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三章 执念重现
    在他还没来得及出手的时候,我就风驰电掣的将身体转了回来,跳到了一边,而这鬼婴看偷袭不成,也没有急着进攻,就在我身侧开始转起圈来,看得出,他是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出手。

    幸亏我靠在了结界出口附近,主动权在我手上,只需要顾及到我的正前方就好了,不然的话,我绝对会腹背受敌。

    从鬼婴犹豫不决的举动来看,我的表情一定淡定到让我自己都害怕的程度了。

    难道这就是他很是纠结的看着我的原因?

    或许吧……

    其实我才在心底里暗暗发苦,这鬼婴,要说打,我又打不赢,放他走呢,就是对整个人类社会的不负责任,所以我现在才纠结啊。

    最纠结的是,王铁牛给我的那点功德已经用完了……

    所以说,我现在除了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外,已经一无所有了……

    “检测到鬼心的拥有者此刻有生命危险,请问是否使用执念?”

    “目前还有三份执念,分别为爱情,亲情,友情。”

    当我的脑海里传出这熟悉到陌生的声音时,热泪情不自禁的从我的眼眶中流了下来……

    这和人工合成的没什么区别的声音,此刻在我心中宛若天籁……

    这声音我深深的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这个世界总归没有放弃我!

    如果有人知道我有执念这东西,都还要被那鬼婴折磨的死去活来的话,一定会将我骂得狗血淋头吧。

    其实,这其中的苦只有我自己才知道。

    因为这执念的使用居然是单向的!!!

    所以换句话来说,这执念不是我想用,想用就能用啊!

    只有我才知道我之前是怎么叫破喉咙也没有将这执念使用出来,更何况,那种环境我还敢乱叫?

    万一真冒出一个叫做破喉咙的鬼,我又得好好吃一壶。

    所以那时候的我,就只能做一个被鬼婴这么的死去活来却要假装安静的美男子。

    听到了这个声音,我也顾不上这执念是多么的来之不易,一狠心选择使用了亲情执念。

    这鬼婴无论再想要报复自己的生母和生父,也无法掩饰自己对于亲情的渴望,所以爱的越深,恨得越深……

    这样来说,用亲情执念对付他再好不过了。

    只不过想到他变成这样的原因,我心里也不是很好受。

    我想起了一首儿歌: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像棵草……

    可没妈的孩子就真的应该像棵草吗?

    难道他们就不值的被疼爱吗?

    就应该像着鬼婴一样被遗弃吗?

    说实话,我突然有点同情这个鬼婴了。

    但是我强迫自己将这份同情短暂的抛到了脑后,现在可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毕竟这个鬼婴时时刻刻都想要了我的命,而我又不是什么圣母,才不会把以德报怨当作做人的准则。

    在使用了亲情执念后,很快我就感觉自己身体有了变化。

    这变化不是说像小说里面描写那样,直接打通经脉,从而让我产生可以将鬼婴直接抹杀的巨大能量。

    反正我总觉的和之前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变化,额,身体暖和了起来倒是真的。

    执念也是有使用时间的,因为只要一使用,执念就会开始逸散,所以给我的时间很紧迫,我也不能再磨蹭了。

    总之一句话,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鬼婴打到愿意放弃怨念,投胎去为止,如果这样我都还没有做到这一步,就只能怪我太没用了。

    毕竟这个鬼婴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也堪堪能算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

    可是现实总是出乎意料的,我还没有来的及做出下一步的举动,这鬼婴倒好,就像发了疯一样向我冲来,一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模样,更是企图要在我眼皮子底下逃脱。

    但是,你当我是傻子啊,之前的你,我都不怕,而现在的你,对我而言更是没有了任何的威胁。

    那我还会放掉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一时间我们又僵持在了一起,不过,随着鬼婴速度的加快,我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毕竟这执念并没有对我的身体素质有任何的增强,仅仅是对这个鬼婴有了一些克制作用。

    这鬼婴也很是机灵,根本就不和我正面接触,就来回的和我绕着圈子。

    开始的时候我还跟着他的身体移动,到后来我被他神出鬼没的走位弄得精疲力尽,索性不管那么多,就死死的挡住那扇窗户,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想要玩什么花样。

    就这样,我除了死守住窗户外,就打起十二分精神,警惕着自己的身周,只要有一丝风吹草动,就来上一阵疾风暴雨般的攻势。

    终于,这鬼婴忍不住了!

    自然,这鬼婴知道我身上的执念对他有极大的伤害,同样,他也知道执念是属于一次性的消耗品。

    拖,他是拖不过我的,本来就是轻弩之末的他选择了我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决定和我背水一战,斗一个鱼死网破,趁机逃走。

    我一个恍惚间,这鬼婴身形一动,下一刻就出现在了我面前,张开嘴就朝我咬了下来。

    与此同时,我身边才刚刚凝聚好的执念也是猛的一下子被他弄得分散开来,这突如的攻势再加上离我的肩膀不到几寸的獠牙,更是在我心头增添了几分阴森恐怖的感觉。

    这也在我的意料中,毕竟我一直都保持着警惕,遇到这种情况,自然也是丝毫不慌,侧了侧身子,躲开了那白花花的獠牙,心意一动,将执念牵动到我的右手上,反手一拳就朝他砸去。

    这鬼婴智力极高,知道这攻势不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能够硬接的,他到不傻,立刻就闪到了一边。

    见他不战而逃,我也乐的自在,松了一口气。

    就在我短暂的松懈下来的这一刻,异变突生,我只感到眼前一花,一个黑影转瞬即逝,在我猝不及防下,他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锋利的獠牙直指我没有丝毫防护的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