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二章 王凯家
    我看了看阿丽,阿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就往村子里走去。

    王泽凯好奇的看了一眼阿丽离去的背影,张嘴就想说些什么,我赶紧打了一个圆场,附和着王泽凯说了一句:“照你这样说,这小姑娘还真是可惜了,王凯一家可真是苦命啊……”

    王泽凯苦笑了一下,递给我一根烟,我告诉他,我不抽,他很尴尬的收回了手,将这根烟点燃后又开始说话了,“我最后一次看见他,都是去年的事了,那时他让我想办法带她妹妹去大医院检查检查,可综合我联系的几家医院得到的信息来看,与她相似的病例,最保守的治疗费用都需要十万,本来都要办住院手续了,但王凯的消失,让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了。”

    王泽凯的语气很哀伤,我的心里也很不好受。

    尽管我身上恰好带了十万,足够这小姑娘的治疗费用,但这件事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用钱就能解决的了。

    从王泽凯所说的那些话中,我得到了不少的有效信息,可以百分之百的确认,这个小姑娘……中邪了。

    这之后,我们又聊了一些和王凯家有关的事,但不知为何,每当我表示出对那个死去的女人有一点兴趣时,这王泽凯就会千方百计的绕开这个话题。

    又聊了一会,我总算是看明白了,这王泽凯压根就不想和我提及那个女人……很明显,不是这个女人有问题,就是他有问题。

    眼见得从他口中也套不出什么有效的信息了,我只能无奈的放任他驾驶者出租车绝尘而去。

    和他分开后,我慢慢的向这个位于小山坳中的山村走去。

    没走几步,我才知道,这王泽凯不打算开车进村的另一个原因……

    因为这里……已经没!有!路!了!

    位于我面前的是一个比较湍急的瀑布,奔流不息的水流在山崖之间来回的跳跃着,绽放着晶莹剔透的水花,王凯所在的小山村似乎是在山崖的另一边,而连接着对岸的是一条孤零零的铁索。

    一走到铁索边,我的腿就开始哆嗦了。

    这铁索的高度,倒不是很高,离下面的湍急的水流可能也就有个十米左右,水应该不是很深,但山涧特有的清澈,让我极其容易的看见其中还没有被湍急的河流褪尽锋芒,依旧棱角分明的石块,而且……这里似乎是瀑布吧,水又急,要是我一不小心摔下去,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就在我在铁索边不断踟蹰彷徨着的时候,铁索的另一边窜出了一个快速移动的身影,几个呼吸间,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看到那个人身上绑着的那些装备,我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小山村是靠溜索来通行的。

    这是在风景区还有电视上才能看见的溜索,居然已这样一种奇妙的方式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时的我才擦擦头上的冷汗,幸好我没有冲动,要是这人再来晚一点,说不定我已经……

    这铁索由于存在的时间太久,锈蚀的很是严重。

    和这个引渡人说明了我此行的目的后,就被他五花大绑一般弄在了一个看上去很是弱不禁风的架子上,还没等我有什么反应,只见他用力一推,我就像离弦的箭一样,沿着铁索风驰电掣的朝对岸飘去,狂躁的风不留情面的往我的嘴中猛灌,弄得我每走一步,都是提心吊胆的。

    这铁索的长度很长,晃动很大,以至于我死死用手抓住扶手,根本不敢看下面,就这样硬着头皮折腾了差不多一两分钟,这才心惊胆战的走完了这铁索。

    当我的双脚再次稳稳的站在地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的时候,一道沙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小伙子……给你个忠告……不要去坟山……”

    我身体猛地一震,条件反射的窜到一边,回头一看,才发现居然是那个引渡人!

    我拍拍胸口,平复了一下心情,道了声谢,就要离开,没走几步,我前进的脚步突然一滞,等等……

    他刚才说的……似乎是坟山吧。

    他怎么知道我要去坟山,有点古怪!

    我回头看向那个干瘦的老人,刚想开口,这人闭着眼睛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总之……记得我的话就好了。”

    他的话一说完,就不再搭理我了,我碰了一鼻子灰,到头来,也只能不甘的朝着山坳深处走去。

    很快,王凯曾居住的山村就进入了我的视线,我粗略的看了看,差不多只有不到十户人家的样子,村子的房屋全是用石头来砌成的。

    这十几户人家都是聚集着挨在一起的,而周围全是荒山乱石,给人一种很荒凉的感觉。

    再加上想要进到这个村子还必须得溜索,所以说……这个小山村已经与世隔绝了。

    我走了几步,就看到村里走出来十几个人,全部都是老人,还有一些很年幼的儿童。

    这些老人的脸上挂满了皱纹,写满了沧桑,而孩童那脏兮兮的脸上,却有一双很纯真、很干净的美丽眼睛,看得我心里一阵阵的难受。

    除了我之外,这里已经看不到一个年轻人了……因为他们要么离开了这个小山村,进入了他们眼中所谓的花花世界,就不愿意再回来了……要么就像王凯那样死在异地,不得魂归故里……王泽凯倒是一个例外,给我一种无法看透的感觉……他究竟是在害怕什么?

    “小伙子……咳咳,你是外面来的吧……咳咳……你找谁啊?”一个不断咳嗽着的老爷爷,佝偻着腰颤抖着走到我身前,打量着我与众不同的装扮,慈祥的问道。

    我笑了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很是心酸,可能是想起了许久未见的父母,眼泪差点留了下来,但我还是礼貌的说道:“爷爷,我是来找王凯的奶奶的……”

    “哦?你找她做啥啊?很久都没人来看她们一老一小的,也亏得我们这个村人少,还能勉强救济一点儿,不然她们啊……”

    “爷爷,我是王凯的朋友,王凯工作忙回来不了,我受他委托来看看她们啊。”见这老爷爷咳嗽的很是厉害,我一边轻轻替他捶着背,一边轻轻的说道。

    老爷爷很是享受,过了一会儿,这才道了一个谢,指着他身后的一个老奶奶,说道:“她就是王凯的奶奶……这些年可苦了她了……”

    我一看到王凯的奶奶,心里更加悲伤了。

    这个老奶奶,穿着很破旧的衣服,看样子都是别人看她可怜施舍她的,可就是破成这样了,她都舍不得扔,看那样子还打过好几次补丁了。

    她的脸上就和晒干的橘子皮一样,全是褶子,就只剩下一层皮了,一点肉都没有了,她的眼睛似乎已经看的不太清楚了,整双眼睛都是灰蒙蒙的,就像得了白内障一样。

    当这个老奶奶,一听到王凯时这个名字时,本来就很是佝偻的身体缩得更加厉害了,她的视力本来就不是很好了,就看见她的双手在空中摸索着,似乎是想向我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泼洒着零零碎碎的泪。

    我赶紧走过去,握着她不断摸索着的手,搀扶住了她。

    那双手,很是干枯,很是粗糙,就好像紧紧我的,不是手而是几更弯曲的骨头……

    我心里很酸,笑道:“奶奶,王凯叫我来看你了,王凯快回家了……”

    王凯的奶奶握着我的手,又加重了几分,很是激动,含糊不清的说着一些我听不太懂的话,但我知道她心里一定很开心。

    说完之后,这才将我领进了她的家。

    这是怎样的一间屋子啊!

    整间屋子只有一张床,连个桌子都没有,看来她们平时吃饭和睡觉都只能在这个床上。

    老奶奶把我拉到床边坐了下来,握着我的手,很是激动的说道:“阿凯要回来了就好,就好……”

    不知为何,我又红了眼眶。

    我努力的笑着,说道:“奶奶,下次我将阿凯带回来……阿凯说,等他回来,他就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老奶奶听了我的话,用干枯的手,抹着被一层皮蒙着的眼眶,接连点着头。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王凯中邪的那个妹妹,便问这个老奶奶那个小姑娘去哪儿。

    听了我的话,这老奶奶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用干枯的手指,指了指床角。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这件事情恐怕……远远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