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七章 神秘黑影
    就当我心里有了想将这渣男活活打死在我眼前的想法的时候,我感觉到周围好像阴冷了很多。

    我心头一动,糟糕,看样子鬼婴是生气了。

    对,我是相信鬼婴是真的放下了,他仅仅是将对自己母亲的怨念放下了,而不是说爱屋及乌,顺带将这个人一下子原谅了,我对这鬼婴能从这人这里完成打开心结的任务抱有几分怀疑。

    此时此刻,叶添龙的态度无疑将危险放大到了极致,我担心鬼婴会暴怒。

    “王晓璇再怎么不是,她让你快乐了一段日子,她甚至还为你放弃了所有,甚至放弃了你们的孩子,你怎么能这样说她?”

    我有些含蓄告诉他,他说的有些过了。

    谁知道叶添龙却是哼了一声,直接就开口说道:“哼,你就是说她背着我偷偷流产那件事吧,你不说这件事都好,说起这件事,我就来气,你是不知道,我之所以有今天,就是靠买卖人体器官。”

    我还没来得及打断他,他居然越说越气,还骂起劲了:“我的孩子?是谁的孩子还说不定,就是要用那个小杂种做紫河车,还要背着我把这杂种给流了,妈.的,我可是花了不少代价才有了一夜七次郎的能力,她这一出,弄得我差点没有办法交差,这死女人……”

    完了,我脑袋有些发蒙,我知道他的话肯定已经刺激到了鬼婴,我连忙推了叶添龙一把,让他快点滚蛋。

    其实我这样做,不是为了他,他死了我还高兴,只是他现在可不能死,至少在我不知道幕后主使是谁之前,他绝对不能死。

    因为从他的话来看,他做人体器官买卖,甚至制作紫河车,似乎是要向某人交差……

    而叶添龙还不知道危险临近了,他对我的突兀的推搡,很是愤怒,骂骂咧咧的冲过来,居然想打我。

    可这正好如了鬼婴所愿,这鬼婴猛然间浮现出身形,漏出了满嘴的獠牙,然后直接就朝叶添龙冲了过去。

    这次可不和之前王晓璇遭遇的情况一样了,这次鬼婴可是真正的动了杀心。

    我暗到了一声不好,飞身就向那鬼婴探去,死死的拽住他,不让他向叶添龙扑去。

    该死的叶添龙,这下子要害死人了!

    就这样一个混蛋,无耻到无下限的玩意儿是怎样活到今天的!

    你听听他说的那些话,死一万次也活该啊。

    和他比起来,王子卫简直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好小伙。

    不过,我却不能让他死,虽然他对于王晓璇还有孙骁骁这些女人来说,是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人,但是往往坏事做尽的人,在赚钱的同时也会资助那些贫困的学生,或者象征性的做做慈善,所以说他们身上也有功德。

    毕竟我体内也有大量功德,也知道功德所代表的意义,如果我纵容这个鬼婴将这个混蛋给杀了,罪孽将会是我一个人来承受,和这个鬼婴半点关系都没有,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我可不会傻到去做。

    我心里无比焦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在我和鬼婴在地上纠缠不休的时候,叶添龙大叫一声,有鬼,脚底像抹了油一样,撒腿就跑,那速度就和吃了炫迈一样,没有什么区别,不管我怎么喊,他都不肯停下来。

    我喊了半天他不听,我也没法,你真想死我也不拦你了。

    就是傻子都知道,他的速度怎么比得过鬼婴,你跑的时候再怎么要把门关上啊,不然和没跑有什么区别啊,说时迟那时快,这鬼婴身子一动,已经出现在了叶添龙身后,我看着他直接就朝叶添龙身上扑了过去。

    在我的想象中,下一刻,估计这叶添龙就会彻彻底底的死在这个鬼婴的手中,你以为谁都像我一样,拥有顽强的生命力?

    不过,就在鬼婴快要扑到叶添龙身上的时候,我却发现叶添龙身边多了一个娇小的黑影,这身影要比鬼婴要稍微大一点,全身笼罩浓郁的黑色雾气中。

    看到那雾气,我身体猛地一阵,怨气?

    这么重的怨气?

    这突然出现的东西是什么?

    鬼婴一见到那浓郁的黑色雾气,直接就急速的退了回来,这么重的怨念,就连傻子都知道这不是他能够对付的,更何况,他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丝怨念。

    还能怎么办,我们一人一鬼就只能看着叶添龙连滚带爬,飞快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之中。

    在他消失之前,那个娇小的黑影颇有兴趣的打量了我们一眼,随即隐没于叶添龙的体内。

    在叶添龙跑的无影无踪后,这鬼婴才叹了一口气,我有些纳闷,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去追他,还有那个黑影是什么。

    鬼婴却是不肯多说,直到我追问个不停,被弄得焦头烂额后,这才不情愿的说了一句,叶添龙活不久了,很快就要死了。

    我顿时觉得一阵毛骨悚然,难道就是那个黑影附在他体内的原因?

    那岂不是我也是这样?

    毕竟,他,王铁牛,还有成千上万的残念都在我的意识海内停留,我岂不是比他还要更惨,一时间我只觉得我心里堵得慌。

    这鬼婴看到我想便秘一样难看的表情,哈哈的笑了起来,笑的很是难看,差点把我这几天吃的饭都弄出来了,他咧了咧嘴,拨弄了一下长长的獠牙,这才缓缓开口:“你还记得他对你提及了他一夜七次郎的事情吗?”

    我点了点头。

    “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有鬼上他的身,借他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的时候,吸取他身上外泄的阳气,这种吸取方法直接损害他阳气的本源,这也就是他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原因,而那个鬼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要取阳填阴,用这些阳气来抵抗怨念所带来的副作用。”

    “所以说他已经离死不远了……”

    既然确定了不是阿丽动的手脚,那么他是不是要死久跟我没太大的关系了,我救不了他,也不愿意去救他。

    可就在这个时候,鬼婴看着我幽幽的开口了:“我可以杀死他,但是其他人不行,所以,你还得帮我。”

    哎呀,我艹。

    你还真赖上我了?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