓缓的冒了出来。

    “呵……哈……呵……哈。”

    似乎是看到了我此刻任人宰割的软弱模样,她在喘气的同时又噗嗤噗嗤地笑出声来,兴许是被水泡了的原因吧,她脖子上那不断纠缠着的勒痕,一下子全部翻开了,大股大股的水花从她脖子上绷开的伤口中稀里哗啦的喷了出来,溅射的到处都是。

    我浑身颤抖着望着眼前的一幕,怕的要死。

    在我充斥着绝望的目光中,她缓缓向我走来,抓住我的手,张开那大的不正常的嘴,狠狠地咬向了我的肩膀。

    “啊——”

    猛烈的疼痛沿着我的神经元快速的传播着,重重的撞向我神经中枢控制疼痛的单元,顿时一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剧痛,顷刻间遍布了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好痛,好痛啊——

    而且她咬的地方的还是人体近心端的大动脉,鲜血更是止不住的喷了出来……

    “呵……哈……呵……哈。”

    她一边死死的咬住我的肩胛,一边在喘着粗气同时,发出让我心惊胆战的笑声……

    “咕噜,咕噜……”

    一阵漏水的声音从她脖子出穿了出来,只不过此刻冒出的,不再是水花……

    而是汩汩流淌着,还留有余温的血液……

    这时我感觉到我的思维开始出现了大段大段的空白,一阵强烈的晕眩感,悄悄的蔓延开了……

    不用想,肯定是失血过多还有轻微的水中毒,毕竟装满我肚子的,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才隐隐感觉到,那女鬼缓缓的将她巨大的有些可怕的嘴,从我的肩胛处移开。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这女鬼推到一边,挣扎着爬到杰少母亲的身旁,用身体挡住了她,这才眼一黑,晕死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都还有一点迷迷糊糊,要不是功德有孕养执念的作用,我可能早就醒不过来了。

    我刚活动了一下手臂,肩胛处传来的阵阵剧痛刺激着我的神经,在我的全身上下迅速的蔓延开来,弄得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机械的保持着倒吸冷气的动作。

    虽说这一阵刺痛让我清醒了不少,但大脑却还是昏昏沉沉,我努力睁开,那不断大开大合的眼睛,才发现一缕缕初升的阳光,从头上稀稀拉拉的树叶中,投射到我麻木的脸上。

    兴许是才从失血过多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吧,一时间我觉得口干舌燥,浑身抽搐了一下,惊起了一阵阵浑浊的水花,身体总算是舒服不少。

    等等……

    水花?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才发现此刻的我还静静地躺倒在水渠中……

    哎呀,我艹。

    那女鬼以为将我弄死了后,居然就这样将我抛尸水渠中,还真特么的接地气啊,你什么都没学会,就特么的学会了交通肇事逃逸。

    我又骂骂咧咧了几句,正准备站起来。

    “你终于醒了……”

    这时一道阴冷的女声,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身体猛地一震,脚下一滑,啪的一声,再次闷头栽进了水渠中……

    哎呀,我艹。

    只不过这次我没有机会骂出来,就被一腔浑浊的泥浆塞住了咽喉……

    我难道又要死了……

    诶诶,怎么会用又……

    不过这次仅仅在水中扑腾了一小会,就被一双很是温暖的手,海底捞月一般的捞了起来。

    于是,我屈辱的被那手的主人,像拎着一个破布口袋一样,被重重的抛到了一边。

    砰的一声,我重重的摔在了一边,被摔的像一条死狗一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默默地睁大着眼睛,发现自己正处在一片杂草之中,皮肤慢慢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炙热感,想必是在被这个女人抛到一边的过程中,擦破了不少皮。

    这女人是疯子吧……

    从那手上传来的温度来看,这是一个女人而不是女鬼。

    “你想要害死我啊……”

    我摸了摸已经磨蹭的翻起了皮的手臂,疼得咧咧嘴。

    “我是在救你,要不是我,你早就被那女鬼给杀死了。”

    是嘛……

    你是救我?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看见过有如此救人的方法。

    我没好气的看了看她……

    原来你所谓的救人就是将鬼赶走后,看着一个濒临死亡的人,在水里安安静静的泡了一整夜……

    我真的很想把她大卸八块,但是又硬生生的掐灭了这个念头,好歹她还是救了我一命啊。

    只是,你要祈祷以后不要让我来救你……

    我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

    只是我不由得点了点头,啧啧称赞,这人还真是有病啊。

    “这么热,你穿一身冬天穿的太极服干嘛,你脑子莫非真的有问题吧……”

    这女人一听我的话,剑眉一耸:“这可是道袍,不懂别乱说话。”

    哦,我还懒得理你呢。

    道士?

    尼姑还差不多。

    “那女鬼挺厉害的,不过被我三五几下就弄走了,你是不是该感激我呢,不要九九八,只要……”

    呸……

    就是要钱嘛,装个逼都这么大义凛然。

    等等……

    不对啊,她不提那个女鬼,我还没想起……杰少的母亲去哪了?

    我脑子顿时一激灵,急忙爬起身来寻找杰少的母亲。

    “不用找了,她已经被我送回家了……”

    哎呀,我艹。

    这下坏了。

    想到这里,我推开这个尼姑就往杰少家跑去。

    “喂,你去哪儿,钱还没给呢!”

    “你到底会不会捉鬼啊,那女鬼就是在那屋发现的,你还把她往那送,你这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吗,你这不是积德,特么的,是折寿!”

    说完话,我也不管她,将她晾在一边撒腿就跑,只是余光中,看见她瞬间变得惨白的脸……

    这下,事情真的严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