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九章 消散的安小冉
    怎么可能会这样?

    看到这纸手机,纸汽车,我的脑袋一下子又卡壳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安小冉是鬼?

    别逗了,如果她是鬼,那她怎么会死在之前的车祸里,更何况之前我在酒吧里面不是还看见她活的好好的吗?

    等等……

    酒吧?

    想到这里,我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对啊,我可以去问阿翥啊。

    几分钟过后,我出现在阿翥的面前,此时的阿翥正坐在吧台和一个女服务生聊天,聊的那个眉飞色舞,其乐融融,如果不是我现在整颗心都放在安小冉的身上,我一定会好好调笑一下这个自诩为单身主义者,却处处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

    “阿翥……”

    我落寞的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叫了他一声。

    阿翥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停止了这看上去分外融洽,两厢情愿的交谈,对着那个女服务生挥了挥手,那个女服务生会意的走到后台给我们拿饮料了。

    阿翥看到我还是那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没好气的捶了我一拳,一脸恨铁不成钢:“看你愁得啊,是不是又出去乱搞,又要发私生子津贴了。”

    “啊?私生子津贴?”

    我一头雾水的望着阿翥,阿翥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哎呀,我艹。

    这小子,一天到晚脑袋里面装的些什么啊,我没好气的看着他,寻思着要怎样收拾他一下.

    我拿起一个啤酒瓶,敲了敲手,不行,太轻了。

    又拿起一个伏特加瓶子,掂量了一下,不行,有点滑溜。

    于是,我看上了一旁那个半人高的音响……

    阿翥看到我极其认真的寻思着复仇的举动,急忙陪着笑:“得了,得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我刚想要开口,那个女服务生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对着阿翥说道:“阿翥,你记得阿斌上个月偷跑来这里玩了一晚上后,存在这里的苏打水放哪里了吗,我记得还有一大杯啊,怎么不见了。”

    “不可能,阿斌存在这里的东西都是我放的,怎么可能会不见。”

    阿翥很是吃惊,起身就要和那个女服务生一起去找,我急忙制止他们:“别找了,上次我来的时候,安小冉拿给我喝了。”

    “安小冉?!”

    阿翥两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不可能!”

    这两人唱双簧的吧,还非得显示下你们的神同步?

    我很是无奈的揉揉差点被他们震聋的耳朵,开口说道:“之前你们不是还站在一起看我的表演吗?”

    阿翥将我拉到他身边,很是担忧的看着我:“阿斌,你知道安小冉她已经……”

    “我知道,难道……她不是出车祸了吗?”

    阿翥还没有说完,我就急急忙忙的打断他,死死的盯着眼睛。

    “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告诉你啊……”

    我无奈的撇了撇嘴角,你真以为我是一个魂都不知道跑哪去了的傻子吗?

    我还比你先知道车祸的事啊,毕竟之前差点被打成死狗的人,是我不是你。

    听了阿翥的话,我的疑惑完全烟消云散了,看来安小冉真的是死于车祸,那地下停车场里的纸手机和纸汽车,仅仅是个意外吧了,毕竟,那些小混混都有自己独特的嗜好,比如有些混混杀完人后,要高喊警察出来扫大街了,有些混混就比较仁慈,杀完人,就放些诸如纸手机和纸汽车之类的玩意儿,让你在下面享受享受,不要记挂着他们……

    应该是这样吧。

    至于安小冉是鬼这件事,应该是我想多了吧……

    既然我来这里的目的达到了,我也没有在死皮赖脸呆在这里当电灯泡的必要了,毕竟现在也接近凌晨一二点了,我再不回去,就真的要做一晚上的电灯泡了。

    我看了看像雕像一样立在原地的两人,挥了挥手,就准备离开了。

    “阿斌……”

    我刚要出门,阿翥突然叫住了,我回头狐疑的看着他。

    “你知道吗,安小冉已经死了一个月了,她在弥留之际嘱咐我们,不要给你说这件事,如果……如果你问起这件事,就告诉你,她出……出国了……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多说了,好好休养一下,不要再伤心了,她已经不在了,那只是你的幻觉……”

    我心一惊,身体猛地一震,那地下停车场的纸手机和纸汽车再次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泪水大滴大滴的从我眼眶中滴落了下来,原来真的是你……

    安小冉真的是那个救了我的鬼……

    可我做了什么,来这里就是为了确认安小冉是不是鬼……都这样了,我还想着去逃避,我真的是一个混蛋啊!!!

    我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光,踉跄的走出了酒吧,回到了那个地下停车场,既然知道了安小冉是那个女鬼,自然也知道安小冉不可能再死于车祸了……所以她应该是在那里等我,等我去了结这段尘缘,如果我再选择逃避,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我快步的走到之前的那片区域,看着还被放在原地的纸手机和纸汽车,眼中又不断的渗出了大滴大滴的泪水,我轻轻的呼唤道:“小冉,你在吗?”

    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呼唤一般,我的周围又升起了丝丝凉意,很明显她来了。

    “阿斌,我好想你……”

    她清脆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刚想转身,一双很是冰冷的手环住了我的腰:“不要回头,就让我轻轻地抱抱你好吗,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

    我的身体一颤,思绪却回到了以前。

    我很安小冉是在酒吧认识的。

    那时的我一天到晚除了上课之外,就混迹在这个酒吧里面,跳舞切歌,而她坐在吧台里静静地看着我做着这一切,总是以一副似乎每天只要看着我做这些,就心满意足的表情。

    我知道她很喜欢我,说实话,我也很喜欢她,可她毕竟是一个吧台服务生,虽然这个酒吧没有所谓的坐台之类鬼把戏,但是以我父母那有些保守的思想是铁定不会让我们在一起的。

    既然知道最后要以分开结束,那不如一开始就不让它发生,所以我们一直没有在一起……

    后来我和孙骁骁在一起了,除了上个月偷偷跑出来潇洒了一回外,就没有再来过这里了。

    那一次,应该是我见她的最后一面了吧,她问我,还喜欢她吗?

    我摇了摇头,就拉着她一起跳舞了。

    谁知道,那一次之后,我们就会人鬼殊途?

    我的思绪又被拉回到了此时此刻,她将头轻轻的放在我的背上,轻轻地呢喃道:“你还喜欢我吗?”

    我摇了摇头,她环着我腰的手,慢慢的松开,带着哭腔:“那……阿斌……你一定要过好啊,要好好找一个……一个比我更好的女人,不要再把爱给孙骁骁了,哇……”

    我又好气又好笑,转过身,一把捏住她很是冰凉的脸颊,轻轻的说道:“I’llneverfindthebetterthanyou(我永远找不到比你更好的人了),我有了真正的爱人,但我会一直喜欢着你……”

    话毕,我轻轻的将嘴唇印在她很是冰冷的嘴唇上,她也从最开始的抵触,到半推半就,再到最后的全身心投入,我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将这几年的一切情感都融化在了这一吻中……

    渐渐地,我发现安小冉冰冷的躯体开始不断地虚幻起来,越发的透明,而她却仿佛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一脸的幸福和满足。

    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着,她轻轻的擦拭着我的泪水,淡淡的笑了,笑的很开心,也很满足:“阿斌,我说过,我爱你,我会用整个心爱你,所以……这是我送给你最后的礼物。”

    我看着一颗银白色的心脏从她的体内浮出,在我还得来的及出声制止而对时候,咻地一声钻进了我的体内。

    “鬼心的拥有者,获得一颗主动鬼心,目前拥有主动鬼心数为四。”

    “执念检测为暗恋,目前鬼心拥有者拥有三份执念,暗恋,爱情,友情。”

    随着脑海那道刻板生硬的声音的传出,安小冉的身体已经濒临消散了,我伸出手想要触碰到她的脸颊,却只触摸到一片稀薄的空气……

    还有飘荡在我耳边的最后一声叮咛:“阿斌,好好的活下去啊……我不能再陪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