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是要死了吗
    此时此刻,静静地立在不远处的小屋,和平日里没有什么两样,而在我的眼中,却和龙潭虎穴没有任何区别。

    得了,看样子她并没有追出来,暂时不用考虑她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啊。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站在原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杰少的母亲可不知道我在叹息什么,因为她此刻根本就听不见我的声音,她的身体在不停地抽搐,都已经接近昏迷了。

    我摸了摸她的脉,除了有些紊乱之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问题。

    她此刻的状况,极有可能与她家里的那只女鬼有关。

    我不知道那只女鬼在她家里呆了多久了,但她一天除了晚上外,基本上都呆在家里……都跟那女鬼待在同一个屋子里。

    而与鬼同屋,不可避免的就是阳气的流失,而杰少的母亲年纪也不小了,阳气若是有所亏损,后果不堪设想。

    情况有些麻烦了……

    我一边不要命的推着水果车,一边抓挠着有些焦头烂额的头皮,心里特别乱,如果……杰少的母亲就这样离世了,我肯定一辈子都会受到良心的谴责的……

    陪……

    想些什么呢,我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光,骂了句乌鸦嘴,可即便如此,我的大脑里不断的回荡着,还是对未知的恐惧……和对杰少母亲身体状况的无尽担忧。

    两公里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在我夺命的狂奔下,还是没用多久就稳稳的将水果车停在了公路边。

    我气喘吁吁的等了老半天,硬是没见一辆车子从我面前驶过。

    这里可是国道啊,怎么可能没有车?

    平时这条公路,车来车往的,连横穿一下,都要担心会被撞飞,但现在,你居然告诉我,这里居然看不见车了。

    邪门,邪门。

    我站在,这条公路的路基下,很是犹豫,这条公路也很是奇怪,偏偏就这一小段没有装路灯,就这样推着这辆小破车走在这条道上,我心里很没底,这完全就是找死啊,指不定一上去,就被来往的汽车给撞飞了。

    这样上去,就和在高速公路上骑摩托车有什么区别?

    不过眼前严峻的环境让我也没有了多余的选择了,只能在心里发发恼骚,推着水果车就上了公路。

    公路很黑……

    这倒是真的。

    在上面推着车的我,连路都看不清,只能凭借着感觉缓缓的前进着,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磕到旁边的栏杆,或者……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水果车的轮缘上,不知怎么溅起了一阵有些猛烈的水花,稀里哗啦的水声,将一味猛推的我,淋了一个透心凉……

    这突如其来的水花,让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好好的公路上怎么会有水?

    我看向前面,虽然很黑,但我能感觉到前面有波纹,难不成说……

    我不敢相信,拿出手机一招。

    哎呀,我艹。

    我还真的推到路边的水渠里面了。

    可能是这几天太阳大,没怎么下雨的原因吧,这水渠有一部分已经干涸了,而我又担心被车撞,就一味地往边上靠,再加上天又黑,心里又怕,埋着头就跑,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推进水渠里了。

    而这个水渠,可能是因为近期在翻修的缘故,里面多了几个很大的坑。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在闷头往前推车的时候,一股脑的将这车推进一个大水坑里了。

    我在水里急得不行,可却发现车前摆已经深深的陷进那个坑里了,很快我就发现,这已经不是我一个人能够解决得了,因为我去拉扯前面,后面又栽进去了,玩跷跷板是吧。

    来回拨弄了几下,杰少的母亲完全昏厥过去了,看她那模样,恐怕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就在我急得焦头烂额之际,不远处传出一阵阵很是清晰的踏水声,我拿起手机照了照,向前探了探身子,这才发现前面似乎有个模糊的人影缓缓的移动着,而且这道人影,随着时间的推移,离我越来越近了……

    难道是疏通水渠的?

    老天终于对我仁慈一点了,但下一刻我高兴不起来了……

    哎呀,我艹。

    等看清那东西的模样后,我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还好我反应还算快,条件反射的将杰少的母亲一把抱起,死命的往回跑。

    在我身后的是一个女人。

    具体的说,是一个穿着裙子的女人,而且……

    还是红裙子……

    哗啦哗啦的踏水声不断的从我的身后传来。

    水很浅,堪堪没过她的小腿,但一点儿也不影响她前行的速度,这一点,对于现在抱着杰少母亲的我来说,无疑于惊天霹雳。

    “呵……哈……呵……哈”

    她还没走几步,就喘起气来,在我有些好奇的目光中,忽然咧开嘴,发出一道比哭还难听的笑。

    我这时才再次注意到她被电线勒的皮开肉绽,又纠葛在一起的脖子,在这样的氛围下,简直狰狞的让我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红裙子……

    吊死……

    再加上死的时候,脸上居然没有一丝挣扎……

    这女鬼是被割喉至死后,才被吊到天花板上!

    肯定是!

    这样的话,这女鬼的怨念,就有点让我恐惧了。

    我害怕得不行,真的想把杰少的母亲往一边一扔就跑,可这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本来抱着一个人跑就有一点踉跄,现在又想要逃命,脚下的步伐更是没有什么章法,完全就是走一步算一步。

    走着走着,我腿一软,居然摔倒在水中了。

    哎呀,我艹。

    完了,完了,这下,我是真的逃不掉了!

    在摔倒的那一刻,我只顾得将杰少的母亲,高高的举过头顶,而我的整个上半身,重重的磕在了水渠的底部。

    水渠中夹杂着碎石还有泥块的水,死命的朝着我的鼻腔猛灌着,我心一惊,张嘴就要叫出来,却忘记我的脑袋还埋在水中,在那短暂的一瞬间,我顺理成章的喝了一大口,那个痛快!

    泥沙干脆利落的卡住了我的喉咙,我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又猛呛了几口水,再也忍不住了,眼一翻就要昏死过去。

    但求生的欲望,让我奋力挣扎着,想要尽快脱离这满是泥沙的水渠……

    但我的手因为长时间拖举着已经不省人事的杰少母亲,早就麻木到使不出力气了,到头来,我反而被她死死的压在水中,没有任何逃离的可能了……

    我的眼球被无处不在的泥沙搅得上下翻动着,只能模糊的看见那女鬼慢慢地向我走来……

    “呵……哈……呵……哈”

    缓缓到来的喘气声,让我不断颤抖着的躯体慢慢停止了无谓的挣扎……

    我是要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