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二章 小腿上的手印
    我的手快速的向杰少抓去,却只触碰到一片虚无……

    我还是慢了一步……

    杰少终究是离我而去了……还是以这么一种魂飞魄散的方式离我而去了……

    我看着杰少消失的方向,脑海里一片空白。

    你还是让我带着亏欠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杰少……

    我的好兄弟,永别了……

    我浑身抽搐着就要倒在地上,一旁的阿丽见状,轻轻的扶住了我的身躯,我呆呆的摸着还带着杰少的体温的心脏,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这时,脑海里又传来了那许久都没有出现过,不带一丝感情,就仿佛是电子合成音一般的话语……

    “鬼心的拥有者,获得一颗主动鬼心。”

    “目前拥有五颗主动鬼心,一份执念。”

    “执念为亏欠。”

    “鬼心的拥有者,您好,您的功德已满5万,在维持人与鬼之间平衡的道路上又迈进了一步,我们将继续关注您的行为,请继续努力,争取赢得更多引渡人的认可,获得好的发展方向。”

    前面几句话,我还可以理解,可后面一段话又是什么意思?

    这段话,怎么看怎么像……

    在某个大型的小说网站写小说时,满五万字的时候,系统自动发来的站短啊……

    莫非……

    所谓的鬼心的拥有者就是和网站的写手一样有所谓的签约制度?

    而婉儿他们所说的引渡人,不就是所谓的责编?

    那这么看来,我脑海里的那到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就相当于所谓的管理员咯?

    怪不得,我和他的交流是单向的,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了……

    可为什么我没有引渡人,而赵春华他们却有呢?

    看来是时候,要和他们联系联系了。

    “阿斌,阿斌……”

    就在我为我现在的境地感到苦恼的时候,阿丽轻轻的在我耳边喊了几句,我这才清醒过来。

    冲着她尴尬的笑了笑,就拉着她向楼梯口走去,在拐角处,我最后看了一眼,杰少最后消失的地方……还有我们四人一起居住过四年的寝室,心里慢慢升起了一丝阴冷。

    你们死后所受的苦,我一定会亲手替你们讨回……

    走出了寝室后,我拿出了新买的手机,给卞振华打了电话,叫他帮我查一下,最近送进学校做研究用的,所有尸体的生前资料,如果有照片的话最好。

    卞振华一口应承了下来,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他答应帮我忙是有要求的,让我有时间去他那里一趟,帮他做些事。

    我能帮他做什么?

    我有些疑惑,不过看在他帮了我几次忙的份上,还是一头雾水的答应了下来。

    虽说我现在有一个星期的假期,但大部分是要用来探望杰少母亲的,我将实情和他说了后,再三承诺,有时间一定会去找他,这才得以挂断电话。

    电话打完,我和阿丽走出学校了,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过了,寝室,我暂时是不会回去的了,于是就和阿丽回到了波浪酒店。

    这几天发生的事,让我身心都疲惫到了一定的程度,我也顾不上调戏阿丽了,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洗漱好了后,陪阿丽去吃了早饭后,就去汽车站买好了车票,准备去看望一下杰少的母亲。

    虽说阿丽也想要陪我去,但是我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一来,我是去看望杰少母亲的,又不是去和鬼打交道,一个人去就好了,二来,杰少的母亲,一直渴望杰少能早日结婚,她好抱孙子,可杰少是一个还没玩够的人,从没有一个固定的女朋友,而我把阿丽带去,不是存心刺激她老人家吗?

    就这样,我一个人坐上了去杰少家的汽车。

    杰少的家住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小镇上,约摸有五个小时的车程,我和阿丽打了会儿电话,睡了一会儿觉就到了离杰少家最近的小镇。

    在我们四兄弟中,就数杰少和我的关系最好了,这也是他始终没有对我彻底下杀手的主要原因。

    他的家,差不多就是我的第二个家。

    因为我的家离学校实在是太远了,平时放长假,除了去找阿翥和做兼职之外,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杰少的家了。

    下车之后,我轻车熟路的走到了杰少家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房间里很快就传来了一阵仓促的脚步,和一声很是疲惫的话语:“谁呀?”

    “干妈,是我,阿斌……”

    “是阿斌啊……来了来了。”

    不一会儿,门吱嘎一声开了。

    一个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却满头白发的女人,出现在我的视野中。

    看着杰少的母亲,那无比憔悴的面容,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杰少这么一走,可苦了这个辛苦了大半辈子的女人……

    杰少的母亲在看到我后,脸上不断游走着的悲切,顿时淡化了不少,招呼我进屋坐下后,就张罗起我俩的晚饭了。

    我看看手机,都已经晚上六点了,时间到过得挺快的。

    杰少的妈妈悲伤是悲伤,做饭那些倒是挺麻利的,没多久饭菜就上桌了。

    饭桌上,自然少不了谈谈杰少的事,说着说着,原本不算压抑的氛围,又悲伤了起来。

    我眼见势头不对,急忙转换了话题,和杰少的母亲聊了聊他们家的生意。

    杰少家是卖水果的,而且是卖夜市的,一般从晚上六点卖到十一点左右,虽说比较累,收益还算不错,每天清账的时候,都有个四五百的盈余。

    我以前也和杰少一起帮他妈妈卖过几回,这次既然来了,怎么说也得陪她去卖个几天吧。

    吃晚饭的时候,我和杰少的母亲说好晚上一起出去,可等我将餐桌收拾干净,碗洗好了之后,杰少的母亲却说她腿有些疼,让我一个人去卖水果。

    我虽说觉得很是莫名其妙,但是想了想还是同意了,毕竟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将她从杰少离去的阴影中带出来,不然教导处主任也不会放我一个星期的假。

    于是我便让她在家里好好歇息,捏了捏她觉得疼得厉害的地方,从她的反应来看,或许是长年累月站出来的老毛病吧,明天带她去镇上的医院去检查下,开点止痛药就好了。

    我和她打了一声招呼,推着一车水果就向着杰少家的摊位走去。

    可等我晚上推着还剩下几个稀稀拉拉的水果的车子,回到家里时,却发现整个屋子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连灯都没有开。

    见此情形,我心一慌,将水果车往一边一扔,就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发现杰少的母亲躺在门口,脸上的表情尤为痛苦……

    我心里很是着急,走到她身边,手忙脚乱的将她扶起来,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张着嘴,指指腿,又指指身后,嗯嗯啊啊的说了一大堆话,再次发出痛苦的声音。

    问题肯定出在她的腿上,于是我轻轻的掰开她死死捂住小腿的手,仔细的查看起来。

    不过,这一看,让我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了……

    杰少母亲的小腿上,有一个血肉模糊的印记,看着有点像人的手,怎么说呢,就好像一个人在你脸上扇了一耳光,留下来的那种掌印……

    废话,我以前可没少被孙骁骁扇耳光……

    呸……

    这掌印看上去很是立体,看起来有点像是用烙铁印上去……

    等等……

    更像是从杰少母亲的小腿上长出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

    我愣了愣,也不再去多想,必须得赶紧将她送去医院。

    杰少家所处在的小镇上只有诊所,而现在都已经十一点接近十二点了,那些小诊所早就关了。

    而那些二十四小时工作制的医院,却离杰少家还有十多二十公里,与其我们赶过去,还不如让救护车过来接我们。

    我很快就拨打了120,可电话那边却是传出了嘟嘟嘟的断线声,

    我拨了好几次,居然打不通。

    我看看手机,发现手机信号是满格的。

    我就有点纳闷了,为什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却出了问题。

    就在我因为这突发状况,感到焦头烂额之际,就听见“啪嗒”一声轻响……

    灯突然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