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二章 没有影子的杰少
    我对面,站着的人……

    居然是杰少!

    眼前的杰少,头不正常的弯曲着,脖子拉的很长很长,正在用舌头舔舐着肩膀上那道被弯刀砍出来的伤痕,苍白到不正常的脸上,沾染上了很是令人触目惊心的血迹,一滴接着一滴的鲜血从杰少被划破的伤口处,啪嗒啪嗒的流淌下来,朝着地面缓缓滑落着,在我不敢置信的眼神中,慢慢的汇聚成了一滩略显暗红色的血泊……

    没过多久,本来应该是铺满灰尘的地板,现在却沾满了杰少不断流淌着的血液,可杰少却像不知道自己受伤了一样,直勾勾的看着我,直到肩膀上的伤口再次止不住的喷涌出暗红色的鲜血,这才又埋下头,继续旁若无人的舔舐着伤口……

    眼前这一幕,看的我的头皮都开始发麻了……

    怎么会是他?

    他这是怎么了……

    杰少以一种很是夸张和奇异的姿势,不断地舔舐着肩膀上的伤口,看上去更像在不断的啜饮着自己的鲜血,不知道是舔舐干净了,还是将自己的血喝的差不多了,这时的他才缓缓的抬起了头。

    看到杰少抬头的那一幕,我的心脏不由自主的提到了自己的嗓子眼。

    他这是要做什么……

    而杰少将头抬起来的那一瞬间,我只能看见他的眼中不断的冒出一阵阵令人心悸的寒光,比他手上那把不断散发出刺目光芒的手术刀上的寒意,还要让我感到心凉。

    不是为何,我有点不敢面对眼前这个和我朝夕相处了四年的好兄弟,我在他凛冽的目光的注视下,身形有些踉跄,接连后退着,直到狠狠地撞在了冰冷的铁门上。

    眼见得已没有了退路,我狠狠的吞咽着唾沫,手心里不断地流出细细的汗珠,眼睛一直看着向我不断逼近的杰少,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说不出口。

    而此时的杰少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

    与此同时,他紧紧握着手术刀的手开始不断地晃悠起来,似乎是在活动着手腕。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越发紧张起来了……

    和杰少相处了接近四年了,他有些习惯我还是知道的,就像眼前这看似很普通的小动作,可是他做手术前调整状态时的必备伎俩,用他的话来说,将手活动好,在患者身上动刀子的时候,才会问心无愧……

    而此时,这让我很是熟悉的小动作,无疑是在告诉我……

    他要对我下手了!

    我不动声色的撇了撇地面,沾满血迹的弯刀就在我的不远方,只要稍微一探身就能拿到,可隔在我们之间最大的天堑还是杰少啊……

    我强打起精神,尽力驱散着心中的恐惧,冲着离我不远的杰少喊道:“杰少,你要做什么,你认不出我来了吗……我是阿斌啊,我们是好兄弟啊……你究竟发生了什么,告诉我好吗,我真的不想和你动手,求求你了……”

    在我近乎哀求的呼喊下,站在我对面的杰少,停下了脚步,微微张开了自己嘴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没有发出哪怕一丁点儿声音……

    因为他嘴里此刻装满着刚刚才舔舐进自己口腔里的鲜血,而随着他嘴巴的一张一合,暗红色的鲜血从他不断蠕动着的嘴唇中慢慢的流淌了出来,就好像他才刚刚经历过一场很是惨烈的车祸一样……

    这些鲜血散发着无比浓重的血腥味,很快就在整间寝室蔓延开来,啪嗒啪嗒,鲜血滑落的声音再次响彻在了我的耳边……

    我的眼泪不断的滑落着,在这朦胧的视野中,我隐隐能看见这些鲜血顺着杰少的下巴不断的流淌着,沿着他的脖子不断地向下浸润着,顷刻间染湿了他的衣襟……

    怎么会这样……

    杰少,怎么会这样……

    你倒是说话啊,我们不是兄弟吗……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吗……

    求求你,不要再这样了,将一切都告诉我好吗……

    求求你了……

    我冲着杰少撕心裂肺的喊着,可回应我的只有“呼……呵……呼……呵”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浓厚的让我几乎要陷入窒息的地步的喘气声……

    随着周围那股阴冷的氛围不断的向我侵蚀而来,我的眉头都快要挤在一块了,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几乎都达到了,将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都用来压抑这心中的这份无法用语言来恐惧了……

    没错,我怕,非常害怕!

    我的额头上一层紧接着一层的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这些让我更是紧张的东西,不断地从额头还有头上蹭蹭蹭的冒出来,让我的思维都有一些混乱了。

    而此刻的杰少一改之前在我心中无比猥琐的形象,冷酷的像一块万年的寒冰,缓缓接近我的步伐,更是散发着无限的冷意……

    他衣摆随着他缓缓逼近的步伐,不断地猎猎作响,带起的一股很是突兀的风,刮的我的腿脚似乎都开始有些不听使唤了,此时的我,就好像光着身子站在凛冽的寒风中,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

    杰少原本很是炯炯有神的眼眸,此刻已变得黯然失色,没有了一丝神采,只有无尽的寒意……还有我永远不想从他眼里看到的杀意……

    他手中紧紧握的那把不断晃悠着的手术刀,那上面不知何时已经沾满了暗红色的血液,那颜色就和今天晚上我们像喝水一样喝掉的那瓶波尔多,没什么区别,但是在他眼里很是吓人的目光的注视下,散发着一股随时都可能将我吞噬掉的光芒……

    杰少挥动着手术刀朝着我一步一步走来,我们之间的距离快速的缩减着,而我已经退无可退了……

    我的眼睛不断的瞄着静静的躺在不远处,那把陪我度过了很多危险关头的弯刀,却始终拿不定主意,眼前这人,不管他变成什么样,都是我的好兄弟啊……

    只要我把他当作我兄弟一天,就不会将刀架上他的脖子。

    可现在……

    我该怎么办啊……

    我的目光在这间寝室不断地游移着,想找出一条生路,不经意间扫到了杰少那歪歪扭扭,像骨折了一样的腿,一下子呆住了……

    不是因为他腿的原因……

    而是在月光的照射下,他……

    居然没有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