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三章 交锋
    这张床很大很大,几乎占据了整间屋子,而在床的一角,似乎有什么东西裹在被子里,还在那儿不规则的颤动着……

    老奶奶手指的正是那个地方,那王凯的妹妹,应该就在里面了。

    我轻轻的挪了过去,还没等我有什么动作,一股很是阴冷的感觉在我身上升腾了起来,这种感觉,似乎只有……

    一想到最坏的结果,我小心翼翼掀开了裹成一团的被子,一个女孩顿时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只不过她是背着我的,我只能看见她很是瘦小的身躯,还有身上那件极其艳丽的红色连衣裙。

    红色的裙子?

    看到这红色裙子,我心里有些发怵了,因为红色,还有红色的裙子,在那些记载和鬼有关的野史杂谈里面,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能和这些东西扯上关系的鬼,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因为她们的怨气都极重,重到她们认为整个世界都对不起她们。

    就比如说,婉儿还有洁儿……

    如果这个女鬼也和她们一样,我就麻烦了啊。

    我咬咬牙,豁出去了,总得看看她长什么模样,于是我再次探了探身,把视线向前推进了一点,这才明白她为什么在不断颤抖的原因了,因为她正对着一块镜子,不紧不慢的梳着头发。

    那娴熟的动作,再加上一身喜庆的红裙子,就好像一个在深闺中梳妆打扮,即将要出嫁的可爱女人。

    透过镜子,我还是看不清楚女孩的模样,因为飞扬的发丝遮挡了我部分的视线,仅仅只能看见她有些略显婴儿肥的侧脸。

    随着我的不断靠近,那股阴冷更是渗到骨子里了,连带着我的心跳都开始有些不规律了,砰砰砰的声音,让我都有些迟疑了,隐隐有种想要掉头就跑的感觉。

    忽然,就在此时……

    这女孩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胆怯一般,慢慢转过了头,脸部轮廓从镜子中慢慢显现出来。

    “啊……”

    见到这一幕,我只来的及发出一声惊呼,身子一僵,就直杠杠的向后倒去。

    “砰!”

    一声巨响传来,我干脆利落的瘫倒在了床下,一脸的惊魂未定。

    镜子中的画面还在我眼前不断的浮现着……这女孩的脸上爬满了很多像树根一样的纹路,在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显得尤其突兀,也尤其恐怖……更恐怖的是,这女孩注视到了我的目光后,居然朝我诡异的笑了笑,梳头的力道也增加了几分。

    “呲啦……呲啦。”

    急促的刮擦声,接连不断的传来,本来就瘦的只剩下一层皮的脸,哪里经受的起这么猛烈的刮擦,在我的目瞪口呆中,不断的脱落着,露出了森森的白骨……

    即使这样她也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仍自顾自的打理着一头的秀发,不时的发出很是尖锐的笑声,刺的我耳膜生疼。

    我只感觉到后脊背在不断地发冷,腿一哆嗦,就想往外跑。

    刚要有所动作,一双干枯的手就按上了我的肩膀,我一惊,回头一看,原来是王凯的奶奶。

    我狠狠地吸了口气,这才平复下了起伏不定的心情,与此同时,老奶奶颤颤巍巍的拍着我的肩膀,带着歉意的说道:“小伙子,不要害怕,不要害怕,她不会伤害你的……”

    见到老奶奶那和蔼的笑容,我的恐惧瞬间消失了大半。

    这时的我,再次将目光转向被我掀开的被子,才发现裹在被子里很是畏惧的望着我的,居然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看她的模样,约摸十四五岁,除了有些面黄肌瘦外,长得很是可爱,那怯生生的表情,让我很有一种怜惜的感觉。

    镜子在玄学中,属于通灵之物的范畴,也就是说这小姑娘本身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有问题的是她身上的衣服,亦或是附在她身上的……

    所以说,我在镜子中看到的就是……

    我不动声色的坐在一边,想着对策,正巧这时,王凯的奶奶准备做饭,需要去领居家借点食材。

    老人家前脚一跨出门槛,我立刻闭上眼睛沟通起了意识海。

    “鬼婴,出来,给我弄死她。”

    所谓吃人手软,**,毕竟他修复身体所需要的功德可是我提供的,所以在我一声令下,这鬼婴也毫不含糊,从我的意识海中飞速的浮现出来,嗖的一声就没入那小女孩的体内,与此同时小女孩的体内也闪现出一道黑影。

    本以为他们的交锋会很漫长,可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鬼婴惨嚎一声就倒飞进我的意识海,任凭我怎么喊都不敢再出来,估计是受了不轻的伤。

    那个黑影缓缓的飘至我身前,散去了包裹住她全身上下的黑色雾气,曼妙的身姿缓缓浮现……

    她的样貌也颇为清晰的展现在我的面前,甚是可人,只不过那血红色的连衣裙让我心里很是瘆的慌……而且她将怨气散去,似乎不是想让我欣赏她的美貌……应该是……

    ……想让我死个明白!

    不断临近我面门的爪击,在我放大的瞳孔中慢慢的放大着……如果让她这一招击实,恐怕我半个天灵盖都要被削掉……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双纤纤玉手,干脆利落的将这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鬼拨到了一边。

    我此刻如获大赦,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才的画风转变的太快了,我的小心脏都有些承受不了了……我哪知道鬼婴会一击落败,那种即将和死亡拥抱,又被强制分开的感觉,就像坐了成千上万次过山车一般,简直刺激到虚脱。

    这手的主人,自然是我之前派去调查那女人坟墓的阿丽。

    我看着眼前的阿丽,就好像看着一个上天派下来挽救我的救世主一般,感动的热泪盈眶,还是自家人好啊,王家的人,全部都是坑货,废物,王八蛋!

    难道你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坑我?

    一想到那被打成死胎的鬼婴,我就气的牙痒痒。

    与此同时,阿丽望着被推到墙边的女鬼,眼里满是冰冷:“滚……或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