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七章 我是你们搬的救兵?
    出事了?

    本来准备和阿丽去小山村附近的一个景点逛逛的我,一下子没有了那个兴致,叫司机转道机场,不断的催促他开快一些,这司机兴许是被我弄得有些心烦吧,索性狠狠的踩着油门,汽车便像一阵风一样驶向了前方。

    司机没有将窗户关上,车厢里很快就灌满了冰冷的空气,那股突如其来的凉意让我清醒了不少。

    我拿出手机,一遍一遍的拨打着杰少三人的电话,可回应我的只有“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忙音……

    此刻我的眼前不断浮现着杰少的短信:

    阿斌快回来,出大事了……

    我死死的盯着窗外不断掠过的风景,不知为何,视线有些模糊了……

    求求你们,不要出事,不要离开我……

    当我们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晚上七八点了,本应该很是喧闹的时间段,却安静的让我心慌。

    学校的大门处不知何时拉起了警戒线,数道刺眼的警灯在一旁不断的闪烁着。

    毫无疑问,学校有人出事了。

    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在大门处守着,所以学校附近几乎不见半个人影,不然的话,这里想必早已经被那些看热闹的人围个水泄不通。

    随着我的靠近,那些警察也缓缓的向我围拢过来,检查了我的身份证后,我再三强调,我是被室友叫回来的后,他们这才放我进去。

    只不过,阿丽却被他们拦在了外面,我也没有办法,和阿丽简单的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就在一个警察的陪同下,朝着宿舍走去。

    随着宿舍的慢慢临近,我的心开始越发的焦躁起来……

    一路上无论我怎么磨破嘴皮,都没有从身边这个看上去不像陪同,更像押运犯人的警察的嘴里,套出任何有效的信息。

    因为是在暑假期间,还留在宿舍的人只是少数,看上去都被校方勒令不能随意进出,不过在我们进入宿舍的动静传开后,这些学生几乎都被惊动了,大部分学生都透过门上的小窗子观看着,也有一小部分学生嫌看的不够清楚,甚至打开门想要走出来,只不过被我身旁凶神恶煞的护卫,狠狠一眼瞪了回去。

    我心急火燎的向我所居住的寝室跑去,那里更是站着两个手持警棍的警察,死死的打量着我的一举一动。

    当我就快要走到寝室门口时,一旁的门开了,我刚好见到两名穿着白大褂有点像医务人员的人从里面走出来,我在避让他们的同时,好奇的看了看那因为没有人住,而显得异常空旷的房间,只见房间中央孤零零的躺着一个担架。

    担架上盖着厚厚的白布,不难想到,躺在上面的人已经死了。

    看到眼见这一幕,我身体猛的一震,就要冲进去,不会是他们,不可能是他们……

    还没等我有所行动,就被身边那位蓄势待发的警察给死死摁在了墙上。

    我情绪很是激动,拼命的挣扎着,但还是没能挣脱……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断开合的嘴唇,涌出深深的哀伤。

    求求你,让我看他最后一眼好吗?

    就一眼,求求你了……

    那警察似乎被我语气中的哀伤所感染,放开了我,随即看向那站在一旁的医务人员。

    那两名医务人员对视了一眼,爽快的点了点头。

    我顾不上那么多,冲到担架旁,直接掀开了担架上的白布……

    看到尸体的一瞬间,我只觉得脑袋“嗡”得一下炸开了,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切是真的。

    这具尸体,不,这些残骸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被利刃割开的痕迹,狰狞的伤口夸张的翻开着,组成一个个奇怪的形状,就好像是一朵朵不断翻涌着的浪花……

    我光是看着他躯体上的刀口,都能想象的到他是怎样被一刀接一刀虐杀致死的……

    但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能直观的感受到他被虐杀时的痛苦……

    因为这具尸体……

    根本就没有头!

    我全身上下一阵恶寒,大晚上让我看这个……

    满腔的焦躁与急切瞬间被这无尽的恐怖替代,强烈的恐惧感和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恶心,不断的压缩着我胃部仅有的一点空气,迫使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

    又是无头男尸……

    我强忍着想要一吐为快的冲动,走到一边,看着那两个医务人员面不改色的重新将尸体盖好,便冲着一脸厌恶的警察点了点头,快步走出了这一间弥漫着浓郁血腥味的寝室。

    呼吸了几口还算是新鲜的空气后,原本很是沉重的心情,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因为,这尸体并不属于杰少,猴子还有胖子中的任意一人。

    这具尸体的腹部,依稀还可以分辨出很是明显的肌肉线条,而杰少三人,一天到晚就窝在寝室,吃了睡,睡了吃,原本就不是很明显的肌肉,更是浑然天成的强强六合一了,怎么可能会是他们……

    整个寝室,就只有我每天都在锻炼,总不可能是我死了吧。

    不是他们就好……

    就好……

    我一改之前的悲伤,很是风轻云淡的推开了住了三年的寝室,在床上百无聊赖的躺着的三人,不是他们还是谁?

    “你们三人还知道回来啊。”

    我一人踹了一脚,简单粗暴的展现了我久违的思念。

    和他们说了一会儿,我才知道这件事情的缘由……

    杰少三人是昨天晚上回来的,在外面风尘仆仆的穷游了一个月,终于结束了旅程,回到了学校。

    这三人回来的时间点不对,到学校的时候都凌晨一两点钟了,宿管早锁了门,睡觉去了。

    他们在宿舍楼下面,哭丧一般喊了半个多小时,就没有任何人理他们,按照正常人的思路,进不去就进不去呗,最多去外面的旅馆住一晚上就好了。

    但我的室友怎么可能这么普通?

    所以他们就跨越风与大海,穿越人山人海,踩着室外的空调,顺着笔直的水管,很是完美的回到了寝室。

    于是乎,他们顺顺利利的走错了寝室,打开灯就看见了这具无头男尸,在他们撕心裂肺的嚎叫下,成功的吸引住了整座宿舍的注意力,警察随后就来了,控制住了他们三人,因为他们无法提供确切的不在场证据,所以……

    他们在万般无奈下,给我打了电话发了短信,这一幕又被警察认定他们是在和同伙商量对策,便没收了他们的手机……

    所以才有了这一系列的事……

    感情我就是你们临时搬来的救兵啊……

    哎呀,我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