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一章 招错鬼了
    这片黑暗无形的侵蚀着我们的勇气,更是摧毁了我们的心防,胖子声音中已经带上了哭腔,冲着我喊道:“我们该怎么办啊,阿斌,要不就这样算了,再这样下去,真不晓得会发生什么事情的!”

    杰少在我身后低声附和着,恨不得现在就离开。

    我将手中的笔狠狠的朝身后抛去,“啪”的一声,打了杰少一个措手不及,他这才乖乖的不再出声。

    我安慰他们道:“你们先别急,我先去看看再说……。”

    说着我就轻轻地走到了离我不远的窗户旁,将窗帘收了起来。

    月光顷刻间如水一般迅速的撒满了房间的一角,虽说并不能将整间寝室照亮,但对于这个极度黑暗的房间来说,哪怕有一点光线的介入,就和点亮了一盏灯一样。

    我眼前陡然一亮,屋里的大致情形尽收眼底。

    杰少就站在我右手边的墙角,胖子蹲在我左后方的墙角一边不住的张望,一边不住的瑟瑟发抖,而猴子在我的右后方蜷缩成一团,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因为我站在窗户边的原因,四个人占了三个墙角,按理说我左手方的墙角就应该是没人的。

    但我向那墙角一看,虽说是早有准备,但还是被眼前的情形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借着不算很明亮的月光,我很清楚的看到在我左手方的墙角,站着一个同样在打量着我的黑色身影。

    在我不远处的杰少自然也很清晰的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胖子和猴子是有些近视,近视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夜盲,虽说现在寝室里的光线较之前要亮上不少,但照他们此刻的反应来看,应该暂时还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可猴子是一个联想能力很强的人,看到我拉开窗帘后,半天都没有什么动静,知道事情不妙,焦急地问道:“你们是看见了什么吗?是不是鬼来了?刚才拍我的那个人是谁?胖子,刚才是不是你拍的我?”

    很明显猴子有些害怕了,思维都有些混乱了。

    拍猴子的,绝对不是胖子,因为胖子站在他的前面,只有被猴子拍的份,而我和杰少都站在他的对角,所以……

    胖子的胆子本来就小,一听到猴子的话,在稍微动动脑子,即使什么都看不清,但那颗被吓得砰砰直跳的心,已经完全确定这屋里有多余的人出现了……

    只听‘啊’的一声惨叫,胖子软倒在了地上,就没有再站起来了。

    猴子和杰少看见胖子突然就没声了,也是吓得不行。

    “没事没事,胖子只是吓晕了,你们两个快去看住他,我去处理这件事。”

    我安慰了他们几句,就捏着弯刀,轻手轻脚的朝着还有着人影站立的角落走去。

    那个人影,看上去对我并没有什么恶意,如果换作那些脾气有点暴躁的鬼,单单是我们现在演的这一出闹剧,就可以让我们死上好几回了。

    看样子,军人的确能够严格的约束自己的行为,就算变成了鬼也是不改初心。

    “大哥,你有什么未完成的遗愿吗?除了杀人放火之外,我都可以帮你完成,只要你愿意去投胎,一切都好说。”

    我小心翼翼的站在这道人影的面前,很是诚恳的说道。

    “呵……哈……呵……哈”

    出乎我意料的是,回答我的只是一阵很是轻微的喘气声。

    “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没关系,只要不违反我做人的原则,我都可以帮你完成,我不会在乎你的过往,请你相信我。”

    “呵……哈……呵……哈”

    回应我的仍然是这时断时续的喘气声,还有一阵若有若无的阴冷……

    我咬咬牙,缓缓向这道人影走去,随着我脚步的临近,一道很是中性化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真的……什么要求都可以?”

    这突兀出现的声音吓了我一跳,但随即我的心中暗喜,愿意让我接受委托就好办,我急忙点了点头,一口应承下来。

    “呵……哈……呵……哈”

    又是一阵让我浑身上下都很是不舒服喘气声……

    过了好一会儿,在我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这身影终于开口了:“那可以……把你的那颗鬼心给我吗?”

    “好——”

    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不就是鬼心嘛。

    等等……

    他要我的鬼心?

    我把鬼心给他了,我还怎么活?

    “这个……可能不行,要不你换一个?”

    “好啊……那就把你的命给我吧!”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股阴风瞬间向我席卷过来……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我迅速放大的瞳孔,只能看见一头长及腰部的头发,还有快要触及我面门,约摸有一寸之长的指甲……

    这分明是一个女鬼!

    哎呀,我艹。

    招错鬼了!

    “快跑啊!”

    我也不是第一次见到鬼了,仅仅分了分神,反手就是一刀,将这女鬼硬生生的逼到了一边,我也不迟疑,转身就向门口跑去。

    杰少三人没有回答我的话,也没有想着要逃,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他们那样子,似乎是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傻了

    我心里也很焦急,他们毕竟是我带来的,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啊。

    我使劲推了他们一下,可他们却没有搭理我,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一眼,笼罩在黑暗中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我咬咬牙,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把门打开再说。

    当我转向大门,正准备将门拉开的时候,伸出的手却陡然停在了半空中,眼前的一幕让我的心慢慢的凉了下来……

    怎么可能?

    我清清楚楚记得,之前我们进这间寝室的时候,并没锁门,可是现在,门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厚实的锁。

    我拼命地拉拽着房门,却怎么都打不开。

    废话,我又不是开锁匠……

    我的脑海里一阵嗡嗡作响,那该怎么办?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杰少三人仍没有任何反应,只能隐隐听见胖子尤其痛苦的抽泣声……

    那女鬼被我冷不丁的来了一下,兴许被伤的不轻吧,所以暂时还没看见她有什么动静。

    我看了看一旁的杰少三人,狠狠地吸了一口气,不管怎样,赶紧出去再说,这门既然有锁,打不开,那就用其他办法……

    对!

    我还有刀啊!

    我也没多想,将弯刀高高的举过头顶,朝着门上狠命劈去。

    一刀下去,锁上迸发出稀稀拉拉的火花,我定睛一看,锁舌上隐隐多了一道不是很明显的豁口。

    见得此举有效,我心一喜,就加快了劈砍的进度,可这时,我只觉得脚下一紧,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脚腕,重心一个不稳,就被拉到在了地上。

    “啪”

    我的膝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还没等我有任何反应,就被这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手,狠狠地往一旁的角落拖去……

    我心里说不出的紧张,大声呼喊起来……

    “杰少,快来帮我……”

    “胖子,你在哪里……”

    “猴子……”

    可回应我的只有足以让我窒息的寂静……

    而与此同时,一阵不知道是从哪里窜出来的冷风,从我身后凛冽的吹来,即使是隔着我身上那件不算很薄的黑衬衫,都能感到那渗进了我的脊梁骨缝隙里的凉意。

    被这突如其来的阴风一吹,我浑身上下像被蚂蚁爬过一样,很是难受,无法抵御的寒冷硬生生的从我每一个毛孔处渗入,可此时我的额头上,却密密麻麻渗出了一层汗珠。

    因为我的余光瞥见我的身后多出了一个在月光的映衬下,反射着无尽寒意的尖锐物体……

    这东西,我已经用过三年了……

    我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这……这不是手术刀还是什么?

    下一刻,我心一紧,这手的主人,看上去想要的似乎是我的命……

    就在我有些愣神的时候,扬起的手术刀狠狠地向我扎下来……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侧身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攥紧弯刀柄,翻身朝这手的主人砍去。

    “呲啦……”

    弯刀划破皮肤和没入肉体的声音,在我耳边宛如天籁般的响起,与此同时,我顺势踢开了那人紧紧攥着我脚腕的手,一个鲤鱼打挺,稳稳的站在地面,更是用力的压着弯刀,狠狠的将那笼罩在黑暗中的身影,硬生生的逼到了窗户边。

    借着微弱的目光,这个人影的面貌,在我眼前一览无余……

    当我看到这张熟悉的脸时,握紧刀把的手一松,踉踉跄跄的退后了几步,跌坐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