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七 鬼婴重现
    我也没想到我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毕竟之前将我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可就是那个鬼婴。

    一旁的王铁牛,看到我的表情后,隐隐约约猜到我在想什么,他也象征性的劝慰了我两句。

    说了半天,他见我还是走不出阴影,就和我谈起了这次任务的报酬来。

    提到钱,我眼睛一下子亮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统统从我的脑海里一扫而空,对,我就是这么现实,毕竟这可以说是我拼死拼活,差点将命丢了,才换来的钱啊。

    我可不像那些得了便宜还卖乖,还要展示下自己高风亮节的人。

    王铁牛也很无奈,只见他嘴角和太阳穴同时突突的跳了起来,停顿了半天,似乎是整理了一下思路吧,这才开口说起了正事。

    他的话大意就是这次任务我倒还完成的不错,他那些钱就归我了,顺带让我照顾一下王子卫,如果可以的话,也顺便照顾一下他的女儿,言下之意就是要我把王子卫当做儿子看,将他女儿当做妻子看,咳咳,扯远了,因为这王铁牛似乎对我很是满意,一副要将我招进他家门的模样。

    我尴尬的点点头,说句老实话,我对她女儿一点兴趣都没有,对他女儿的钱倒是很感兴趣……

    他的话说完就直接隐没于我的身体里,毕竟投胎也不是想投就能投的,尤其是对于执念的完整性有很大的要求,而我身上的功德刚好有修补残念的功效,所以他就赖在我我身上不走了,还美其名曰说什么要帮人就要帮到底。

    看到这两父子,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家族遗传,活脱脱就一个德行。

    这鬼婴的事情也告了一个段落了,我心里轻松了不少,也不着急,等到王子卫清醒过来时候,随便糊弄了他几句,就带着他从窗户离开了。

    毕竟此地也不宜久留,这座公寓里面可还有其他的鬼呢,只不过鬼婴消失了,那些被他控制的部分执念也应该物归原主了吧,说不定他们已经投胎去了。

    我也管不得这么多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站在铁牛公寓的楼下,我最后看了看门上的租房启示,心里很是欣慰,毕竟铁牛公寓从今天开始,已不再是这个城市的噩梦了。

    王子卫把我送到了学校外面,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就分道扬镳了,看着他驾驶着出租车驶离的身影,我心里也有点舍不得,毕竟下次在遇到他不知道要过多久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觉得不要再见最好,因为我每次遇到这小子,就知道没什么好事要发生。

    想多了,我摇了摇头,试图将那些杂念甩出我的脑海,叹了口气,朝着寝室的方向走去。

    没多久回到了寝室。

    我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虽然我很累,但是就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其实我对那些让人闻风丧胆的鬼之类的,完全没有偏见。

    毕竟有句话是这样说的,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这句话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特别是上次我进入婉儿的意识海后,听了她一生的悲惨经历后,我更是觉得如此。

    鬼仅仅是相对于人特殊的存在,他们的形成是有特殊因由的,也就是说,鬼不一定是坏的。就算是坏,他们坏的背后往往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根源,甚至还有一些不堪回首,让他们产生极强怨念的经历。

    我这时不由得想起了婉儿和洁儿两人,她们坏吗?

    坏。

    如果按照我之前的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来看的话,我会斩钉截铁的说出我的看法。

    不过,但是我知道洁儿是一个并没有感受过这个世界的温暖就离开人世的死婴时,当我知道婉儿付出自己的所有去爱一个人,到最后却被最爱的人无情的抛弃,绝望到只能自杀了却自己的生命时,我还能这么干脆的说出我的看法吗?

    而且,她们一开始也没有对我抱有太大的杀心,应该是对我手下留情了,不然我也活不到阿丽来救我的那一刻,所以她们及时再坏,也不算是坏得太彻底。

    鬼婴对我来说,也是如此,他变成鬼婴和洁儿有所不同,婉儿是没有选择了,可王铁牛的女儿是可以选择的,所以鬼婴的那一身怨气,我可以理解,毕竟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他的做法也一定有其道理。

    可惜了啊,他就这么被我弄得魂飞魄散了,连转世投胎,重新做人的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又是叹了一口气,心里很不是滋味。

    当时的情况,我真是没想那么多,我要是果断的动手,魂飞魄散的就可能是我和王子卫了。

    而且,我也没想到我当时仅剩的一丁点儿残念还有那么强大的威力。

    “你之前不是说你不是什么得了便宜才卖乖,还要展示一下高风亮节的人吗,现在怎么又开始装起圣母,悲天悯人起来了?”

    这是寝室里面多出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

    我一愣,立马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全身上下渗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难道寝室里面进了小偷,不会吧。

    “是谁?你给我出来,不然我报警了啊。”

    “哟,还报警,你报啊,我看警察能把我怎么样。”

    我又是一楞,这声音似乎是从我的身体里面发出来的,那也就是说,这个声音的主人可能是……

    “是你?”

    “没错就是我,看到我是不是觉得很惊讶很害怕啊。”

    这话音刚落,我就看到一个身影慢慢在我面前浮现,我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哎呀,我艹。

    居然是那个鬼婴。

    我就哔了哮天犬了,你们一家人是不是要赖上我了。

    我刚想将王铁牛叫出来处理他们家里的这一档子琐事,这鬼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打扰了他修补残念,后果自负。”

    说着还威胁着,张开了他恶心的小嘴,晃悠了几下白花花的獠牙。

    好吧好吧,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怎么办?

    我就只能呆呆的看着这鬼婴晃晃悠悠的走到我的面前,一脸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