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三章再见了,曾经视若生命的爱情
    王子卫抱得美人归,今晚也有着落了,而我呢,却孤苦伶仃在酒吧里晃悠,只能和那些见都没见过几面却尤其自来熟的女人聊些没有营养的话,最后又装傻的婉拒了那些所谓的送她们回家要求,和阿翥打了声招呼就准备回学校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左右了,外面的天已经黑的不像话了,我端着那半杯还没有喝完的苏打水,朝着酒吧大门走去。

    走到门口之后,一阵小风迎面吹了过来,我用手整理了一下被风吹散的头发,抱怨了一下王子卫见色忘义的行为,就准备要离开。

    这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从裤袋里面摸出了手机,难道王子卫已经完事了?

    我嘿嘿笑着看向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笑容一下子消失了。

    怎么会是她?

    这一刻,我消失的不仅仅是笑容,还有这一整天的好心情,我向一旁吐了一口唾沫,晦气,真的好晦气。

    因为,手机屏幕最明显的地方有孙骁骁这三个我看到就倒胃口的名字。

    这个女人就为一个人渣靠买卖人体器官的赚来的黑心钱买来的LV抛弃了我,不对,应该是那黑心钱中的微不足道的一丝……

    还问我知不知道这要多少钱?

    我只能说,要看你一次的价格是多少了啊!

    这种女人,我还有什么话和她说呢?

    我想也没有想就挂了,不知为何,今天她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执著,一个没有接,她打第二个,第二个没有接,她打来第三个,我实在是被她虔诚到有如朝圣的心给吓怕了,滑动屏幕,接通了电话。

    “什么事?”

    我对她最后的感情都给了铁牛公寓那个装作孙骁骁那个鬼了,对此刻的她心中满是芥蒂,说起话来,自然没有什么好语气。

    可她就像没有感受到我言语中的冰冷一样,只是很尴尬的问我现在在哪里。

    我冷笑了一下,想了想,告诉她,我在宿舍里面,就要睡觉了。

    孙骁骁沉默了一下,问我现在能出来谈谈吗。

    我再次冷笑一声,大吼道:“你有完没完啊,我说过我要睡觉了,没空啊。”

    说完这句话,我果断的挂了电话。

    和她说了这短短几句话后,我只觉得心里很是不舒服,只不过好在现在是夏天的夜晚,带着炎热气息的风,接连不断的吹打在我的面门上,让那份不适消散了不少。

    “阿斌,我还是爱你的,不要离开我好吗,求求你。”

    这时一双略显冰冷的手环住了我的腰,与此同时曾经让我魂牵梦萦的声音也清晰的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是她?

    我身体一僵,但下一刻就挣脱了这个有一些冰冷的怀抱。

    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真的。

    还爱我?

    你这表达爱的方式,可真有特色,可真让我感到恶心的。

    你明明在我附近,还要打个电话来,就为了躲在一边,看看我接到你电话后的反应?

    是不是以为我听到你说你还爱我的时候,会感激涕零,哭一个稀里哗啦?

    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我看着她那张没有任何实际性变化,却让我感到无比厌恶的脸,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最好立刻消失在我眼前,不要破坏我来之不易的好心情。”

    孙骁骁愣了一下,也就一瞬间,她又朝我走来,又张开双臂,做出一副要将我拥入怀中的架势。

    我实在没心情和这样一个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对金钱极度渴望的女人拥抱,那种没有感情的拥抱,还不如和枕头拥抱来的更实在,于是我将她推到一边,后退了一步,和她拉开了一段距离,冷冷的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儿。”

    虽然生物书上说过,人自己说的话和别人听到的,有一点不同,因为别人听到的是空气传播后的声音,而我们听到的是通过各种腔室和骨头传播后的声音。

    所以,我竭力让我的语气将我发自内心的厌恶展现的淋漓尽致,言语间蕴含着的冰冷,就差将她冻成冰了。

    这话说的很浅显了,就差直接叫她滚了。

    孙骁骁死死的咬着嘴唇,直到在上面留下了深深地齿印,这才开口:“我们就说几句,几句就好,可以吗?”

    我看着她的脸,用牙齿轻轻的撕下嘴唇上的死皮,哦了一声,坐在了路边的街沿上,算是默认了孙骁骁的请求。

    我也很好奇,她究竟想对我说些什么。

    酒吧外的街道很是喧嚣,但我身旁的路灯又格格不入的安静矗立着,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想过,让我如此厌恶她的这一天会这么快的到来。

    直到这一刻,我还很清楚的记得我和孙骁骁在学校里点点滴滴……

    从第一次擦肩而过,第一次惊艳的对视,再到初遇后,频繁出现在对方视线里面的机缘巧合,这早就埋下的种子开始不断生根发芽……

    直到一个巧合又必然的契机,我们开始相恋相爱,再到我们每天晚上在操场上的一角看着一对对从我们身边如过往云烟走过的走过的情侣们,许下永不分开的诺言,再到叩开彼此的牙关,恣意的索取着……

    我还记得,每个月那几天的如期而至总是让我感到一身轻松,每当我露出这副表情时,孙骁骁总会骂我是一个想不负责的渣男。

    这那如烟的过往连接成一幅幅割舍不掉的画面在我的脑海里止不住的翻动着,那些跟着时间逆流成了一种莫名的悲伤。

    那是约定好,我们要谈一场从校服到婚纱的爱情,却因为所谓的金钱,而变成了一句荒诞的戏言。

    过早的经历了社会洗礼的我们,没有变得更加强大,只是慢慢开始变得更加现实。

    我记得我以前总爱弹着吉他,告诉自己流年啊,你奈我何。

    的确,流年摧毁不了爱情,可能摧毁爱情的还有金钱。

    这一场从开始就注定会这样结束的爱情,一点没有让我失望,唯一有点遗憾的是,为什么现在才让我知道真相。

    路边飞驰而过的汽车在我面前颠簸了一下,扬起了铺天盖地的灰尘,一时间朦胧了我的双眼,我紧紧闭上了眼睛。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眶里多出了些莫名其妙的泪水,大滴大滴的从眼角缓缓掉落了下来。

    我对着那辆疾驰而过的汽车咒骂了几句,也不知道我此刻怨恨的究竟是什么。

    孙骁骁尤其温柔的伸出了手,轻轻的擦拭着我眼角的泪珠,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被孙骁骁这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温柔所触动,我会拥抱她,会亲吻她,会对说我爱她,我不会离开她。

    但是她略显冰冷的手触碰到我面部肌肤的那一刻,我就知道那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的爱情也早就烟消云散,化为乌有了,因为此刻的我条件反射的将她推到一边,只想离她远一点。

    做完这一切,我站起身来,朝着和孙骁骁相反的方向走去。

    “阿斌,你就真的不爱我了吗?”

    还爱你?

    你是没睡醒吧。

    我之所以留在这里和她说这么几句话,只是想在祭奠我死去的爱情,仅仅是想再多看一眼我曾经最爱最爱的人,然后再心安理得,头也不回的离开。

    孙骁骁看到我面无表情,转身离去的背影之后,一下子慌了,因为我听见背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死死的环着我的脖子,嘴唇就要印上我的面庞。

    她居然还想以这种幼稚的方式来挽留我。

    “啪。”

    我一耳光扇在她的脸上。

    “给我滚啊,你还想要闹到什么时候。”

    孙骁骁被我手上传来的大力带到地上,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见到她这副模样,我也只是冷笑了一声,就要转身离开。

    “你就真的不肯原谅我吗?”

    我身后传来了一阵令人心碎的哭泣声,不是为何我心中居然还有一种恶意的快感,毕竟眼前这种情形,我之前可是经历过两次,而她仅仅才享受了一次。

    我回头看去,只见她摸着肿胀的脸颊,充满渴求的看着我。

    “你是疯了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啊……”

    我仅仅看着她,没有说一句话,心里盘算着怎样才能让她更加痛苦,因为这样根本不足以填平之前她曾经在我心上狠狠的剜去的那一道伤痕。

    孙骁骁见我没有反应,以为我有些动摇了,甚至来不及起身,就这样跪在我面前一步一步向我挪过来,她还是一身短裙的打扮,随着她的挪动,雪白的膝盖处开始不断渗出一丝丝鲜血,在地上形象的勾勒出两条笔直的平行线,而着平行线的尽头,站着冷眼旁观的我。

    呲啦呲啦的摩擦声让我的眉头都是一皱,可她却像什么都没有感到一样,快速的挪到我身边,紧紧的抱住了我的大腿。

    “阿斌,我错了……真的错了,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你说过,只要我不离开……你就不会放我走,你说过……你说过,不要骗我啊,哇……”

    说实话,看到这一幕,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虽然她那样无情甚至绝情的对我,但是我却做不到她那样的太上忘情,毕竟再怎么说,她也是我曾经最爱的人。

    我有些心软了,想了想,这才问道:“你不是有了新的爱人了吗?”

    这句话一出口,本来喧闹的街道,似乎在这一瞬间安静了不少,甚至连孙骁骁的哭泣声都瞬间停止了。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脸色难看了起来,身体本能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妈.的,差点就被她骗了……

    我差点把她和叶添龙的事给忘了。

    叶添龙今天才死在了我的眼前,不过这件事她自然不会知道,我也不想让她知道,之前我还百思不得其解,她怎么会像吃错药一样出现在我眼前做出这么些逆来顺受的事,现在看来只有一种可能,她被叶添龙这人渣玩腻后被甩了!

    感情你来找我的原因就是你被他甩了啊,你以为我就是你想回来就回来,想离开就离开,你离开后还要死乞白赖的盼望你过好的救济站啊。

    我看着她呆滞的面容,狠狠的一脚将她踢到一边,看着她捂着肚子在地上痛苦的翻滚,心里没有一丝怜悯,相反那种恶意的快感更是膨胀开来,我冷冷的盯着她满是泪水的眼眸:“那句话你只说了一半,似乎还有一半……”

    我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声音还在我们之间飘荡着:“如果你离开了,我绝不会再回头,绝不……”

    说完这句话,我没有再去看她,也没有停下脚步,只是看着漫天的繁星,叹了一口气。

    再见了青春,再见了……

    我曾经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