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九章 心头血
    还好只是沾之即离,不然我不被吓死,都要被她全身上下翻滚着的怨气给逼疯了。

    看着她被黑雾遮盖的只剩一双冷漠眼眸的面孔,我心一横,想要拨开云雾,见明月,但是手刚刚要触摸到她的面孔时,去被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给攥住。

    那冰冷的触觉让我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连带着让我浑身上下都不自在,特别是脊背上,冷汗止不住的往下流着……

    因为我感觉的到这个女人虽然很小,比鬼婴大不了多少,但力气却很是惊人,这可是我几乎把全身力气都用在挣脱她双手无果后得出的结论,多么痛的领悟。

    我心有不甘的看着那双满是冷意的眸子,那女人感受到了我的注视,有些戏谑的开口了:“那么想看我的模样的话,下次吧,我说过,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手上顿时一股大力传来,我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和王子卫撞到了一起,这王子卫倒好,也够义气,索性和我一起倒在了地上。

    哎呀,我艹。

    你这坑货,我和你在一起只能同苦吗,你能不能有点用啊!

    当我骂骂咧咧的站起来的时候,这鬼婴也从一旁捂着额头颤颤巍巍的走到了我的身边,看的出来这鬼婴也被那女人弄得够呛。

    我看向这个鬼婴抱有一丝希望:“你知道这人是谁吗?”

    鬼婴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是谁了,我还敢来这里啊,明知道比她弱,还要去送死,你以为我是你啊,要不是我感觉到她对你没有杀意,不然我才不敢来。”

    哦?

    那这个女人是谁?

    就这样轻轻地来,轻轻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连个名字都不告诉我,好歹……

    好歹你帮我叶添龙这个人渣祸害给弄死了,作为感激我也得给你多烧几柱高香,弄几把纸钱啊,你不给我说名字我怎么知道烧给谁?

    想多了……

    我好奇地看着叶添龙胸口上的大洞,很是好奇看向鬼婴:“这女人在他胸口上开洞取血做什么?”

    鬼婴脸色很是难看,沉默了半响才说道:“一般的鬼是不用进食的,都靠着家人或者其他人烧的香或者烧的纸钱去买东西来进食,只有那些没有亲人朋友的孤魂野鬼才会选择吸取别人的阳气,而最邪恶的做法是直接吸取人的心头血。”

    “心头血?”

    “心头血是人除了舌尖血之外阳气最重的地方,是人之精华,鬼物如果以心头血为食,可以增强自身的怨念,但是同样会沾染执念,导致罪孽增加,短暂的辉煌后,留给他们的只有一条路——”

    他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魂飞魄散。”

    灰飞魄散吗?

    听到这个结果,我也叹了口气,毕竟这个女人对我并没有杀意,我也不愿意看着她以这样的结局离开这个世界。

    “得了,得了,别担心这些有的没的了,考虑下,这个人的事情该怎么办?”

    这个鬼婴打断我的悲天悯人,努努嘴,指指在地上躺尸了好一会儿的叶添龙。

    我看了看他极其痛苦的表情,心里很是舒畅,但是还是装出一副看破红尘的模样,对着鬼婴和王子卫缓缓说道:“还能怎么办,这不就是最好的结局吗?”

    鬼婴和王子卫听了我的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对啊,叶添龙的死,的确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更何况,鬼婴的心结也揭开了,鬼婴也没有因为他的原因沾染罪孽,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这时意识海里面也传来了一阵波动,我心里一喜,王铁牛的执念修复好了。

    这时我嘱咐了王子卫一声,让他以平常心对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王子卫笑笑,以一种高冷的姿态对我说的话不屑一顾,我也笑笑,直接将王铁牛放了出来。

    王铁牛蹭的一声,从我体内浮现出来,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他慈爱的看着王子卫,刚想要说什么,王子卫大叫一声就晕了过去。

    我们一人两鬼,撇撇嘴,懒得搭理他。

    这爷孙俩终于见面了,自然少不得一阵唏嘘,我也没有打扰他们,走到一边,真心为鬼婴能解开心结而高兴。

    没过几分钟,他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互诉衷肠也告一段落了,该投胎的投胎去了,该回到我意识海里面温养执念,等着投胎的,也回到他该去的地方。

    所以此时此刻,这个不算大的小屋里,就剩我,一个尸体,一个装尸体的人,我一巴掌将明明醒了却还是在那里装昏迷的人扇的跳了起来,就和他匆匆忙忙的逃跑了。

    毕竟这里死了一个人啊,虽然不是我们杀的,但是我们却又有在场的证据啊,那些之前被我们从睡梦中吵醒的人,可是将我们的脸记得清清楚楚的。

    于是我们也不敢走正门,从窗户跳了下去,也不敢停留,逮着小路就跑,看到小巷就乱钻,连出租车也不要了就开始了夺命狂奔。

    没过多久,我们就将这个城中村远远的抛在脑后,重新跑回了市区,这时的我们才松了一口气,感叹道终于离开了,鬼婴的这档子事终于解决了!

    我也很是郁闷,这叶添龙买卖人体器官的地方也太偏了吧,为了找到他,我们俩整整穿越了大半个城市,弄得我和王子卫现在连出租车在那个旮旯停着都不知道了,要是白天都好,可是现在都是深夜了,这里也不是主城区,哪里好打车?

    更何况和我走在一起的人是谁?

    是王子卫啊!

    他的出门一不带手机,二不带钱,三不记别人的电话,所以他一个出租车司机居然没办法打到车,这无疑是活脱脱打他的脸啊。

    混蛋啊,我越想越激动,越激动就越发狂,越发狂就越感觉他被人打脸了。

    “哎呀,我艹,你不要打我的脸啊,都肿了。”

    王子卫也很是无奈,只是一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怪我咯”的表情,表示他就看看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