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三章 削臂刮骨
    没有影子……

    这时我的脑海中不断地嗡嗡作响,没有影子,怎么可能?

    此时的我眼前不断的闪现着曾经看过的电影还有连续剧,甚至一些漫画小说,这些东西早就潜移默化的告诉了我,只有鬼才没有影子……

    杰少是鬼?

    怎么可能……

    我记得鬼很是惧怕黑狗血,不过这次我并没有准备。

    等等……

    那柄弯刀似乎有这个作用……

    不管怎样试试再说!

    想到这里,我也不再迟疑,一个翻身,躲开了杰少突如其来的袭击,顺势向弯刀滚去,身后的杰少才不管我要做什么,看见我躲开了原本可以轻易带走我的生命的攻击,更是加快了步伐还有挥动手术刀的频率,一个劲的朝着我走来……

    我身子轻轻的压住了弯刀,一个鲤鱼打挺站稳了脚跟,抢在杰少再次进攻前,狠狠的踹在了他的手腕上,轻易地将他紧紧握住的手术刀,踢飞到了一边。

    我腿上动作也没有停,一踩弯刀柄,在弯刀有些微腾空的时候,脚背用力一顶,弯刀被我轻轻的挑上了半空中,杰少看到弯刀在半空中腾飞,就要飞身过来抢,但我比他要强上很多的反应速度,让我在他扑过来之前,反手握住了刀柄,狠狠的用刀背朝他劈去。

    在我使出了全身力气的一击下,杰少被重重的拨到了一边,身形踉跄着往后快速的倒去,就听得砰地一声巨响,他直直的撞在了冰冷的大门上,缓缓的滑落在了早已染满了鲜血的地板上……

    我手里攥着满是杰少鲜血的弯刀,快步向杰少走去,冲着杰少大声喊着他的名字。

    也不知道我究竟喊了多久,杰少才一脸痛苦的望着我,眼里满满的都是愧疚还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无奈……

    我攥着弯刀的手心,开始不断的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小心翼翼看着杰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轻轻的用弯刀触碰着杰少,可杰少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模样,很明显,这柄弯刀对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可他为什么没有影子?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焦躁的快要抓耳挠腮的时候,杰少突然在地上不住的翻滚起来,脸上的表情尤其的痛苦,他的身体在不断的抽搐着,双手仅紧紧的抓着脑袋,不断地撕扯着,头发大把大把的被抓扯下来,头皮在这巨大的外力下,不断地渗出一丝丝鲜血,看的我很是揪心。

    可即便是这样,杰少也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看那架势似乎是想要用手将自己的脑袋硬生生的撕成两半……

    他的指甲留的很长很长,在这过程中,不断地刮擦着他很是白嫩的脸部皮肤,呲啦呲啦的撕裂声不断的在我耳边回响,而他就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在地上不断的挣扎着,沉浸在无尽的痛苦中……

    我再也忍不住了,也顾不上他还会不会害我,将弯刀丢在一旁,将他扶了起来,就在这时,原本在他头上不断撕扯着的双手,猛然向我的面门袭来……

    一阵阴风将我整张脸都弄僵住了,一个寒颤突兀的从我嘴里冒出来,等我反映过来的时候,杰少的手都触碰到我的脸了……

    锋利的指甲划破了我的皮肤,一阵剧痛猛地传来……

    还没等我想好应对措施,这双苍白的吓人的手,又收了回去,狠狠的将我推到一边,而杰少再次抱着头,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

    许久,他才用微弱的声音说道:“阿斌,快走……快走啊……再不走我就压制不住她了,是……是我对不起你,不配做你的兄弟……”

    听到这话,我的眼泪掉了下来。

    没有去过多的思考杰少这有些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此刻的情形,让和鬼打了多次交道的我,顿时明白了杰少为什么会如此反常了……

    很明显,杰少的身体已经被那个女鬼给占据了,而那个女鬼最想要的就是我体内那颗维持着我的身体正常运转的鬼心……想要我的命,也是她!

    她知道以鬼魂的状态和我动手,占不了太多的优势,毕竟我手上这柄弯刀,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于是她索性附在杰少的身体上,想借杰少的手杀掉我。

    好狠毒的心啊!

    可鬼就是这样,死过一次的他们,对这个世界充满的失望,认为所有人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择手段,可他们永远不知道有一种能与亲情分庭抗礼的关系叫做兄弟,三年多的朝夕相处所积累下的感情,岂可是这女鬼能够轻易左右的。

    这份情感,早已深深的埋在了杰少的执念里。

    就如同我一样,怎么能对自己的兄弟下手呢?

    所以在杰少意识海中的女鬼,受到了杰少的拼命抵抗,可是这也只能拖住这女鬼片刻罢了……

    而这女鬼见杰少不肯对我下手,更是丧心病狂的折磨起杰少来。

    在我不知所措的注视下,杰少停止了挣扎,俯身捡起了才被我扔在地上的那柄弯刀,快速的挥动了起来……

    不是挥向我……

    而是狠狠的朝着自己的手臂划去……

    呲啦……呲啦。

    一道道令人牙酸的骨肉分离声,在我耳边不断的飘荡着,大块大块的血肉随着弯刀的滑动,一片接着一片,从骨头上掉了下来,连接着的各个肌肉组织的肌腱,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声响,一根接着一根的断裂开来,一块块夹杂着还沾染着鲜血的肉片,缓缓的飘零着,轻轻的落在了我的面前,粘稠的贴在地板上,随着鲜血的缓缓流淌,轻微的滑动着……

    看到一块块血淋淋的肉从杰少的手臂上被自己一刀接着一刀的割了下来,我全身上下都在发着抖,几次试图想要冲过去夺下那柄弯刀,可是都被杰少迅速劈来的一刀给硬生生的逼到了一边……

    我抱着脑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机械的呼唤着杰少的名字,直至麻木。

    而杰少一直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原本很是粗壮的手臂,此刻只剩一根光溜溜骨头……

    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的脸,里面荡漾着的满是哀求,不断喘着粗气的嘴里,缓缓冒出一句话:“阿斌……快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