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九章 回归真好
    当我从阿丽的意识海中脱离出来的时候,泪水早已沾满了我的脸颊。

    我全都明白了……

    我睁开了因为长时间紧闭而显的有些生涩的眼皮,看着眼前安安静静的车厢,发着呆,任凭泪水沿着脸颊,啪嗒啪嗒的洒落在满是鲜血的地板上,溅起很是惊艳的血花……

    阿丽看着我苏醒了过来,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我轻轻的抱着她,将头深深的埋进她的臂弯,像个小孩子一样轻轻地啜泣着……

    “我都知道了……谢谢你……谢谢你,阿丽……你这样做……让我怎样还你啊……”

    阿丽愣了愣,但下一刻就知道了我在说什么,也红了眼眶,轻轻地擦拭着我脸颊:“乖,别哭了,只要你过好,我就满足了……只要你不嫌弃我这具女尸……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听到这句话,我更是放声大哭起来:“不嫌弃……不嫌弃……不要再离开我了……不要再离开我……就好了……哇……”

    就在我和阿丽两人抱头痛哭之际,一个很是闪耀的的电灯泡插话了:“诶诶,你不要这样好吗……除开你昏迷的这一个多小时,你就一直在哭,只知道哭,烦不烦啊,弄得我都想哭了……”

    听了这句话,我才依依不舍的抬起了头,擦干了眼泪,走到婉儿的面前,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直到将她看得浑身不自在,这才开口:“我怎么没死?”

    婉儿一脸嗤笑的看着我:“你傻子啊,你身体内总共有四颗主动鬼心,就有四次保命或者使用执念的机会,除开你使用过的那三颗,你还有一颗,所以你运气还算不错,只要你不像那赵华一样,执念被吞噬干净了,就可以活过来,明白了吧。”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意思说……我这条命还是被安小冉所救的,想起已经烟消云散的安小冉,我的脸上还是增添了几分哀伤。

    阿丽因为我体内鬼心的原因,可以感受到我情绪的波动,所以此刻她很是体贴的握住了我的手,我看了看她那乖巧的模样,笑了笑,那份哀伤倒是淡化了不少。

    我朝着阿丽点了点头,阿丽会意的走到了一边,我抓起一把还有着些微黑狗血残留的弯刀,不怀好意的朝着婉儿走去……

    婉儿一脸惊恐的看着我,似乎是知道了我的意图,缓缓的蜷缩在了车厢的一个角落瑟瑟发抖,做出一副很是柔弱的模样。

    但看见我仍步步紧逼的时候,颤颤巍巍的说道:“你……你……要干……干什么!”

    我才不吃她这一套,一刀向她拍去:“说,你放纵你女儿扯我肠子的时候,你在不在附近,你认不认识我……”

    “应该……应该认识……哇……”

    有些微黑狗血的弯刀拍在她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深黑色的印记,婉儿的泪水更是汇集成了一条条溪流,不住的泼洒着……

    “说,你在疯狂的折磨我的时候,是不是认识我……”

    “认识认识……轻点轻点……哇……”

    “说,你在——”

    “认识,认识,我只是为了考验你……”

    “考验我……那谢谢,我要好好感谢你……”

    “哇……”

    就这样我很是轻松的了结那些,我曾经不知道的恩恩怨怨……

    既然事情也解决了,大圆满的结局倒是我们都乐意看到的,我打开门让鬼婴回到了我的意识海,也没做任何隐瞒,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的告诉了王富贵他们,于是乎,阿丽的光辉形象在他们的心中达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制高点。

    而我曾经在他们心中的高大威猛的形象,就这样被摧毁了……

    这里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看见了蜷缩在一旁衣衫不整,满是伤痕的婉儿……于是乎我就被冠上了虐待狂和死变态的称号。

    我们齐心协力将车厢清扫干净后,就继续启程了。

    在途中,赵春华两口子给了我一张银行卡,这是张华所有的积蓄,约摸有一百万左右吧,我本想留给他们,他们却一个劲的摆手,我只能嘿嘿笑着将这张卡放进了兜里。

    经过了之前的那件事,阿丽鬼的身份也不用再隐藏了,再加上有婉儿这么厉害的鬼……虽然被我收拾得很惨……咳咳,在她们的震慑下,乱葬岗的孤魂野鬼们,再也不敢打着一车尸体的主意了。

    于是,货车很快就驶到了目的地。

    王富贵交接了任务,给了我二十万的佣金,在交接之前,更是毫不吝啬的将一车尸体的心头血都给了我们,这一次的任务终于圆满完成了,我们和他们四人告了别,互相留了个电话号码,嘱托他们不要将这件事情说出去后,就分道扬镳了。

    我看着仍在一边楚楚可怜,装作公主病犯了的婉儿没好气的说道:“别装了,你现在想什么,我自然知道,就是想要点精神损失费嘛……”

    我将心头血分了一点给她,这女人一下子破涕为笑,开口道:“以后还有这样好事,就找我啊,再见~”

    然后就在我目瞪口呆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我不由得有点唏嘘,人又走完了……

    不过这次总归不是我一个人了,没有什么能将我和阿丽分开了,这次的得到的心头血,应该能让阿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用再离开我了。

    我握着阿丽的手,走向了车站,阿丽看着我,好奇的问道:“阿斌,现在我们去哪里……”

    我迎着初升的旭日,灿烂的笑了起来:“当然是去赚功德咯……”

    在返回学校的路上,我细细的算了算我身上所有的钱,王铁牛的五百万,赵华的一百万,在除去身边这个败家娘们儿用去的一百万,还有五百万。

    我们很快就回到了学校附近,我联系了张青青拿到了那对父子还有王璐的骨灰后,就去孝子山买下了三块墓地,看着那些工人熟练的雕刻着墓碑,埋好骨灰盒,我叹了口气,平日里过多的习惯了在悼念的时候,说些一路好走,来世找一个好人家之类的话语……

    但是我很是明白他们似乎已经没有来世了……

    我跪在他们的墓碑前,默默的说道:“你们放心吧……我会带着你们的爱,好好活下去的……”

    做完这一切,我牵着阿丽的手走到了银行清点了一下我的余额,还有四百万多一点,我随机抽了四十个残念家人的银行卡号,给每张银行卡汇去了十万,在一阵道谢中,四十个残念心满意足的投胎去了。

    而在我的意识海中又多出了一道道不断闪烁着的流光,这些流光不断的洗涤着萦绕在我周身的黑雾,这些所谓的罪孽就如同被阳光消融的积雪一样,很快的化为了乌有。

    那些流光自然也消散了很多,不过也聊胜于无,我很是欣慰的看着意识海中的一切,满意的睁开了眼睛。

    一旁的阿丽担忧的看着我:“阿斌,你感觉怎样?”

    我沐浴着明媚的阳光,笑的很是灿烂:“有功德的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