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八章 审问与国安局超自然调查处
    “就听见你一个人在里面说个不停,快出来录口供!”

    就听得砰的一声巨响,门被推开了,在门口守候多时的警察将头探了进来,很是不耐烦的冲着我吼道。

    行,你穿了警服,你是老大,我很是无奈的瞪了一眼,瞬间和我形同陌路的杰少三人,慢悠悠的走出了寝室,在这个尤其尽责的警察的押送下,进入了宿管室,开始了漫长的审问。

    再经历了教科书一般的盘问后,这人才允许我亮出了飞机票,还有……我和阿丽在飞机上的疯狂自拍等一系列,能有效证明我不在场的有力证物。

    我又按照这警察的要求提供了指纹,在和凶杀现场成千上万的指纹进行了比对后,从那两个医务人员的手中拿到了最终结果的他,一脸苦闷的坐在了一边。

    半个小时后,他的电话响了。

    他接通后,噼噼啪啪的说了一大席话,从他和另一端的对话中,我大致得知,原来警局查了我提供的机票上的航班号后,发现我确实有不在场的证明……

    从这个人一脸颓废的表情来看,很明显他失去了一次破案立功的机会。

    这人独自哀伤了一会儿后,在我的不断追问下,这才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缓缓道来。

    死者是一个负责新生军训的总教官,因为后天就要开学了,所以军区派他先来熟悉一下学校的环境,为几天后要展开的拉练做好部署。

    教官们的住宿区还没有布置好,就让他暂时住在一间空置的学生寝室里,谁知道这才两天,这人就惨死在了寝室中,要不是被学生发现了,这具没头的尸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见天日。

    军区知道了这件事后,很是震惊,要求学校要彻查此事。

    学校也没有办法,查就查吧,反正也没有开学,又不会对学校的声誉造成任何影响,更何况,出再大的事还有警察担着呢。

    可随着专案组的深入调查,才慢慢开始察觉到这件命案的邪门……

    周围的监控器都很是清晰的显示,这个总教官进入宿舍楼之后,就没有离开寝室半步,也没能再离开……

    更奇怪的是,周围的学生在事发期间,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常的动静。

    这人曾在特种部队服过役,不可能在伤势如此严重的情况下,都不发出一点声响……因为从脖颈处的撕裂性伤口,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他的脖子是在死后才断裂的,而且极其有可能是被硬生生的扯断的……

    所以说……

    这具尸体上,那几乎将他所有的血肉翻了个底朝天的恐怖伤势,是在他还没有彻底死亡时留下的……

    更令人费解的是,门是锁上的,楼下的摄像头也没有拍到,有任何可疑的人从正门,或者窗户进出过……

    很显然,这个所谓的凶杀案毫无疑问的被警局定义为了悬案。

    可军区施与的压力不是那么好推卸的,所以警察和校方只能寄希望于能找到一个疑似凶手的人,或者说一个替罪羊,先应付眼前的危机再说。

    所以……

    在案发时间段内,进行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我,就这样被他们给盯上了……

    只不过,我的运气比较好,所有证据都宣判我无罪,他们只是没有办法嫁祸于我罢了。

    他都这样说了,我还能什么话可说呢?

    我现在就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省的他们突然反悔,将我当作替罪羊抓进局子里,那就得不偿失了。

    就当我正准备推门就走的时候,这个警察叫住了我:“公事谈完了,可以谈谈私事吗?”

    私事?

    在你告诉我,你们想要抓我回去当替罪羊后?

    还私事,找死差不多。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我还是坐下来和他友好的谈起了这所谓的私事,如果不是有一把刚上好膛的枪,紧紧的贴在我的太阳穴的话,这场景还是挺和谐的。

    “说吧,什么事。”

    我都快要被这个警察给折磨疯了。

    “如果我说,我认为这件事,不是人能做出来的,你相信吗?”

    哦?

    他这话,倒出乎了我的意料。

    但我还是装作不明所以的样子望着他:“不是人,还是鬼?”

    “你还说对了,我认为就是鬼。”

    这时,轮到我愣神了:“你能不能不要说的这么大义凛然?你们警察不都是无神论者吗?”

    这警察忍不住笑了:“做警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公私分明,办公事的时候,自然只能按照规章制度来,而涉及到私事,就要相信自己的直觉了。”

    “直觉?”

    这警察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你身上有一种让我觉得很是舒服的感觉,那种感觉让我生出了想要接近你的想法,这也是为什么,会是由我来护送你的原因。”

    我被他这一席话,雷的外焦里嫩,一时间连话说不出来,开始怀疑起他的性取向来,他不会是……

    要是这样,那么他表达爱意的方式可还真有点特别……

    也许是看到了我略显古怪的表情吧,他猛烈的咳嗽起来,好半天才尴尬的说道:“总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的那种感觉,就好比你在路上遇见某个得道高僧或者大善人时,身体的本能,会让你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想要与他们亲近的冲动,我这样说,你能理解了吧。”

    我皱了皱眉头,沉思了许久,脸色慢慢变得难看起来。

    这警察,似乎是感受到了我身上的……

    “功德,对吧?”

    我刚想要说什么,他的眼神硬生生的将我想要说的话逼了回去,自顾自的说道:“第一,你不是什么得道高僧,第二,你家庭的背景和条件让你无法成为所谓的大善人,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你和鬼魂之类的东西有过接触,想必是超度过一定数量的鬼魂,才有的这些功德吧。”

    我没有说话,别人都把你的底都揭穿了,还有什么说话的必要吗?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些……我工作的特殊性质,让我能接触到大部分普通人无法触及到的层面,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

    他从一个很是考究的名片夹里面,抽出了一张薄薄的名片,递给了我。

    我扫了一眼名片,上面写着:

    国安局超自然调查处处长,卞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