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章 你终于回来了……
    我气喘兮兮的跑回王凯家,一进门就走到王凯的妹妹身旁,直到发现她一切正常,还在睡梦中,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来,张丹琳并没有回到这里……

    老奶奶被我回来的动静惊醒了,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发现我并没有任何伤势,这才拍着胸口,好像瞬间卸下了千斤重担一样,一个劲儿的叮嘱了我,让我千万小心,实在不行的话,就算了,保命要紧。

    我心里暖暖的,接连安慰着老奶奶,费了好多的口舌,这才将她哄到床上休息。

    其实我心里也没有底,抱着小黑狗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没过多久,门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我看向小黑狗,发现它没有任何奇怪的反应,很明显……是阿丽回来了。

    毕竟阿丽不完全算鬼,小黑狗分辨不出来很正常,下一刻阿丽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当我满怀希望的看向她的时候,却发现她默默的摇了摇头。

    我叹了口气,还是让她逃掉了……

    不过这样我们的处境就有点尴尬了,要么就兵分两路,留阿丽在王凯家守着熟睡中的两人……而我就只能只身一人去寻找张丹琳,因为如果让阿丽出去,张丹琳根本就不会让她找到,反而会来找我,说白了,无论怎样,她都会对我下手。

    要么,就一直守着老奶奶和妹妹,只要我们在一天,她就不会再打扰这本应该属于这两人的生活……可这样拖,能拖得了一辈子吗……亦或是,我们能保护她们一辈子吗?

    这完全就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更何况……我最缺的就是时间啊……

    于是,我坚毅的看了阿丽一眼,抱着小黑狗,义无反顾的走出了家门。

    “阿斌……小心啊,我等你回来。”

    阿丽的声音从我身后传了出来,我笑了笑,也不回头,将手伸过头顶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慢慢的向村外走去……

    坟山那里,张丹琳是不可能再待下去的了,毕竟原本属于她的坟墓,被我用黑狗血淋了一个透心凉,如果她不是想死的话,就不会再呆在里面了。

    王凯的家有阿丽守着,安全得很,所以……她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村口的小河边。

    因为那里才是她自杀的地方……

    一路上,小黑狗都很是安静,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可就在我刚走出村子时,我忽然感觉背后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

    我轻轻的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划破了小黑狗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鲜血缓缓从那儿流了出来……

    我用余光瞥了一下,很是确定身后跟着一个黑影,我心里虽然害怕的不行,但并不是很慌张,刻意的放缓了脚步,在心里估算着我们的距离……

    就在那道黑影离我仅仅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我转过身子,使劲一掐小黑狗的伤口,一股温热的血液直接溅射到那黑影的脸上,只听得一声惨嚎……

    只不过听上去,似乎是男人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

    我拿出手机一照,仔细一看,哎呀,我艹,原来是王泽凯,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拍着惊魂未定的胸口,一拳打在他脸上,“我还要问你在干什么!”

    王泽凯苦涩的笑了笑,揉了揉脸,没有说话,示意我继续往前走。

    走了一小段路程,王泽凯掏出一根烟,点燃后,吐出几个氤氲着的烟圈:“你是要去村口吗?”

    我嗯了一声,也没说什么。

    “这一切都是我引起的,还是得我去结束……”

    王泽凯的话里有一丝苦涩,不过也证明了我心中的猜测。

    张丹琳的死和他有关系,这我是知道的,但以他的表现来看,似乎他……并不是问心无愧。

    我看着他沉闷的样子,也没有顾及他的感受,直接开门见山:“能和我说下你们的事吗?”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让他陷入痛苦的回忆,但这件事情,关系着王凯妹妹的安危,我必须要了解的更为彻底一点,才能有更多的胜算去对付张丹琳。

    我走到王泽凯的身边,揪着他的衣领将他提起来:“王凯的妹妹不是疯了,而是中邪了……这件事情,你早就知道,对不对……张丹琳知道你负责照顾王凯一家人的生活,所以就这样做,想要逼你回来……是,你不回来,你的确安全了,可你这样做太自私了,你把王凯的妹妹害得有多惨,你知道吗?”

    听了我的话,王泽凯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半晌过后,王泽凯才叹了一口气,我松开了他的衣领,将他丢到一边,他看着我,眼里全是泪花:“我一直不敢回来,我不敢面对张丹琳……可我没想到我这样做,会害了小妹啊……”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责备他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我也没有多说什么,一个劲儿的往前走。

    没走几步,王泽凯又开始说话了,“我们是真心相爱,那一天我们就要结婚了,就要在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了……可是,就在那天一早,村长带了几个人把我从家里赶走了,说什么如果我不离开,就不会让我的父亲好过,于是我就离开了……我怎么知道张丹琳会自杀啊。”

    王泽凯说到这里,居然哽咽了起来。

    王泽凯再次摸出一根烟,吸了几口,整理了一下有些失落的情绪,又说道,“我和她曾经定下了生生世世永不分开的承诺,说好永远不分开,就算是死……都要埋在一起,所以我不敢回来,即使听村民们说小妹穿了张丹琳的嫁衣发了疯,即使我明知道小妹是中邪了……可我不敢回来,我不能死,我还有我的父亲,他不能失去我。”

    我面无表情,但很是专注的看着他热泪盈眶的说着这个不算很悲伤的故事,眼神却越发冰冷起来……

    我看着王泽凯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眼中的泪花,一耳光扇在了他的脸上,他捂着脸吃惊的看着我,不明白我为什么打他,我冷哼一声,开口了:“恐怕……这件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吧……”

    “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王泽凯听了我的话,言语间居然多了一丝惊慌。

    “你是收了村长的钱,才离开的吧……你不敢回来面对她,是因为这个原因,对吧?”

    我看着王泽凯那说不出话的窘迫样,很是肯定,不然以他的家庭条件怎么可能买得起出租车?

    我还想要说些什么,怀里紧抱着的小黑狗开始疯狂的叫了起来,那双小眼睛直直的盯着王泽凯的身后,而他的身后……就是那根孤零零的铁索,还有湍急的河流……

    小黑狗一边狂吠,一边一个劲的往我的怀里钻,吓得全身的毛都立了起来。

    这时的我,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了,将小黑狗放了下来,双手快速的向背上背着的弯刀探去……

    而与此同时,我们周围忽然响起了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王泽凯,你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