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六章 王铁牛再现
    对了,这一切都该感谢王子卫。

    这小子,太牛逼了。

    不仅能装的一手好逼,还将死皮赖脸的精神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要不是他死死的将那鬼婴给抱住,我也不能将那鬼婴给解决掉。

    不说别的,单凭他出卖自家人的信任……呸,大义……大义灭亲这种高风亮节,我也得好好的表扬表扬他啊。

    不好好的将他打一顿,真对不住之前他那么完美的坑害我。

    我兴冲冲的扭过头去,想要狠狠的揍他一顿,再狠狠的夸奖一下他。

    可就在我习惯性的拍向他脑门的时候,却发现王子卫居然两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他紧紧闭上了眼睛,显得很是痛苦。

    他的身子也在发抖,我一摸,赶紧缩回了手,真冷啊。

    那是一种透骨的阴寒,这小子怎么了?

    此刻的我,身体内还有部分执念的残留,换句话说,现在的我正是处在阳气最为旺盛的时候,可是以我现在的状态竟然还是受不了这股阴寒,可想而知,要是换做之前我被阿丽吸走阳气那会儿,可能就不是受不了这么简单了。

    恐怕,我也要和他一样在地上躺尸了。

    我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担忧神色,王子卫到底是怎么了?

    我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我身上的执念似乎还没有用完,于是我尽力牵动着我为数不多的执念,向着王子卫冰冷的身躯涌去。

    随着执念的进入,王子卫也没有太大的变化,仅仅只是身子不再发抖了而已,他还是那么的痛苦,身子还是那么的冷。

    我急的不行,也没有什么办法,也只能看着王子卫痛苦的表情干着急。

    这样也不是办法,仅仅是靠手与手之间这么小的接触面积,执念的流动太慢了。

    我一咬牙,直接就把王子卫抱在了坏里。

    在将他抱在怀里的那一刻起,我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就扑棱棱的往下掉着,太恶心了,两个大男人就这样紧紧的拥抱着,特别是我还是一个纯正的直男,但是为了让他好受一点,我也只能暂且忍一下了。

    我不知道他现在感觉怎样,我只知道,这么做,我才是真的不好受,不光光是心理上的障碍,还有我是真的感觉自己身子快要僵硬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身上为数不多的执念也要彻彻底底的被他消耗的干干净净了,那我该怎么办?

    我倒是不介意继续抱着王子卫,不过,没有了执念之后,我再抱他也不会有什么用处了,反倒有极大的可能将我自己给搭进去。

    当我心里无比着急的时候,考虑是不是要为了王子卫用掉一次向婉儿求救的机会时,我的身体里面咻的一下,居然冒出了一个人来,直接将我吓了个半死。

    那人看着我十分惊恐的模样,连连倒着歉,那态度就好像我是他的再生父母一样。

    这人不是王铁牛,还是谁?

    看到他和王子卫相似程度极高的面容,我就气不打一出来,我之所以这么狼狈就是拜这两个坑货所赐。

    我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就在一旁冷眼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看到我没好气的模样,尴尬的笑了笑,转头看向王子卫,当他看到王子卫现在的模样,有些焦急。

    但他也不慌张,快步走到王子卫身边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反正我就只能看见他的手在王子卫身上的各大穴位不断游走着。

    片刻之后,王子卫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不过,却还是迟迟没有醒来。

    王铁牛脸色缓和了一下,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一脸歉意的看着我:“小兄弟,王子卫这是阴气入体了,需要用到你的功德,可否——”

    我没好气的望着他,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问我,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这是不是你们家的传统啊,快救人啊,救人要紧啊。”

    这王铁牛被打了一巴掌,也不说什么,嘿嘿笑着,轻轻的在我脑袋上摸了摸,我只觉得头上一凉,就看见王铁牛的手上环绕着一圈不断闪烁的流光。

    不用说,这就是所谓的功德了。

    他看了我一眼,也不多说,将那被功德的环绕手高高举起,对着王子卫的脑门就是重重的一拍,王子卫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眼见得双眼就要睁开的时候,王铁牛对着他的后脑勺又是一拍,王子卫身子一软,又躺了下去。

    王铁牛这一系列做法虽然看上去十分的搞笑,但是让王子卫看到他死去一年的父亲站在他的面前,按照我对王子卫的了解,恐怕这小子还是会吓昏过去,所以还不如给他一个痛快。

    王铁牛眼见得王子卫没什么大碍,这才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我的身上:“那个鬼婴呢?难道跑了?”

    “没有,王子卫之前死死的抱住了她,然后我直接就用执念将他净化了,不出意外的话,他现在已经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我看着王铁牛,心里也很是唏嘘,毕竟这鬼婴按照血缘上的关系来说,也算是他的孙子。

    王铁牛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说一句话,不过,我看的出来,他的脸上还是多了一抹悲戚,看得出来,他有些不太相信我说的话。

    说实话,我也不太相信,不过,这就是事实,鬼婴再强,也抵御不住执念的净化,毕竟执念是所有鬼物的克星。

    看到他眉宇间的悲伤,我忽然间想到了这个问题,忍不住问了出来:“对了,如果那鬼婴被执念所净化,那他还能投胎吗?”

    王铁牛看了我一眼,停顿了片刻,摇了摇头:“这也怪不得你,我本来还想着让你超度他,让他去投胎转世,也不曾想到会有今天这个结果,都是命中注定的,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我却还是觉得有些不太自在,这鬼婴就这么魂飞魄散,说实话,我真的于心不忍。

    他虽然是鬼婴,但是,他变成这样,也并不全是他的错,可他就这样魂飞魄散,失去了转世为人的机会。

    他还没与出生就被剥夺了活下去的权利,可现在却要为别人犯下的错误而买单……

    我不知道究竟是我错了……

    还是整个世界都错了……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