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五章 遭遇鬼婴
    这下该怎么办?

    这时,我想起来之前对王子卫说过的话,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管,憋着一口气跑到大门去。

    这句话虽然大部分都是骗他的,仅仅是想要在逃生的时候能让他安静会儿,但是闭眼睛这一招似乎的确有些作用,毕竟在不久之前,我才用过。

    我深呼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就往身后跑去,也不管我身后是有多少血肉模糊的凶神恶煞的鬼。

    还别说,也不知道是我没有呼吸起了作用还是闭上眼睛起了作用,总之伴随着我在心里不断地默念道,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我还真硬生生的挤出了一条生路,除了身上多了些污血……额,还有血肉。

    约摸和他们有了一段距离后,我才敢睁开眼睛,将几乎都要睡着了的王子卫摇了起来,我心里真的连想杀了他的心都有了,我在那里拼死拼活的跑啊,逃啊,绞尽脑汁啊,你他丫的还在那里打瞌睡?

    “怎么了?出去了……我晕,怎么还在这公寓里面,你说说你是有多没用啊——”

    我一拍脑门,让他闭嘴:“哪里还有出口,窗子之类的最好。”

    这时他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我也很无语:“三楼那个就别想了,那么黑,那么高,你找死啊。”

    他想了下,告诉我二楼那个厕所后面有个窗子,只不过那个厕所就是他姐姐流产的地方……

    我一脸轻蔑的看着他几乎要吓傻的样子,表示就从那里离开。

    就这样,我也不管他抖得是否像一个筛子,二话不说,拖着他就走。

    其实在听到他说那句话的那一瞬间,我心里就是一颤,很是恐惧,但是也没有办法了,因为只有那里才是最合适的逃生地点,其实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那个鬼婴并不会对王子卫出手,不管怎样,王子卫的安全可以得到保证,我就满足了。

    我们一路上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唯恐再出什么意外,就在我们刚要跑到楼梯边时,王子卫突然脚下一软,就往地上栽去,差点把我也拽到地上,我有点不满的看着他,却发现他浑身颤抖的伸出一个手指,指着我的背后……

    我也不敢回头,谁知道突然回头会发生什么事情,我拿出手机,借着有点微光的屏幕的反射,我在上面看到一个浑身通红的婴儿从楼梯上往下爬,一看那婴儿,我就知道这肯定是那个鬼婴了。

    我脚也软了,差点就不敢继续往前了,呆了半天,我才反应过来,我在这里不动是想找死吗?

    艹,我看了看像一个无脊椎动物一样缩在地上的王子卫,我差点就被他给传染了。

    我一脚用力的踹向他,那股大力直接让他条件反射的蹦了起来,我一把抓住他的手,死死的将他拉到我的身边,我将头偏到一边,略微计算了一下我的行动路线,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王子卫看着我一动不动,开始慌了,因为那个鬼婴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很快,我就感觉到它经过了我脚边,因为我明显感觉到一股寒气透过我的小腿往我身上涌去,全身瞬间变得冰凉冰凉的,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就在这时候,整个别墅里面都响起一道无比尖锐的惨叫声,是那种带着颤音的惨叫,似乎在哭泣,又似乎在尖叫,听起来又好像是在笑。

    那声音听起来怪诡异的,弄得我心里有些害怕,我自然不会在这里傻乎乎的站着,不然不被这个鬼婴杀死,都非得被这个恐怖的环境给吓死不可。

    我在等一个契机,但是在这看似漫长其实很是短暂的等待中,这个鬼婴按耐不住了,我感到一阵阴风向我袭来,这时我将王子卫留在原地,跳到了一边。

    这时我的余光,看见鬼婴直直的朝着我之前站立的地方扑去,但发现是王子卫后,猛地转了一个方向,砰地一声撞到了一边的墙上,那令人牙酸的冲撞声,让我冷汗尽出,幸好他没有冲向我这个方向,不然被撞上了,我不死都要去掉半条命……

    我也没有迟疑,拉着尿差点都被吓出来的王子卫,拼了命的往着二楼厕所跑去,在生与死界限极其模糊的时候,我们两个都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速度,很快就到了厕所里,我转身把门锁上,就想催促王子卫快走。

    王子卫逃生方面的能力还真强,还没等我催促,就咻的一下窜出去了……

    我傻眼了,你走这么快,那鬼婴来了,没你做挡箭盘,我该怎么办啊,你还真的要将坑我进行到底啊……

    这时我感觉房间里面开始有些冷起来了,我打了一个哆嗦,脚下一滑,就摔了个四仰八叉,我站起来想跑,刚站起来,就感觉有一股尿意上来了,胀的我连路都走不动了。

    我心里那个无奈,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存心让我掉链子啊,我真的开始佩服起我自己来了,还好这里就是厕所,反正早死晚死,要死都会死,还不如轻松点死……

    说实话上厕所的时候,我心里一阵心惊肉跳的,我突然想起了冠希老师的探灵档案里面鬼婴那一集,我真的生怕从马桶里面钻出来一只手什么的,而且尿完也不敢去冲,同样是这个道理,生怕冲水冲下来的都是血。

    但很快,我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麻,越来越冰,到后来连站着都有些困难了,我只觉得我全身的力气都随着刚才的一泡尿流走了。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走到那个抽水马桶旁,探身向里面看去。

    果然,那里面的不是尿,而是血,似乎就是我的血……

    怪说不得我上完厕所,全身又冷,又没有力气,邪门,邪门,这怎么可能?

    尽管发生了这样的事,但是至少这个抽水马桶没有在我探身的时候伸出一只小手来,这勉强让我心里的不安也少了一点,因为有些冷,我就将挂在一旁的浴袍披在了身上,哆嗦着爬上了窗台。

    这时一阵冷笑声突兀的在这寂静的房间里面飘荡着,吓得我朝着楼下的王子卫喊了一句话,纵身就往下跳。

    在我跳下的一瞬间,我看见一只小手从抽水马桶中伸出来,啪嗒一下撑在马桶上……

    在我庆幸我已经离开的时候,一声幽幽的叹息,尤其稚嫩,在我耳边回荡:“相信我……你还会回来的……回来……陪我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