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四章 你还真是个心机鬼
    还好我并没有丝毫的懈怠,在那电光火石之间,赶紧将身子一侧,顺势用右手一挡,拳头上银光一闪,执念浮动,就要顺着我的手臂向鬼婴袭去,这鬼婴一吃痛,不得不再次无奈的后退。

    这一瞬间的交手算是小小的试探,鬼婴又站回了原地,眼眸阴冷的盯住我,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我赶紧朝角落靠了靠,这样子的话,就算鬼婴想要攻击我,也得费点功夫。

    鬼婴停顿了一会之后,再次向我发起了攻击起。

    不过,有执念护体,鬼婴根本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不过,鬼婴也不想这么放弃,他依旧不停的攻击着我们。

    一次,一次,又一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完全处于高度的紧张之中。

    就算是铁人,也是有些坚持不住了。

    还好我的心脏比较坚强,能经受起任何的打击,毕竟不是所有的人经历了我这档子事,都还能正常的生活下去。

    挺住,一定要挺住啊。

    我努力的坚持着,既不让鬼婴逃脱,也不让他有丝毫可以喘息的机会。

    就这样鬼婴率先支持不住,没办法,谁让我每天都坚持跳三四个小时的舞呢,我一直坚信每一个持久的男人总有一个精力充沛的身体。

    终于,长久的付出有了回报。

    我行,不代表鬼婴行,更何况,我身上的执念似乎一时半会儿还消失不了。

    我不急,这鬼婴可急了,再一次的朝我扑了过来。

    这势头,就好像要和我同归于尽一般,我下意识的做了好防御,毕竟进攻是最好的防守是扯淡的。

    我死死的闭上眼睛,心一横,就等他撞上来。

    不过,下一刻,我觉得不对,因为这攻势迟迟没有到来。

    我一惊,睁开了眼睛。

    哎呀,我艹。

    我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我又上当了。

    我这才发现这鬼婴原来不是朝我扑过来,而是朝我旁边扑去。

    可我旁边就是出口啊。

    看到这一幕,我暗道了一声不好,赶紧将自己的身体补上去想要阻拦住鬼婴。

    与此同时,我也飞快的催动了身上的执念,这些执念也是不要钱一样的朝外面不断的溢出,试图阻止这鬼婴的步伐。

    看到这些溢出的执念,我心都在滴血,因为执念彻底离体就收不回来了,就和泼出去的水没有什么区别,这可是我保命的本钱啊。

    原来,鬼婴在一次次的攻击中,让我也在不断的偏离着位置。

    最终让我麻木之后,假装要和我同归于尽,迫使我全身心来防御,从而离开了一直守住的出口,而这,也就是鬼婴的目的。

    他不断的攻击我,给我制造紧张,让我疲惫到无暇分心去想别的事情,他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出去,从这里逃出去。

    因为他知道他不可能耗得过我。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鬼婴智商怎么这么高,完全碾压了我。

    我感觉到自己被侮辱了,心里很是不平衡。

    好歹我也读过了十多年的书了,连一个天天吃便便喝尿尿的鬼婴都搞不定,这种落差让我感到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世界深深的恶意在我的经历中得到充分的体现。

    但换个角度想,幸好遇到鬼婴的是我,不是王子卫这小子,否则以他的智商,早就入口化渣了。

    想到这里,我也不怎么害怕,对我的智商也颇为满意,朝着那窗户堵了过去。

    这鬼婴也没料到我反应会这么快,猝不及防下,和我撞在了一起,这也是这么久来我们有的第二次接触。

    不过这一次占据了主动的还是我,这鬼婴可是是仓促之下迎敌,完全落在了下风。

    他本来就很是较小羸弱的身躯,在这次碰撞下本来就占不到什么优势,而且我还有执念护体,根本对我造不成什么伤害。

    自然我也没有指望能这鬼婴造成多大的伤害,毕竟没让他从这里逃脱就是万幸了。

    没有逃脱成功,这鬼婴也不气恼,阴笑了一声,然后小手嗖地一下飞出,看似轻飘飘的向我打了过来。

    我很是不屑,就你这小身板,还能将我打飞不成?

    反正有执念护体,我也不怕直接就用手随意一挡,你还别说,说什么还真来什么,我就这样目瞪口呆的看着这鬼婴把我打飞了出去。

    我重重的摔倒在了不远处,直接傻了眼,这鬼婴身上到底有着怎样的力气啊,吃便便喝尿尿都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你当这两样东西是大补之物啊,什么都补?

    我还不信了,一个大活人,就这么飞了出去。

    这个念头在我脑子里转了一圈,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因为,我发现我不得不再次面对着这个给我太多不可思议的鬼婴了。

    还有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之前为了拦住他,我把太多的执念释放出了体外,以至于现在的我有些后继无力的感觉。

    鬼婴朝我咧嘴一笑,相比感知力比我更强的他,已经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这时我看到他的獠牙上有着一点红色的血迹,那丝丝血迹,让他的口水都沾染了一丝猩红,大滴大滴的口水啪嗒啪嗒的滴在地上的场景,看着我心惊不已。

    哪来的血?

    我有些疑惑不解。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四处张望的时候不经意的扫到了我的肩膀,这才发现那里多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

    汩汩流出来的鲜血慢慢的将我的衣物浸润,此时我大半个身子红的吓人。

    这时,我才感到肩膀慢慢传来的疼痛感……

    哎呀,我艹。

    原来这家伙之前一直在示弱,就是想在我彻底接触对他防备的时候,给我来一个致命一击,不过看上去他这一击落空了。

    我冷冷的望向他,才发现他的眼眸更是冷酷无情。

    看得出,他一点也没把我放在心上,在他看来,我就是一个可以随便欺凌的家伙——哪怕我有着所谓的功德亦或是执念。

    “不陪你玩了,去死吧。”

    这鬼婴低吼了一声,然后就朝我猛的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