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中邪
    本来要驶离的汽车猛地一震,想必那司机踩了刹车吧。

    “你怎么知道?”

    车窗哗啦啦的摇了下来,他探出脑袋,很是惊讶的望着我。

    果然是这样!

    一个普通的司机,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么偏僻的一个小山村的确切地址?

    要知道,我仅仅只给他说了一个地名和大致的方向。

    最引起我怀疑的一点就是,他不仅知道在城市和山路的行驶的确切时间,而且在一路上竟没有去问过路,这一点绝对不正常……再加上他知道在哪里补给,知道集市与小山村的准确距离……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他就是这个村里的人!

    明明能回到家里去见见自己父母,可他却像在逃避着什么一样,弄得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才叫住他。

    说句大实话,我现在就很想回到在几个省外的老家去看看我的爸爸妈妈,可是我却没有这个机会,因为我没有那个时间回去。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这司机看着我,勉强挤出一个很是苦涩的笑容,他点燃一根香烟,猛吸了几口,这才摇了摇头,说道:“等你进了这个村子……或许你就知道原因了。”

    见他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毕竟我一年都没回几次家,又有什么资格劝说他呢,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

    “你是叫阿斌,对吧?”这司机看着突然问道。

    他怎么知道?

    我愣了片刻,这才反应过来,多半是我和阿丽说话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些吧。

    我点点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了他。

    “嗯……嗯……阿斌啊,你可以先把两千块钱给我吗?”

    哦?

    我想了想,就要把钱给他。

    “不,不是给我,你可以把这些钱拿给我的妈妈吗……我很久没有回家了,这些钱就拿给她,让她当作生活费吧……我这儿子,也够不孝的……”

    看着他越说越伤心,我叹了口气,一口应承了下来。

    或许……他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对了,阿斌,好在村子里的人不多,到时候你找人打听下王泽凯,就行了。”

    说完这席话,他冲着我挥了挥手,就要离开。

    看着他有些萧瑟的背影,我试探性的问道:“请问你认识……王凯吗?”

    听了我的话,他的身体顿时僵住了。

    只见他侧过头,怔了怔,打量了我好一会儿,才问道:“你找王凯干什么?”

    我见他的眉宇间有一丝紧张,随即笑了笑,说道:“看样子,你是知道他在外面是做什么买卖的,我不是他的仇家……王凯出事了,我是受他的嘱托,来看看他的妹妹和奶奶……”

    王泽凯紧皱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看着我的眼神也比之前要热情上不少:“他是我的好兄弟,我们是一起长大的,他就住在我家附近,很不错的一个年轻人,又肯吃苦,又肯拼,真是可惜了……要不是因为家里的奶奶,还有他那不知为何疯了的妹妹,他说什么也不会走上这条路……”

    从王泽凯的话中不难推断,他就是那个负责给王凯一家送生活费的人……而王凯的突然消失,让他也无能为力了,所以王凯家里的情况,也越发捉襟见肘了起来。

    我这时才发现,王凯这小子也挺不容易的,既要警惕随时可能会将他送进板房的警察,又要担心随时可能会取他首级的仇家,除此之外还要牵挂年迈的奶奶和疯了的妹妹……

    如果不是他做贩毒这一行当,说不定,我还会为他的死感到悲伤,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确实是一个有孝心和顾家的好男人,只不过,走错了路……

    “那这样吧,你给我妈妈一千就好了,另外一千给王凯的奶奶吧……毕竟,我和他也是兄弟,这一年来,也没有尽到照顾她们的责任……”他看了我一眼,缓缓说道。

    我点点头。

    不过,这时我想起一件事,似乎王凯和他都是说他的妹妹是后来才疯的,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才让她疯的呢?

    我很是困惑。

    “凯哥,那你知道王凯那妹妹是怎么疯的吗?”

    王泽凯叹了一口气,又点燃了一根香烟,看样子这件事也曾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震撼,从他现在的表情来看,似乎一直到现在他都有点不敢相信,王凯的妹妹会发生这样的事。

    直到他将那根香烟,抽的只剩一个烟屁股后,这才开口说道:“这小姑娘以前挺招人喜欢的,而且也很乖巧懂事……所以村里的人都很可怜她,将平日里不穿的旧衣服都拿给她……直到有一天……村里死了一个年轻的姑娘,她的家人在整理了她的遗物时,发现有很多用不上的衣服,觉得扔了也可惜,就全部送给了那个小姑娘,于是怪事就来了……”

    说到这里,他哆嗦着又点了一根香烟,这才颤抖着开了口:“这小姑娘白天还好好的,穿着才拿到的新衣服,兴高采烈的跑遍了漫山遍野,听她奶奶说,她很喜欢这些衣服,晚上睡觉都舍不得脱……可就在那天晚上,她奶奶起夜的时候,发现她不见了……找了一晚上都没找到她,直到第二天才有人在后山的坟地里发现了她……只见她不停的用手去挖坟,嘴里唱着那位姑娘生前最爱听的歌谣……而那座坟……就是她身上衣服的主人的新坟……”

    王泽凯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烟头,随手扔到一边,一脸惋惜:“从那天过后,她白天不是昏睡就是发呆,就算她的奶奶将那些衣服扔的远远的,可她晚上还是会穿着那些衣服,跑到那座新坟旁,一边用手挖坟,一边唱着歌……可惜了……可惜了……”

    我一听王泽凯这么一说,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王凯的妹妹,还真是撞邪了?

    哎呀,我艹。

    我就知道这王凯不会让我仅仅送个钱这么简单……

    一件衣服就能让这小女孩中邪,这个女人……恐怕不是那么好对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