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八章 准备与缘由
    毕竟这女鬼也够滑溜的,光凭弯刀可制服不了她……虽说阿丽身体的特殊性,让她在对付鬼魂时,要占不少优势,但这女鬼想走,可还真留不住。

    此刻最好的选择,就是找一只黑狗,取点血,到时候直接泼她,看她怎么跑。

    一走出王凯的家,就看到那个引渡人,也就是王泽凯的爸爸,坐在一边的石头上抽着集市上才能买到的香烟,一脸的惬意。

    这个村,和我比较熟的,也就这两家人了,在这个村子里想弄点黑狗血,说白了,还得靠他。

    我走过去打了声招呼,这老头掐灭了香烟,咳嗽了一下,笑了笑:“看你没睡好的样子,是不是去了坟山……你怎么还回来了?”

    听他这话,似乎他早就料到了我来这里的目的。

    我点了点头,没好气的看着他,顺手拿了一块口香糖给他,这老头那语气,就像我该死在那儿一样,晦气晦气,拿给你清清口气,嘴真臭。

    这老头还装作不明白的样子,连声道谢,嚼着嚼着还上瘾了,瞧那小眼眯得,你还真停不下来啊,老头自顾自的嚼了一会儿,示意我坐到他身边,我挨着老头坐了起来,想听听他会和我说些什么。

    “孩子,你还是尽早离开这个村子吧……祸不是你惹下的,不要把命搭进去了。”

    这老头也没看我,好像在自言自语一般。

    我侧着头,看向他尤其消瘦的侧脸,撇了撇嘴:“你不想和我谈这些事,就明说吧,还装模作样,得了,不和你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对了,老爷爷你能帮我弄只黑狗吗?”

    老头听到我这句话,挑着眉头看了我一眼,眼里满是莫名其妙:“黑狗?”

    我点点头。

    老头也没有多问,站起身就走到不远处的小屋前,轻轻的敲了敲门,也不知道他和里面出来的人说了些什么,很快就牵着一只乌黑发亮的小狗走了过来。

    我道了一声谢,从这老头那里要了一把小刀和一个玻璃瓶,娴熟的割破小狗腿上的一条静脉,放了约摸大半瓶血,将瓶子封好后,就将狗放了,看着它嗷嗷叫着跑回家后,我便和这老头告了别,向着王凯家走去。

    留下看着我手中大半瓶子黑狗血的老头,独自在风中凌乱,哼,你不给我说,我也不给你说,慢慢想去吧。

    万事俱备,就欠收拾那女鬼了。

    回到家,就看见老奶奶正在打理一只很肥很肥的老母鸡,据说这母鸡是今天一大早王泽凯的父亲给的。

    我点点头,想必是昨天给了他钱后,他换了个法子将钱还给我吧,不过也好,就当给着这两个女人补补身体吧。

    老奶奶虽然老了,但做饭还很是麻利,没过多久,热腾腾的鸡汤就端上了桌。

    我给王凯的妹妹打了一大碗鸡汤,看着老奶奶很是小心喂她喝下了。

    在此期间,我也留意了一下王凯妹妹的情况,她的呼吸开始变得均匀了,脸上也不再是之前那没有一丝血色的苍白了,两腮隐隐浮有一丝红晕,说明她的气色已经开始恢复了。

    吃完饭后,那小姑娘又去睡觉了,毕竟那女鬼在她身上呆了将近一年了,被吸走了大量的阳气,要多休息多吃点补品才能弥补。

    就在这时,王凯的奶奶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见她这样,一旁的阿丽赶紧过去将她搀扶好,服侍她坐在我的身边。

    老奶奶无非是想从我这里了解到一些和王凯有关的讯息,我哪敢说王凯是做什么的,要是说出她们之前的生活费都是王凯贩毒来的,这老奶奶还不得气死啊,我只能说王凯开了一间货运公司,效益很好,只是工作很忙。

    王凯的奶奶听了之后很高兴,笑得很开心,只是笑中带着眼泪……想必是想王凯了吧。

    确实,上天给他们这贫穷的一家,带来了太多的折磨。

    聊了一会儿之后,我才想到坟墓上的事情,也就是那个叫张丹琳的女鬼。

    “奶奶,您知道张丹琳吗?”

    老奶奶听我说张丹琳的名字,身体也是猛地一震,也是老泪纵横,随即才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张丹琳也是一个苦命之人啊……王凯的妹妹每天晚上都要去的那座坟,就是张丹琳的,她那身衣服就是张丹琳的嫁衣……”

    老奶奶说到这里,忽然停顿了一下。

    哦?

    嫁衣……

    我也没说话,继续听老奶奶说着:“张丹琳是村长的女儿,她的妈妈因为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所以村长就把他所有的爱都给了这个女儿,到处找人教她读书识字,所以她是我们这个村唯一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可后来……”

    老奶奶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似乎在叹气。

    “后来怎么了?”

    奶奶停顿了半天,这才开口说道:“不知为何,这张丹琳居然和一个穷小子好上了,村长怎么劝都劝不住,就放任他们在一起,最后更是默许他们成亲了,可就在迎亲那一天,那个穷小子居然不见了……张丹琳在闺房里等了一天都不见那小子来接她,可能是以为她被抛弃了吧,就从铁索那儿,跳河自杀了……后来才知道,他是被临时反悔的村长叫人给赶走了……”

    我听完之后,很是唏嘘,也很头痛。

    这种为情所困的人,若是变成鬼可不好对付,要化解她的怨气,还得找到那个穷小子,不然和这女鬼硬来,可够我喝上一壶。

    “奶奶,你知道那人是谁吗?”

    老奶奶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还能是谁,就是和我家王凯从小玩到大的王泽凯啊……这小子……哎,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啊。”

    果真是王泽凯!

    怪说他不敢回村,还有他父亲听我说他要回来时的那种反应,恐怕他们也……

    说实话,我对王泽凯这人还是很有好感的,想了想,还是不打算叫他回来了,万一这女鬼想不开,把他弄死了,就不好办了。

    得了,我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这时我把王凯的妹妹中邪的事情详细给她说了一遍,并且告诉她,我会尽快的处理好张丹琳的事。

    老奶奶听了我的话,当即就强烈的阻止我,我知道奶奶是为了我好,不想我趟这浑水,我笑了笑,说道:“奶奶,没事,我能对付她,很快妹妹就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去生活了,到时我将她带到城里去上学好吗?”

    老奶奶听完后,眼泪的不停的流下来,原本灰蒙蒙的眼睛,此刻不断地生出希望的光芒。

    我赶紧安慰越发激动的老奶奶,诚恳的说道:“奶奶,王凯是我的好朋友,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听了我的话,老奶奶连声道着谢,这才躺下睡起了午觉。

    我和阿丽自然就为晚上的行动做了一些准备,约摸六点左右,我将中午的饭菜热了热,就将老奶奶她们叫了起来,一起吃过晚饭之后,天色已经逐渐黑了起来。

    和她们聊了一会儿,陪她们到处走了走,又到了山里人睡觉的时间了,我特意看了看那小姑娘,她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总归是开始真正意义上的睡觉了,看到她甜美的睡容,我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看着她熟睡的面容,我心里很是疑惑不解,为何张丹琳的鬼魂既要附在一个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的女孩的身体上,却还要克制自己不吸收她的阳气?

    简单地说,她为什么不害她?

    还有……

    王泽凯和张丹琳之间的事情,真的就这么简单?

    张丹琳毕竟是受过教育的人,不可能不明事理……

    所以这事,我想不明白……

    她究竟在恨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