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六章 重回公寓
    管你说什么,我也不想听,我也听不清,因为楼外的风实在是太大了,弄得我都有些瑟瑟发抖。

    而且最关建的是,我瑟瑟发抖的地方还在半空中!

    我带着一脸的悲壮,从二楼的窗台上坠落而下,直到我差点和大地亲密接触的时候,这才被一双有力的双手揽在怀中。

    “呼呼——”

    不用想肯定是王子卫这家伙,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吓死宝宝了,差点就摔死了,在生与死的关头,我对王子卫的态度一下子有了盘古开天辟地一样的改变。

    至少这次没坑我了,对吧?

    额……应该是吧……

    至少在他没有说话之前,我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好巧不巧,他开口了:“阿斌,我没力气了,你保重吧——”

    “啪。”

    我直接脸着地的摔倒在了大地上,我没有来由的想起了一首歌,“滋养了大地,活在春的泥土里……”

    因为我现在半个身子都栽在还没来得及清走水泥堆上,这小子,我那个气啊,但是现在正事要紧,一会儿再收拾他。

    今天的风不大,是非常大,弄得铁牛公寓外一片飞沙走石,人烟也很稀少,因为我们在这里站了几分钟了都没有看到一个行人经过。

    这闹市区除了最中心的一块广场和步行街以及围绕这些的一些餐饮娱乐设施之外,都是一些私人修建的公寓或者别墅,大部分都是用来出租给那些喜欢热闹的人住的。

    但是自从出了铁牛公寓的这档子事后,来租住的人也就少了,毕竟人都懂得趋利避害,都害怕殃及池鱼,鬼的世界,人怎么会懂?

    所以这倒好,闹市区都快变成无人区了。

    不光如此,我们才站在这里几分钟,就很明显感觉到这铁牛公寓和其他公寓的截然不同。

    这时虽然是白天,但是由于刮大风的缘故,其他别墅人再少,再不济也有三四个房间里亮着灯,而偌大的铁牛公寓不是没有亮灯,完全就是没有灯,就连楼下的社区照明用的灯也没有亮。

    看来,这铁牛公寓闹鬼的范围都已经开始扩大了,邪门,太邪门了,难道闹鬼都会传染?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只要站在这铁牛公寓附近就浑身不自在,我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盯住了我一样。

    我看了一下王子卫,他什么反应都没有,站在原地规规矩矩的等着我颁布下一条指令。

    我心里正狐疑呢,王子卫却是有一点不耐烦了,这模样就完全就像是一个放学和别人组队去上网,队友有事走不了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现在能做什么,咬了咬嘴唇,算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示意王子卫朝停车的方向走去,站在这里也怪傻怪冷的,

    然后,我打头,王子卫像个跟班一样跟在我后面。

    我率先翻出公寓外围的栏杆,然后就走到了街道上,我刚要往车上走,王子卫在后面咋呼了起来:“阿斌,明天这个公寓就要开始运营了,到时就有新的租客来了,那到时候我们该怎样进去啊。”

    听到王子卫的话,我才觉得事态的严重起来,他说的很对,因为我们明天再进入这个公寓,就是彻底的属于非法闯入民宅了。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这铁牛公寓可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寓啊,里面不仅有一个鬼婴,还有那些在公寓里面惨死的租客,如果我们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了的话,那入住的租客也难逃一死,就算死了也不得消停,还得为虎作伥,替那个鬼婴卖命,到头来吃亏的还不是我。

    我叹了口气,他们再死几个的话,光靠我这三脚猫功夫,就真的是吃不消了。

    我想起之前从二楼跳下来之前那鬼婴说的话,脸色难看了起来,我知道我肯定还会再回去一次,但是我没想到这时间会这么短暂,我才逃脱贼窝,他丫的又要进去拼命了,老天啊,你饶了我吧!!!

    我看了王子卫一眼,不忍心让他再陪我去冒险了,把事情的严重性和他说了一次,嘱托他在外面接应我后,没有看他的表情,头也不回的顺着第一次进入时走的路径,很快的翻进了铁牛公寓。

    还是第一次进来时那熟悉的符咒和关二爷的雕像,没有任何的灯光,屋子里面黑漆漆的,一边的晾衣架上晾着没人要的衣服,在黑暗中随风摆动,宛若鬼影。

    我大气都不敢出,目光四处搜寻着,看着四周,确认这周围没有任何异常,这才推开门走进了黑暗的走廊,一出这个门,我心里就开始不舒服了,那种被人盯住的感觉又出现了,也变得越发的明显起来。

    我觉得自己的感知力在经过了多次黑暗中的跋涉后,有了很明显的提高,逐渐开始适应了黑暗,行走速度方面也快了许多。

    没走多久,那种不安的感觉又萦绕在了我的心头,我能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我,换句话说,就好像有一双眼睛正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那种感觉就好像我在刀尖上行走一般,弄得我全身都在发抖。

    我习惯性的想要拍拍脑门,刚伸出手,才发现王子卫没有在我的身边,我这时才发现其实王子卫虽然一直在坑我,但他却是我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

    我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那种不安的感觉在不断的增强,这鬼婴到底有完没完啊,我简直对它都开始咬牙切齿起来了。

    “跟我玩呀。”

    忽然间,我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声音。

    “谁?”

    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这个声音实在是来的太突兀了,让我有些猝不及防的感觉,吓得我腿都有点发软。

    “跟我玩呀。”

    这个时候,那个声音又响起了。

    只不过这次却不是在我的脑海中响起的了,而是在我的头上,脚边,前方,后方传来,总之这声音像潮水一般,从四周向我袭来。

    我吓得躲在角落里面瑟瑟发抖,这时我的周围又出现了跑动的声音,还有……孩童咯咯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