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八章 我想要见我的父母一面
    说实话,我真的很恐惧,不是恐惧这个鬼婴,而是恐惧这鬼婴什么时候进到我的身体里面的,一想到这个鬼婴之前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潜伏在我身体里,我就觉得一阵阵后怕,还好没有出什么事。

    其实我之前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只是过于自信,太过于相信自己了,没有去想那么多。

    其实我打心底觉得他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这很不正常,毕竟执念又不是王水,有腐蚀的功能,也仅仅只有净化怨气的功能罢了。

    只是我没想到他没死就算了,还跟着我到寝室里面来了,而且还是藏在我身体里面过来的。

    他到底要做什么?

    此刻的我,真的很虚弱,完全没有对付他的能力。

    毕竟使用执念对我的身体来说负荷太大了……

    鬼婴就这样在我的面前,仰望着我。

    那直勾勾的小眼神,看的我全身上下都在不自在,他似乎要让我彻底被这突如其来的惊恐吓傻了后,才决定猛然间出手,收割掉我的姓名一般。

    就这样,我们俩,一大一小,一人一鬼,就这么对峙着。

    时间慢慢流逝,我的心也越来越紧张。

    终于,这鬼婴忍不住了开口了:“现在你真的可以去死了。”

    他露出了一丝狞笑,朝我走了过来。

    虽然他很小,但是却给了我一种极其强大的压迫感,我冷汗都要出来了。

    不过,在最后一刻,我却是忽然间笑了起来。

    鬼婴明显有些郁闷,似乎是知道了什么,沉默了一下,很是凶猛露出了沾满了口水的獠牙冷冷的看着我:“你笑什么,相死的慌了吗?”

    我看着这鬼婴此刻的表情,很是肯定自己的没有猜错。

    我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他躲闪不及,被狠狠的拍在了地上,我没气的看着他:“装,再装,你们一家人就只会装逼吗。”

    鬼婴哼了一声,不可置否:“我只是想要跟你好好玩玩,你是怎样看出来的。”

    “从一开始你潜伏在我体内,却没有对我下手,直到跟着我回了寝室才出现在我面前,这完全不符合你的性格,你对我有着一种特别的仇恨,毕竟我差点将你弄得魂飞魄散,你的恨意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而你,现在却没有动手……”

    我看着他有些躲闪的眼神,愈发肯定了我的想法:“只能说,八成是你已经没有了那种实力你只是在虚张声势而已,按照你的一贯套路,如果你真的很容易就收拾了我,你还会这样跟我墨迹么?”

    我的脸上此刻一定荡漾着明媚的笑容,因为这鬼婴看到我笑了起来,脸色很是难看和恐怖,不过,我却是没有什么害怕。

    对一个不能危害到你的存在,你还有害怕的必要么?

    “你说的没错,我现在的确是很虚弱,的确不能像之前那样对你造成肉体上的伤害了,因为我已经被你的执念净化掉所有怨念了。”

    听到这里,我更是佩服我的智商,笑的更是开心了。

    这鬼婴看着我的表情,也怪郁闷的,半天都没说出话,直到再也受不了我白痴一般的笑容后,这才话锋一转,冷冷说道:“不过,我想要毁了你,那还是可以的,毕竟我现在还有一些牵挂未了,还得住在你的意识海一段时间,要是你不相信,你大可以试试,我绝对可以轻易的将你弄成一个白痴。”

    我撇了撇嘴,不敢再嘲讽他了,我当然不愿意尝试,我知道他这话八成是真实的。

    只是我有些诧异,他和之前相比真的有了很大的变化,以前的他才不会和我说这么多,杀了我倒是可能。

    难道执念的净化效果真的这么明显?

    “我相信你有这样的能力,可是我不太明白,你现在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谨慎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要是真刺激到了他,估计我还真会被打弄成一个傻子,毕竟他目前寄居的地方是我的意识海。

    这个代价是我无法承受,毕竟我最在意的两样东西,就是我的长相和智商,这两样东西缺一不可。

    这鬼婴看到他之前的话有了一点作用,有些冷漠的看着我说道:“我之所以留你一命,主要就是你之前想的那些话,还是让我感觉到有些温暖,你不是普通的人不一样,至少你没有他们那么冷血。”

    听到这里我心里还是有些暖暖的,看来好人还是有好报的。

    这时他的话锋也是一转:“要不然的话,你现在已经是死人了,对了,留你一命,最主要的原因,是有些事情,我还需要你帮忙。”

    “哦,帮忙啊。”我一听鬼婴居然要我帮忙,顿时脸色难看得紧。

    这鬼婴还真有意思啊,求别人办事还这么傲娇,我真是服了他们一家子人了。

    其实我心里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个事情偷偷告诉婉儿,让婉儿来帮我。

    我不想伤害鬼婴,不过,也不想这样一个定时炸弹在我身边。

    最好让婉儿过来一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制服,然后超度了他,这才是正道啊。

    即使这样会浪费一次保命的机会,但是保证我的生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谁知道这鬼婴是真变好了,还是装出来的。

    这鬼婴似乎可以看穿我的想法,他哼了一声:“你不要试图让那个在你意识海里面种下了烙印的女鬼来,虽然我的确不是她的对手,但是我完全可以在她超度我之前解决了你,而且,我可以随时遁入你的意识海,和你同归于尽,让你也魂飞魄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早就死过一次了,我倒不害怕,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大可以试试。”

    听到鬼婴的话,我脸色顿时一苦。

    我有些无奈了,看来他盯上我了啊。

    那他这话的意思,就是我非要帮他这个忙不可了?

    可是……

    他到底要做什么?

    我小心翼翼的斟酌了一下我的用词,说出了自己的疑惑,这鬼婴看了我一眼,沉默了,漆黑的眼窝里面渗出了大滴大滴的血泪。

    “我想要……见我的父母一面,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