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八章 她说……你该死
    我一上车,就叫王富贵不管用那些鬼究竟要做出些什么,不管会不会危及他们的生命,只要还能开车,在我没有给他们下一步的指令前,就得给我一直开下去。

    我一钻进车厢,他们便迅速的锁好了门,于是我和他们就开始进行下一步的详细部署。

    这个计划到很简单,除了阿丽留守货车外,我和赵华三人就分成两对离开车厢,掩护这个货车离开,尽最大的力牵制住那些想要钻进货车夺走尸体的孤魂野鬼们,这样阿丽对付起来要轻松不少,毕竟她实力能展示的越少越好,王富贵他们,我倒不是很担心……

    只是这个赵华……始终给我一种看不透的感觉,要是被他发现阿丽的身份,恐怕就有点棘手了。

    不过还好,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人似乎还没有从阿丽身上发现出什么端倪来。

    至于赵春华两口子,连自己都管不好,还会去关心别人是死是活,是人是鬼?

    我把我身上仅存的小半瓶黑狗血递给了赵华,看着他仔仔细细的将黑狗血均匀的涂抹在手中的弯刀上,毕竟在一会儿的行动中,他的任务最为繁重,因为他还要分心去照顾那两个看上去刀都拿不稳的拖油瓶。

    所以当那个装有黑狗血的玻璃瓶再次回到我手上时,仅仅只有瓶底还残留着些许,不过也聊胜于无,秉承着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我还是将两柄弯刀涂了个马马虎虎。

    所有准备工作已就绪,我扫视了在场所有人一眼,他们会意的点了点头,于是我给王富贵打了个电话,通知他行动开始。

    货车缓缓的停了下来,我打开了车门,回头看向赵华三人,笑了笑:“距离城镇只有十分钟左右的路程了,好好活下来,到了汇合点,我请你们吃饭。”

    阿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对着她挤了挤眉头,指了指存放尸体的隔间,她狡黠的点了点头,笑的更灿烂了。

    看到她如花的笑靥,我不由得呆了呆,好半天,才开口道:“阿丽,你要好……”

    “呲啦……”

    一声钝器穿透肉体的声音突兀的打断了我的最后的嘱托,我用手背使劲的擦了擦眼睛,这不是真的,不应该是真的……

    “好……完成……任务啊……”

    我艰难的将哽在咽喉中的后面半句话断断续续的说了出来,只是有点不敢相信我眼前发生的一切。

    我愣楞的看到站在不远处一直等待着我将那完全没有必要的嘱托说完的阿丽,发现她起伏不定的胸口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刻满了奇特字符的弯刀……

    “咕噜咕噜……”

    刀刃透体而出的地方,鲜血汩汩的流出,已经染红了她刚买了一天的新衣……

    随着深红色鲜血不断涌出,阿丽艰难的呼吸着,一呼一吸的同时,发出了令我窒息的漏气声,很明显弯刀奇特的刀锋刺穿她心脏的同时,也划破了她的肺……

    她的表情还凝固在我记忆中那笑靥如花的时刻,但只有我能感觉到她此刻的笑容是有多么的牵强,因为她这是在笑给我看,她想要告诉我……她没事……她不想我担心……

    “啊——”

    我这时才大声的叫了出来,这充满悲恸的嚎叫,应该很是撕心裂肺吧,因为我看见阿丽红了眼眶……

    随着这声音在狭小的车厢里面蔓延开来,阿丽的身后这才走出了一个不断颤抖着的身影,手里提着一柄满是鲜血的弯刀,我看着上面不断滴落着的血液,发着呆,我只想知道上面会不会还残留着我亲手递给他的黑狗血……

    赵华,赵华……

    你终归还是看出了点什么啊,只不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就仿佛忘记了该怎么说话,我此刻的大脑一片空白,颤抖着向前走了几步,抱住了阿丽,她一下子软倒在我怀里,浓浓的血腥味充斥在我的身边。

    我低头看向她胸口那道狰狞的伤痕,似乎是黑狗血起了作用吧,她的身体快速的消融着……

    不对……消融的似乎是她身体内的那道透明的光影……那似乎是她的执念……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阿丽……阿丽……不要吓我……”

    此时软倒在我怀里的阿丽,一脸笑靥下掩盖着的痛苦顷刻间得到了释放,忽然间,她放声大哭了起来。

    “阿斌,我好痛,好痛啊,哇……”

    我脸色一冷,将阿丽轻轻的放在一边,缓缓的走向赵华,他咬着发白的嘴唇,死死的盯着我,全身上下都在发抖。

    毕竟之前我的实力,他可都看在眼里。

    “告诉我为什么……”

    我走到了他的面前,很是平静,至少看不出我一丝一毫异样的情绪,所以他才会趁我说话这当口,向我砍来。

    不过,他似乎忘记了我手上可不仅仅只有一把刀……

    我既然敢站在他面前,就证明我早就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毕竟咬人的狗不爱叫。

    虽然我很是艰难的抵挡住了他的劈向我面门的这一刀,但是也丝毫妨碍不了我将他拿刀的手连根砍断。

    我也不嫌麻烦,在他痛觉神经还没来得及将痛楚传递开来的那一瞬间,干净利落的将他削成了一根人棍,做完这一切,我一脚踹翻了才意识到自己手脚已经和身体分离开了的赵华,看着他不住嚎叫着,在地上翻滚起一阵阵血浪……不知为何,我的心里没有感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快感,反而渐渐的开始冰冷起来……

    赵华即使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此刻的他表情狰狞却又足够冷静,挣扎着翻滚到一边,冲着对赵春华两口子大吼道:“你们这两个白眼狼,这女人是鬼,所以他们和这些鬼根本就是一伙的,要不是我发现得早,这些尸体就要落入他们手中了。”

    “怎么可能?”

    王富贵惊讶的声音从还没有挂断的电话中传了出来,赵春华两口子看了我一眼,也在不经意间和我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阿斌,你竟然……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道吗,我和春华一直都心甘情愿把后背交给你,我们打心底把你当作我们的伙伴,可是为什么,告诉我们,为什么啊——”

    许久赵春华两口子的话才在我耳边响起,我却什么都听不进去,也不想去听,毕竟他们也没有说错,我们的目的,的确是那些尸体。

    但不知为何,当我看到他们通红的眼眶中满溢的泪水时,心里总觉得很不是滋味。

    赵富贵自从第一声惊呼后,就再没有发出过声音了,不用想,一定是被他弟弟制止了,纵使这车上所有人都不相信我,还有他,还有他……

    我踉跄的回到了阿丽的身边,双手颤抖着抱住她,眼泪止不住的流,她的执念,腐蚀的很严重,已经接近于虚无了,而且那种不断消散的趋势变得更加明显,我不敢眨眼,因为我害怕下一秒她就会消失在我眼前……

    “痛……好痛……阿斌,我真的好痛苦,我不要离开你啊……”

    阿丽的哭泣声犹如尖刀一样刺进我的心脏,将我有力跳动着的心捅出来一个大窟窿,那种不断流淌着的温热在我的胸腔中涌动,就仿佛我的心正在陪着她流血……

    她的眼泪沾湿了她给我挑选了很久的新衣,这衣服和她一样,才仅仅陪了我一天啊……我死死地抱着她,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我害怕一放手就会失去她,一种无法形容的酸楚涌上了我的大脑。

    为什么是她……为什么是她……为什么是她……

    “别走……别走……你说过,你这次回来了就不会走的,不要骗我……”我用力抱住阿丽,拼命地想要减缓她执念消散的速度,“不要走……留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想要,就想要你一直陪着我啊……”

    “呲啦……”

    才被我锁上的门,被一股大力硬生生的撕开了。

    很明显童子尿的已经完全挥发了,这些鬼也明白此时的我们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也就是一个呼吸间,那些被困在车厢外部的孤魂野鬼们,如同浪潮一般前赴后继的挤进了车厢,那种无法用语言形容恶臭在我身边萦绕,恍惚中,我只能感觉到一双双僵硬的手攀上了我的身体,不断的拉扯着,推搡着……

    而我并没有反抗,甚至连近在咫尺的弯刀都没有分心去捡,因为我的双手正紧紧地抱着阿丽。

    阿丽缩在我的怀里,已经被疼痛折磨的精神恍惚了,只剩下了一脸的麻木,我的心都快碎了:“阿丽……不要……不要啊……”

    “阿斌,快躲开啊,小心头上!”

    蜷缩在一旁的赵春华尖叫了起来,我抬起了头,只见一张大的几乎塞满了我所有视野的大嘴,露出了无比锋利的的牙齿朝着我的头狠狠的咬来……

    “滚!”

    一只凭空出来的小手抓住这只鬼的脑袋,狠狠地将它扔到了一边。

    终于来了……

    这人不是婉儿还有谁?

    “砰!”

    猛烈的撞击声在车厢里闯荡开来,顺着这道声音望去,那对于我们来说,无异于死亡宣判者的猛鬼,此刻却无力地倒在地上。

    可我却感到十分的焦躁,焦躁到我的脑海里竟是一片空白,那白茫茫的一片让我很是无力,无力到我整个的世界都被阿丽绝望的哭声所萦绕……

    我不知道婉儿究竟做了什么,只知道当她将我颤抖着的身体扶起来时,我的周围……甚至这个货车周围已经看不到任何与鬼有关的东西,除了婉儿还有……阿丽。

    “阿斌,就这些孤魂野鬼也值得你将我叫来,你知不知道在你没有引渡人之前,我只能帮你三次,不然我会遭天谴的……”

    “阿丽……她快不行了,我需要你帮忙……求求你……帮帮我……”

    我冷漠的打断了她的话,可一开口,满满的都是哀求。

    “她需要心头血……”

    “心头血?”我喃喃一句,随后看着面前的隔间,提起地上的弯刀,不知什么材质所铸却异常锋利的刀刃,轻而易举的劈开了挂在隔间门上的大锁。

    我用力的推开了虚掩着的大门,望着里面整整齐齐排放着用白布盖好的尸体,没有任何迟疑,朝着他们缓缓走去。

    这时我的身后传来了王富贵的激动万分的声音:“阿斌,那些鬼都不见了,下一步该怎么办……天啊,你要干什么。”

    我转过了身,充满歉意的看着他:“对不起了,王大哥,我需要用这些尸体的心头血,来救我的爱人——”

    王富贵听到我只用心头血,脸上顿时露出了如释负重的表情,打断了我的话:“用用,随便用……”

    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就要准备开胸取血。

    可这时婉儿拦住了我:“这些心头血用了也无济于事,因为阿丽需要的是仇人……还有爱人的心头血。”

    这时在一旁安静的装作和这件事没有一丝关系的赵华突然惊恐万分的叫了起来,看着一旁平淡的说出这番话的婉儿,一脸的不敢置信,全身上下不住的颤抖起来:“你……你说什么?”

    “她说……”我轻轻擦了擦弯刀那锋利的刀刃,拖着它就向着赵华走去……

    王富贵四人看了看我,对视了一眼,却尤其默契的没有说话,看着我将手中的弯刀轻轻的没入了他的胸膛……

    “她说……你该死……”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