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二章 烧符箓
    这点我深以为然。

    不过,我还是有点奇怪,这鬼婴在之前和我说话以及现在向窗外窜去的时候,他的眼睛都在一直盯着我,没有对我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他盯着我做什么?

    而且他眼睛里面的神色似乎是……

    忌惮!

    那就是说,我或者说我周围有什么东西还是可以置他于死地。

    关二爷?

    不对……

    和我近在咫尺的符箓墙?

    不对……

    这鬼婴不是说了吗,只要撕下一张符箓这面墙的效果就会消失,那——

    等等……

    墙的效果是改变了,但是符箓的效果没有变啊!

    我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都什么时候了,我还被这鬼婴牵着鼻子走。

    我也是服了我自己了。

    “等等——”

    这鬼婴身形一滞,停了下来,狐疑的问我:“怎么了?”

    “你还有一样东西没带走。”

    “什么东西?”鬼婴很是好奇。

    “那块有你生母血液的玉,你没有它怎么可能找得到她?”

    这鬼婴将信将疑的走了过来,看着我:“那这块玉在哪里?我怎么没感应到它在你身上?”

    着鬼婴似乎知道我心里所想,直接就对我说道:“你是不是觉得你可以用这些符箓来对付我?那你就错了,别说一两张,就算你将这一墙的符箓扯下来都伤害不了我。”

    “为什么?”我一听就急了。

    脑子里闪过我在这里永远的待下去的场景,心里就是一阵阵胆战心惊,这不是要我小命嘛。

    这鬼婴张了张嘴,动了动他的小獠牙,朝我笑了笑:“不为什么,因为你是最合适的人选。这个符箓墙已经被破坏了,本应该失去作用才对,但是你身上怀有很多功德,所以,这片符箓墙的阵法又被重新激活了,所以你现在就是这个阵法的一部分了,你说你还能逃出去吗,认命了吧。”

    我听了的话,顿时无奈了。

    不是因为我出不去了,我是对着这鬼婴很无奈,他的脑袋是不是少一根筋啊。

    鬼婴说完,转身就想离开。

    这时的我突然笑出声来。

    不过,这笑容却是跟刚才鬼婴的笑容截然不同。

    鬼婴的笑,那是带着几分可怜,几分嘲讽,几分同情的。

    而我此刻的笑容,却是真心实意的,只是真心实意的嘲笑他罢了。

    “你笑什么?”

    他看着我手中拿着王子卫之前点上还没有烧完的香,有些疑惑不解。

    “你很想离开吗?”我淡淡的说了一句,也没有看向他,只是看着面前的符箓墙。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转身看着他,一脸嘲讽:“我是说,你想把我留下了来,是想多了。”

    这鬼婴还想说什么,我也懒得理他,直接转身用香将那一墙的符箓点燃了。

    这鬼婴一墙的符箓被我引燃,脸色大变,就向我扑来。

    我看到他转瞬即逝的身影,并不是太紧张,一是那鬼婴此刻很虚弱,他本不敢闯过来的,只是一时间头脑发热罢了。

    二是我现在的信念尤其坚定,说实话,鬼在平时见到人都会躲得,因为人的阳气很是旺盛,鬼在害人之前,都会用各种方式让人害怕或者软弱,这样人的阳气就越是虚弱,鬼物之类的就才可以趁虚而入,从而害人性命。

    当我不再害怕头脑也越发清醒,仔细的捕捉鬼婴前进的轨迹,在鬼婴突兀的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反手从墙上扯了一张带火的符箓,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狠狠的拍在了他的面门上。

    鬼婴猝不及防,被我拍了一个正着,惨叫了一声,遁入了一旁的黑暗中。

    见到这个鬼婴逃跑,我心里生不出半点高兴,回头看向那一墙被引燃的符箓,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心疼,这些可都是宝贝啊,就这样被我引燃了,浪费浪费,简直暴殄天物。

    这时我看向那扇被外界的风吹打的摇摆不定的窗子,那里就是我逃生的唯一希望了。

    可是此刻的我,却感到我的处境越发艰难了起来。

    是,这阵法是被我破坏了,我是能离开了,但是这鬼婴也能啊。

    我能放任他离开这里,去杀母弑父?

    或者报复社会?

    说白了,这下我是真的不能离开了,非要将他超度了不可了。

    我守在这扇窗户旁,这个所谓的结界出口就在这里。

    我身旁就是那一墙正在缓缓燃烧的符箓,所以此刻底气很足,倒也不是很畏惧那个鬼婴了,我一脸的警惕,睁大了眼睛,在这间屋子里,到处搜寻着他的踪迹。

    我时不时的回头看看身后的还没有完全燃尽的符箓墙,心里的底气还是很足。

    正当我要有一点松懈的时候,角落里传来了令人头皮发麻的抓挠声,我循声望去,不看到不打紧,一看顿时傻住了。

    那鬼婴站在我们旁边不远处,阴鸷无比的盯住我们,眼神里充满了仇恨,身上的伤也好了个七七八八。

    怎么可能,你就痊愈了?

    难道你有回到你的马桶里面去,加了点餐?

    我不敢怠慢,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躯体,这才发现他身上的那些黑色的雾气几乎都要消亡殆尽了。

    这下子我才松了一口气,毕竟我拼死拼活的和你打了这么久,我差点就玩完了,你一点伤没有,我可接受不了。

    这鬼婴也不敢过来,就在不远处观望着,他不时的张开嘴,锋利的獠牙在黑暗之中散出白森森的冷光,煞是可怖。

    我知道他肯定很愤怒,本来都要离开了,却又要被迫留下来和我继续纠缠。

    这其中的滋味,我可是深有体会。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只不过这次,我终于变被动为主动了!

    再次看到这鬼婴,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有点担心,还好,这个鬼婴暂时没有攻击的迹象,这才让我松了一口气。

    只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他随时都盯住我,让我不得不保持高度的警惕,那阴鸷的目光,就像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一般,吓得我大气也不敢出,很是紧张。

    僵持了一小会之后,鬼婴发出了桀桀的笑声,笑得我全身都有点不自在。

    我不放心的看来看身后,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

    那一墙的符箓已经燃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