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九章 生日那天的车祸
    这……

    这居然是我最想要的一个纯木质的漫步者音箱。

    我记得上次给杰少提及这个东西的时候,杰少一拍胸脯,说要给我买一个当作我的生日礼物,这次我过生日,却只收到了他们三个人买的蛋糕。

    不过我并没有提及这件事,早就把这句承诺当作了杰少随口说的玩笑话罢了,因为我可不是第一次被他欺骗了。

    所以我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他将这个我梦寐已久的音响交到我手上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放声的哭了出来。

    而杰少也没有说什么,仅仅是冲着我笑了笑,毕竟他没有了舌头,说什么我也听不懂。

    在泪眼朦胧中,我看着杰少扯着自己的肠子,朝着一个用来盛放着尸体的玻璃容器缓缓走去……

    让我很是疑惑的是,那个玻璃容器居然是密封好了的……

    而密封好了的玻璃容器,通常的是装好了尸体的,而这个玻璃容器除了装满了近一半的福尔马林外,什么都没有……

    杰少将自己暴露在外的肠子稍微整理了一下,直直的向着这个玻璃容器走去,就在我的注视下走了进去……

    在满是福尔马林溶液的玻璃器皿中,杰少冲着笑了笑,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我在心里问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走到那个装有杰少躯体的玻璃容器前,不断的拍打着,试图将闭上眼睛的杰少唤醒。

    因为此时此刻,沉睡在福尔马林溶液里的杰少,像极了睡在羊水中的婴儿,而我始终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直到阿丽将我拉到一边,我这才心有不甘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手上隐隐带有血腥味的漫步者音箱,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叹了口气之后,朝着身后退了两步。

    我的目光也从那个装有杰少躯体和福尔马林的玻璃容器上移开,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因为阿丽偷了一具女尸后,变得有些戒备森严,不再让学生随意进入的实验室。

    我牵着阿丽的手,在这个很是阴冷,专门用来存放要用于解剖的尸体的地方,缓缓的走动着,再次到了这个曾听见那个发出让杰少直接吓尿了的高跟鞋声的地方,心里难免有一点唏嘘,因为上次陪在我身边的人,已经不知死活的泡在了福尔马林中,而这个人还是我最要好的兄弟……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我们走到两个盛放着福尔马林溶液的玻璃容器旁时,里面的两具尸体居然冲着我不断的眨着眼睛……

    我被这一幕吓得不轻,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拉着阿丽接连退了好几步,这才停了下来,心有余悸的望着那两个有些古怪的玻璃容器。

    当我仔细的打量着它们时,才发现里面装着的,居然是……

    胖子和猴子!

    他们一脸苦涩的看着我,眼里满是愧疚,冲着我点了点头,也像杰少一样,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整间实验室再次被一片死寂笼罩,只听得见我和阿丽极其微弱的呼吸声,一切似乎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只是这三个人……

    却永远不能回到我身边了……

    我的视线不断的在他们三人的身体上来回的变换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阿丽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异常,轻轻的捏了捏我的手,我看了看她,叹了口气,情绪总算是稳定了下来。

    我看着阿丽一点也不觉得奇怪的模样,很是疑惑:“阿丽,杰少他们怎么死了?”

    阿丽很是奇怪的看着我:“他们们一个多月前就死了,你还不知道?”

    一个多月前就死了?

    我脑海里面一直充斥着这句话,本来很是活跃的思绪,一下子陷入了空白,我就这样被阿丽牵着踉踉跄跄的走出了实验室。

    我被刚才见到的这一幕幕,弄得有些发昏,脑子里一直在不断的嗡嗡作响,阿丽转过头,冲着我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就掉头离开了。

    我站在原地发了会儿呆,想要叫住阿丽,却感觉到我的身体控制喉咙声带说话的功能已经消失了。

    我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回到了宿舍,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太阳都升起来了。

    我依稀记得昨天杰少他们是回来了的,一摸手机,却发现手机不见了,到隔壁寝室借了一个手机,就给杰少拨打了电话。

    “嘟嘟……”

    电话只响了两下就接通了。

    我兴高采烈地说道:“杰少啊,回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今天准备到哪里去潇洒,哥有的是钱,不要和我客气——”

    我话还没说完,一道熟悉的声音就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杰少是谁,好威风的名字,只要我在这个学校当一天教导处主任,就不会允许拉帮结派的情况出现!”

    哎呀,我艹。

    怎么打到这丧门星那里去了。

    我看了看手机,没有打错啊,我很是客气的将杰少的全名告诉了他,话筒的另一端听到杰少的名字,顿时愣住了,好半天都没有开口。

    见到他愣住了,我也有点不知所措,这才记起杰少昨天晚上似乎……

    就在我以为他是不是忘记挂电话了的时候,另一端却传来了很是严肃的声音:“你就是阿斌吧……你三个朋友的事,还是到我办公室来谈吧……”

    我一听到这话,将电话一挂,便向政教处冲去。

    到了门外,我也来不及敲门了,推开门就走进去。

    教导主任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看着我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点了点头,示意我坐到一边的沙发上,我也来不及和他客套了,有些悲伤的说道:“主任,我三个室友昨天死了……”

    教导主任愣了一下,想看傻子一样看着我,好半天才说道:“阿斌,你是不是中邪了,你三个室友不是一个多月前就出车祸死了吗?”

    教导主任这么一说,我一下子愣住了,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阿丽说的那些话,杰少他们一个月前就死了……

    怎么可能?

    我有些哽咽了:“主任,不会吧,我这几天都还和他们在一起啊,他们可能一个月以前就死了?”

    教导主任看着我湿润的眼眶,叹了口气:“我知道在这个学校里面,你们四个人,关系是最好的,好的就像亲兄弟一样,每次你们都是成群结队的到我这里来受惩罚,所以我对你们的影响也很深……”

    听了教导主任的话,我的脑海里也不断的回响着和杰少三人在一起那段快乐时光,心里很不是滋味,怎么会这样……

    这时教导主任叹了一口气:“我还记得那天晚上,你三个室友来实验室主动帮我的忙,帮到一半,就要离开,说什么今天是你的生日,时间差不多了,要去取蛋糕了,我也没法,就看着他们蹦蹦跳跳的走了,可等了半天都没有回来,才知道他们……哎……”

    这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那块被压的很扁,满是血迹的蛋糕……

    ……

    ……

    ……

    “对了,猴子,这蛋糕上怎么沾了这么多血啊?”

    “我们买蛋糕的时候,不小心被车子撞了一下,就不小心弄上去的,不好吃的话,要不然重新去买个?”

    “你们没事就好。”

    ……

    ……

    ……

    如果你们没事……

    那就真的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