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六章 回归与……出事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我醒过来时,只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很是柔软的床上,而阿丽撑着小脑袋坐在床边,很是担忧的看着我。

    见我醒了过来,她脸上那抹淡淡了忧伤瞬间烟消云散,冲着我点了点头起身走到门口,朝着门外喊了几句,一个蹦蹦跳跳的身影,蹭蹭蹭冲到了我的身边。

    “哥哥,终于醒了,醒了就好……”

    这人不是小妹还是谁?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此刻的她,除去脸上因为失去了相依为命的奶奶后,还残留着的泪痕外,和同年龄的少女已没有了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我心里很是欣慰,想坐起来,可是身体一动,顿时浑身上下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我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才发现我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早已消了毒,已经有了愈合的趋势,只不过我刚才猛地一起身,又将部分伤口撕裂开来。

    小妹和阿丽看见我挣扎着想要起来,吓了一跳,慌忙走了过来,强迫我躺下,威胁我不能乱动。

    我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臂,再次感受了一下伤口迸裂开来,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后,只得认命,乖乖的躺在床上,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

    听小妹说,村长去集市上,给我请了一个医生回来,那医生给我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这些伤口看上去很是狰狞,其实充其量就是点皮外伤,所以他仅仅给我消了消毒,让我休息一两天就好了。

    我点点头,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问了问她奶奶的事情。

    一说到她奶奶,小妹立即就红了眼眶。

    她趴在床上,将手埋进臂弯里就哭了起来,在我和阿丽的安慰下,她这才止住了哭泣的,猜了擦眼泪说道:“奶奶本来今天晚上就要下葬的,但是村长和我认为奶奶的葬礼一定要你参加,所以决定让你休息一天,等伤势好一点后,能下床了,再举办葬礼。”

    我点了点头,又和小妹聊了一会儿天后,困意又上头了,让阿丽多陪陪小妹,眼睛一闭,又沉沉的睡去了。

    再一次醒来是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这次是被村里吹唢呐的声音给弄醒的,很明显王凯奶奶的葬礼快开始了。

    我七手八脚穿好衣物,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走出了房门,我很快就找到了早已经披麻戴孝好了的小妹和阿丽,也挂上了白布,站在搭好的灵堂外,作为王凯的家属,做接待来宾的工作。

    昨晚发生的事情,其他村民都看到了,走过我身边的时候,都轻声道着谢,毕竟如果没有我做的这一切,张丹琳这个定时炸弹早晚会落在他们头上。

    我只是点点头,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

    我可没有多余的心情和他们寒暄,虽说老奶奶的死和我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要是我行动之前,能够做好充分准备的话,说不定……

    我此时的心情说不出是愧疚,还是自责,总之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份情绪,让我在葬礼上遍布的悲伤的映衬下,显得极其的格格不入。

    这时阿丽走到我身边,轻轻的安慰道:“别多想了,老奶奶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想看到小妹能像同龄人一样,健康幸福的成长,而她看到小妹恢复正常后,死亡,投胎,再体验一次不一样的人生路……或许才是她最好的归宿。”

    听了她的话,我愣了愣,这才想起因为鬼心的原因,阿丽是能感受到我的情绪波动的。

    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抬头看着大山深处特有的万里如云的天空,脑海里不断的回荡着阿丽刚才说的那一席话。

    死亡,投胎,再体验一次不一样的人生路……才是她最好的归宿吗?

    我回头将视线移到王凯家那破败的房屋上,这才慢慢理解了这句话……

    老奶奶这一生过得实在是太苦了,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已经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三次,再活着,说实话,真的是一种负累,是一种折磨,能看着小妹恢复正常,或许是她一生最大的夙愿了吧……

    更何况,她和安小冉他们不一样……她还有重来的机会,至少这次我能站在她的遗体前,为她上一柱香,祝福她一路走好,来世找一个好人家,不要再活的这么苦了……

    这不是最好的结局吗?

    和已经魂飞魄散的安小冉她们对比起来,老奶奶已经很幸福了。

    我信步走到老奶奶身边,看着她嘴角还未曾消散的微笑,也开始慢慢的释怀……

    毕竟走上这条路的我,未来注定会见到更多的生离死别,亦或是魂飞魄散,所以我要坚强的活下去……

    因为只有活下去,我才有资格悼念别人,而不是让别人站在我的遗体前为我流泪。

    我摸摸小妹的头,给阿丽打了声招呼,就走出了灵堂,敲响了王泽凯的家门。

    很快门就打开了,我缓缓的走了进去。

    本来就不是很大的屋子里,氤氲着一个又一个不断放大,不断扩散开来的烟圈,透过那呛人的烟雾,我看到了两个闷着头抽烟的老头。

    一个自然是王泽凯的父亲,另一个却是村长。

    想想也是,王凯一家这一两年的苦难,归根结底就是眼前这两个人的儿女一手造成的,而张丹琳更是直接导致王凯奶奶死亡的罪魁祸首,于情于理,这两人都不适合去参加老奶奶的葬礼,所以只能缩在王泽凯家里抽着闷烟。

    儿女间造下的孽,却只能让父辈来偿还,想想都是那么的令人心酸……

    王泽凯的尸体一大早就被村民打捞了上来,正巧老奶奶这几天在办丧事,又不好和老奶奶在一起举办,再加上是夏天,更别说王泽凯是淹死的,尸体更是不能存放太久,必须尽早入土,所以两家人决定让王泽凯和张丹琳合葬。

    尽管经历了这么多的恩怨情仇,经历了这么多的波折,这一对不知道是不是还深爱着彼此的情人,终于还是走到一起了,不会再有人能让他们分开了。

    我看着眼前这两个本是应该享受天伦之乐,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可怜人,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又突然想到了小妹,于是走到他们面前说道:“从你们的年龄来看,也没有精力再去生一个孩子了,而你们带给王凯一家的苦难,却还得由你们去偿还,小妹还小,你们也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孩子,不如将她当作自己的孩子养大,将来让她给你们养老,你们觉得怎么样?”

    两人听了我的话,对视了一眼,脸上却露出了一丝苦涩。

    我怎么会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钱的方面,你们不用担心,我会留给你们一张卡,每个月都会定期给你们打一笔钱,作为你们的生活费,这样你们满意了吧。”

    见生活有了保障,两人自然笑着点了点头。

    我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样既让小妹未来的生活有了着落,又给了他们一个可以继续活下去的理由,着实让我放心了不少,总算可以心安理得的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阿丽就准备离开了,小妹和两个新爸爸,将我们送到了村口,我将身上还剩下的五万块钱一并交给小妹,让他们用这钱好好改善一下生活,又交代了一些事后,在这依依不舍的氛围中,我和阿丽便离开了这个与世隔绝的小山村,踏上了归途。

    当我们坐上去机场的汽车后,我这才拿出了手机,想看看最近都有些什么事情发生,毕竟一直和鬼周旋,为了不让手机发出声音,我可是将卡都卸了的。

    我将卡装上后,刚刚开机,就看到手机上显示有十几个未接来电,还有几条短信。

    我赶紧将短信打开一看,才发现是杰少他们发来的。

    大意是,阿斌快回来,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