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章 那叶添龙,就必须死!
    我那叫一个愤怒啊,真真正正的将王子卫全家给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他们家的做事情也太不厚道了吧?

    特别是他王子卫还坐在一旁一边喝水,一边看着我们两个人翻来覆去的掐着彼此的脖子,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但是这样轮回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只得妥协,好说歹说,费劲心机才跟房东达成了商量,这房东也干脆,也果断,从头到尾死死的坚守着自己的底线,话也不多,大意就是,没有钱一切都免谈。

    王子卫这货不要指望了,早饭钱都给不起的人,叫他付钱?

    我只能在心底里狠狠地记下了这笔账,今日之耻,来日我必将十倍偿还,王子卫,我们走着瞧!

    想归想,迫于鬼婴在我意识海中随时有可能要爆炸的压力,无奈之下,我只能给我的发小阿翥打了个电话,叫他抓紧时间给这房东转去足够的钱。

    几分钟过后,这房东的手机发出了几声像放屁一样的声音,这房东看了看手机,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但是还没有等我开口,这人老奸巨猾的笑了起来,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冤大头一样,我心里突然有点不好的预感:“你这个人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我要是有她的去向,我还要不到房租啊,退一万步说,如果我把她的消息卖给那些小混混,得到的信息费,难道还不够装修本?嘿嘿,所以说,你懂。”

    听到他左一个二傻子,有一个二愣子叫我,我有些急了,都这个关头,你还要耍我?

    我很是愤怒,简直出离的愤怒了。。

    我将袖子挽起来,就要向他冲去,我非要打死他不可。

    王子卫见到我那副不把他打死不罢休的架势,慌忙帮我拦住,一而再,再而三的劝导我不要意气用事。

    这房东看到我们软下来了,气焰更是嚣张,不远处嘲讽,说什么现在是只是二十一世纪,知识改变命运,要我们多读读书才出来混。

    看到我们发愣的看着他,更是得意了,暗讽我们没种,说什么要把他打死才算的上男人,不然就去蹲着小便。

    我和王子卫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不给你这个满嘴自由飞翔的人一点颜色瞧瞧,你还真把我们当作你妈。

    我们毕竟不是那种以暴力为手段来达到目的的人,我们很崇尚以理服人,更何况,他叫我们打死他,我们就真的要打死他吗?

    于是,我们和和气气和他坐在一起,友善的交流着,时不时看看他略微有点像猪头的脸,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愉快。

    再次申明这不是暴力,只是看看他的原形是什么品种。

    变形后的房东有些紧张,看了我们一眼,谄媚的笑了起来,我们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将手指关节捏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声响。

    这房东这次老实下来,畏惧的看了我们一眼,我点了点头,他这才走到卧室里乒乒乓乓的翻了好一会儿,拿出了一张照片给我:“这是她走的时候,没有带走的照片,从她的走之前和我说的话来看,她好像是在附近的一个会所里面做夜场陪酒,其他的我也不清楚,反正我知道的就是这么多消息了,你要是实在气不过,就是再揍我一顿,我也认了。”

    我和王子卫对视了一眼,嘿嘿的笑了起来,那就满足你的要求。

    几分钟后,我和王子卫看到这个趴在地上全身上下彻底肿成了一头猪的人,心满意足的走了。

    在摔门而出的那一刻,我不经意间看见他死死攥着手机,生怕我我们会将这笔钱抢走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这些钱就留给你买药吧,哼。

    出了门,我拿起了那张照片,还没有仔细欣赏,就在心里将这两个人的形象诅咒成了肥头大耳,脑满肥肠,肥的漏油的纨绔子弟。

    说归说,现实和想象总归是大相径庭的。

    王子卫的姐姐长相出乎了我的预料,我以前只听说过她的事迹,并不知道她的长什么样,当我看到照片的时候,才发现她的容貌和姿色都在一定的水准之上,更是甚于那些无孔不入的传言,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她给我的第一感觉简直完美,而第二感觉简直非常完美!

    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照顾照顾她……

    而看到的和她亲昵的抱在一起的人的长相时,我整个人却是错愕了一下子。

    这倒不是说他长得非常非常帅,而是他的长相和我之前的诅咒完全吻合。

    这哪里是个人,完完全全就是一头直立行走的猪啊。

    而且这头猪,不,这个人品味庸俗的简直让我恶心干呕,就好像没有吃慢严舒柠一样。

    一旁的王子卫有些艰难的喘着气,半天才开口:“啊……阿斌,你……是……是……是不是和他……他……有仇?”

    我一惊:“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已经愤怒到想将我掐死了……”

    我尴尬的松开了手,很是为我刚才的行为感到后悔,只不过不是后悔掐住了他的脖子,而是后悔没有掐死他。

    这个人,我不仅很熟,而且熟悉的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刮。

    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他身上像是拴着狗链子一般,套满了拇指粗细的金项链,这七八十年代的品味,庸俗的让我觉得吐点东西出来,都嫌浪费资源。

    能这样奇葩,不是之前从我手中将孙骁骁抢走的那个光头强,还有谁?

    我死死的盯着他的照片,就好像这就是他的遗像一般。

    片刻后,在王子卫的不断摇晃下,我这才停止了无谓的咬牙切齿。

    王子卫看着我从嘴里吐出这张照片的残渣,不自然的吞着唾沫。

    “你认识他吗?”我猛地转头看向王子卫。

    王子卫颤颤巍巍的说道:“叶添龙谁不认识啊,就那个搞房地产,业余做做器官买卖那个人渣嘛,你怎么想起问他了。”

    我盯着王子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王子卫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那叶添龙,就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