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七章 你们一家都是坑货吗?
    我依旧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不是因为眼前的场景让我感到害怕,而是敌在暗,我在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那种无力,那种绝望,让我从心底为这未知的恐惧感到战栗。

    我不断的发着抖,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掩饰我发自内心的恐惧……

    这要是大白天的露天广场上,看到小孩子奔跑,还能听到他们欢快的笑声,这绝对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这无尽的活力与生机,会让我知道生命原来可以如此的灿烂美丽。

    现在这里是大白天不假,但是这鬼地方和大晚上有什么区别,甚至比大晚上还不如,因为这里没有月光,没有灯,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你根本看不到人,却能听到小孩子在黑暗之中奔跑的响动。

    更何况,发出声音的也不是人……

    我虽然在这之前也见过很多鬼,心里早就有了很多准备,却还是忍不住一阵阵的发寒。

    我真的很怕,我生怕自己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脚下忽然就伸出一双手,就将我拖进无尽的深渊。

    亦或是,一低头,就是一个满身通红的小孩子对我龇牙一笑,就把我魂给吓掉。

    “跟我玩呀。”

    我身子不由得打了一下寒颤,我不由自主的向墙角靠过去。

    我缩在那里一动不动,倾听着周围的动静。

    片刻之后,又是一句话:“来陪我玩啊。”

    你究竟要搞什么啊?

    我一愣,随即就反应了过来,他这是要企图用这种氛围来击溃我的精神底线。

    好计策啊,只是你会不会想的太天真了吧,你以为谁都是王子卫那个怂货啊。

    我咬了咬舌尖精神一点,想了想准备主动出手:“那你想要玩什么,我来陪你玩”。

    哼,小屁孩子罢了,你的本事恐怕连洁儿的一截裙摆都比不上,我倒看你要玩什么。

    “咯咯咯,你这人还真好玩,那就来玩吧,玩捉迷藏好不好啊?”

    这鬼婴似乎觉得我这么快就从那种状态中解脱出来,很是不可思议,沉寂了许久,类似于小孩子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我一愣,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然后,我就感觉到身子一阵阴森,似乎什么东西靠近了一般。

    我心里一紧,那个鬼婴可能已经来到我的周围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也顾不上什么忌讳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清楚他的位置,我怎么死的恐怕的不知道。

    我在四周仔细寻找,不安的感觉也是随着我的动作在我心底蔓延开来,那种被注视的感觉也越发强烈。

    不安,恐怖,绝望……

    这些情绪来的快也去得快,我很快就发现了我这不安的感觉来自于何处。

    因为就在我身旁不远处,有一个全身通红,皮肤皱巴巴的小孩子在地上爬来爬去。

    他一边爬,嘴一边不断地蠕动着。

    似乎感觉到我发现了他,他缓缓地抬起了头,朝我咧嘴一笑,顿时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好像他在给我照相一般,直接把我定格在了当场。

    真是太恐怖了!

    他一张脸完全称不上是脸,整个都皱成了一团,看上去就像是还没成型一样。

    他对我一笑,就像是一团肉张开了一个大口,嘴角还有着一片猩红,滴答,滴答的朝地上滴落着什么东西。

    我仔细一看,原来在他嘴角残留的是一块块粘糊糊的血肉,我胃里一片翻腾,差点把早饭全部吐出来,你是想恶心死我吗?

    我真的受不了……

    这时我身体完全软了,几乎动弹不得,那种感觉就好像我刚刚才上吐下泻了几百次一样,那种虚弱感,让我几乎都要绝望了。

    这都不是最绝望的,最让我发狂的是,我都还没有吐啊,你就这样了,那还要不要我活了。

    我这时才真正的明白什么叫丑死了……

    这鬼婴看见我还没有开战就手软腿软,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也乐的不行,咯咯笑着向我走来。

    我吓得不行,手脚并用的往后退着,鬼婴也离我越来越近了……

    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我还有那么多功德啊,我怎么把这茬忘了。

    我大喊:“王铁牛,你丫的快来帮我,我知道你还没有走,我死了一切都玩完,你也不要想去投胎了。”

    我的话音刚落,我的身上瞬间多了一丝银色的流光,身上的虚弱感一扫而空,一起消失的还有对着鬼婴的恐惧。

    功德果真是个好东西。

    我冷哼一声,朝着这个鬼婴冲去。

    这鬼婴看到我身上的银色流光,愣了一下,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我朝他去,居然也不闪避,直接就用手向我袭来。

    我再次不屑的冷哼一声,好歹我也学过一点打架,呸,武术,身体一侧,避开他的攻势,一拳砸向他的面门。

    下一刻,他就发出了一声凄厉惨叫,不过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他全身上下居然没有一点伤痕。

    怎么可能,功德的威力不可能只有这一点啊?

    但是我只愣了一瞬就明白了,这鬼婴可是他的孙子,他怎么忍心让我将他杀死,所以他并没有把力量全部借给我,艹,你把我坑死了,你们全家他丫的都是坑货。

    这鬼婴重重挨了我一拳,很是愤怒,粘糊糊的拳头捏成了一团,然后直接了当的向我冲来。

    怎么这么厉害!

    我吃了一惊,这画风让我适应不过来,甚至也有些吓傻了,功德是什么,是所有鬼物的克星,无论多寡对鬼怪都有一定的杀伤力才对啊,怎么可能只能对这鬼婴造成轻微的伤害,这太不可思议了,吓死宝宝了。

    这只有一种可能,这鬼婴怨气太重,王铁牛给的这点功德压制不住了,艹,我怎么这么悲剧啊,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只能提高警惕了,难道真的要使用执念了吗?

    我怎么这么废物啊,连这个鬼婴都对付不了。

    我的内心在不断的挣扎的同时还顺便分心问候下王铁牛全家,忽然间,眼前和我僵持着的鬼婴突然不见了。

    我一惊,下一刻却是闷哼了一声。

    我头上一痛,忍不住回过头去查看,却看到那个鬼婴爬在我的肩头,正用力拉扯着我的头发,一边还发出了咯咯的笑声,似乎这事情多么好玩一般。

    我魂差点被吓掉了,条件反射对这个鬼婴一拳砸去,这鬼婴还在笑,也不躲,仅仅是用胳膊来挡挡,只听咔嚓一声,被我砸中的地方露出了森森白骨,还流着血水。

    那血水所到之处,我的皮肤冒出了一阵阵的白烟,就好像流淌在我身上的不是血而是硫酸,我痛苦的哀嚎着,在地上打着滚,想把他甩下去。

    而他死死的抠住我的肩膀,发出咯咯咯的笑声,满是漆黑的眼窝里却是那么的冰冷,不断散发着嗜血的暴虐和无尽的愤恨……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