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九章 鬼婴的话
    他想要见父母一面?

    我没听错吧?

    确定不是将父母杀掉?

    我略显意外的再次看向他,他也没法,就再次开口说道:“我只是想要见我父母一面,仅此而已。”

    “这个忙,我恐怕难以办到,我根本不知道你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这只是我的托词,想查的话,肯定可以查到的,毕竟王子卫也是他名义上的舅舅,想必他母亲的住址,王子卫还是知道的。

    不过,我却是不愿意带他去见,很明显,他的怨气那么大,肯定不是单纯的嗜杀和暴虐,很可能就是来自于他的父母无情的遗弃。

    我真要是带着他去见他父母一面,那岂不是害了他们?

    那我就成了帮凶了,这种事情我可不愿意去做。

    这鬼婴听了我的话,顿时很是愤怒,凶狠无比的瞪着我,白花花的獠牙几乎都触到我的脸颊了:“你不要找这么多借口,别人说这句话我还会相信,但是你是绝对能打听到他们的住址的,所以你必须要带着我去见他们,不然的话,你就死定了,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我真心无奈了,是我找你帮忙,还是你找我帮忙啊,你弄明白自己的身份没有啊,到头来你还威胁起我来了。

    这种被人威胁的感觉真不爽啊。

    我越发坚定了要不断变强的决心。

    我真要是再强一点,我还怕这鬼婴的威胁?

    当然了,我真有那么强,我也不会和他这样啰嗦的讲道理了,铁定分分钟将他超度。

    不过现在的我还只能停留在和他说道理。

    我继续苦口婆心劝说着这个鬼婴,就连口水都要说干了。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见你的父母,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你差点都魂飞魄散了,难道还放不下?”

    鬼婴似乎被我说动了,脸上露出了几分迟疑,于是我继续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所以现在你最好的出路就是将身上的残念修复好,投胎去吧,不要再以这样的方式痛苦的生活下去了,你说对吗?”

    在我的循循善诱下,这鬼婴阴鸷的表情也柔和了下来,身体也退后了一点,和我稍微来开了一点距离,这才说到:“我的确是有些放下了,不过,我由于害的人太多,沾染了太多的执念,让我原本就有的心结,更加明显了,只要这个心结一天不解,我就无法去投胎。”

    这时他眼中又渗出了触目惊心的血泪:“我还要要问问我那狠心的父母,为什么要在那个肮脏的公寓里面将我流产下来,为什么他们不肯给我降临人世的机会?为什么啊!!!”

    “你永远不会知道我多么想看看这五彩斑斓的色彩,而不是一天到晚都呆在那座一年四季都沉浸在黑暗中的公寓里,你永远不会知道我多么想尝尝那些美味的菜肴,而不是一天到晚都与那些尸体和腐肉为伍,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恨,恨他们,恨我自己,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你永远都不知道,啊——”

    说到这里,这鬼婴甚至撕心裂肺的嚎叫了起来,我赶紧死死的捂住他的嘴巴,万一让宿管听到了我可吃不了兜着走,毕竟我们这个学校的管理还是挺严格的,就连寝室内的分贝都给我们限定的死死的,美其名曰学医的要将肃静这两个字带入生活中。

    其实我更怕有好事者闻声而来会出什么事。

    这个鬼婴是流产的婴儿这件事我是知道的,这还是王铁牛给我说的。

    但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给我的冲击力显然要比王铁牛给我说的要更大一点。

    我有些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或许你父母有不得已的苦衷呢。”

    这句话虽是从我嘴巴里面说出口的,但似乎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毕竟就连我都不相信。

    苦衷?

    不得已?

    别人我不知道,其他女人流产,或许还真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但是王铁牛的女儿绝对不会有。

    这女人我也略有耳闻,因为她活脱脱的就是一个交际花啊。

    仗着自己父亲是王铁牛,别人不敢像对待其他的小太妹那样对她,仗着自己的外貌和身材优势,混迹在那些所谓的富豪圈内,据说几乎和那些有头有脸的成功人士之间都有些不干不净的关系。

    就冲着这层裙带关系,这事情就有点困难了,我哪知道谁才是这孩子的生父啊。

    想到这里,我的脸色开始有些不好看了,因为我的头都被这一家子人弄大了!

    这鬼婴见到我的表情有点不对劲,以为我不愿意,就继续开口说道:“我是一定要见到他们,不然的话,我即使想投胎也没有办法,我保证,我仅仅是想去见他们一面,不会对他们做什么,了却心结之后,我一定会乖乖的去投胎转世的,这难道不是你最希望看到的吗?”

    他这一番话,说的很是在理,让我没有理由拒绝。

    他这么说了,我还必须帮他不可了,不仅是为了他,更是为了我自己。

    要是他真像他说的那样,了却心结,乖乖的去投胎,那真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

    不过,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毕竟我可是被这鬼婴骗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要是这鬼婴再骗我的话,就麻烦了,这个后果光是想想就很严重。

    “你放心,我不会再骗你了,如果我真的要害你,我还会对你说这么多?更何况你死了,我也要受牵连,现在我还需要被你的意识海温养一段时间,要是你有什么事,我也会魂飞魄散的,这个后果我同样也无法承受。”

    听到他这样说,我到放心了不少,点点头,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所以,你就不要担心,再说了,他们是我的生父生母,虽然他们狠心将我抛弃,但是我却不会像他们那样无情,我就是觉得不甘心,我就是想要问一问他们当时究竟是怎么想的,事情完了,我绝对会说话算数。”

    我再次陷入了沉默,不敢轻易的表态。

    鬼婴看到我这副摸样,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当然了,如果你一定要不如我愿的话,那我也对你不客气了,就是魂飞魄散,我也要让你和我陪葬,说吧,到底怎么选择,是死是活,你自己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