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四章 大门锁了?
    “啊?”

    王子卫愣了一下,一下子没能够缓过神来,因为照我这么说,他给我这块所谓的护身符就是在害我了?

    他顿时蹲在地上叫起撞天屈来:“没理由啊,我是帮你啊,这块护身符里面还特地加了姐姐还有她流产后留下里的部分胎儿躯体里的鲜血啊,怎么可能没有防护作用,你不要——”

    听了他的话,我瞬间明白这个鬼婴为什么能这么轻易的找到我了,我没好气的看了一旁的王子卫,这好小子感情是在我身上放了一个鬼婴专用导航仪啊!

    王子卫见我在发呆,就开口咋呼起来,“行了,不要想错怪我的事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啊,我以为你有多厉害呢,就你这两把刷子,来这里做什么,送死来的吗?”

    我就有点纳闷了,他给我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他的的语气反而有些不爽,就好像是我给他惹了天大的麻烦一样。

    我见他这个样子,刚想开口教训他一下,王子卫就伸手捂住了我的嘴,拉着我就跑,边跑边大喊:“阿斌,这护身符好烫,恐怕那个鬼婴来了……”

    他的大嗓门在整座寂静的公寓就像一个高音喇叭一样不断地发出高亢的音调,刺得我的耳膜都在隐隐作痛。

    我一巴掌拍在他头上:“你是傻子吗?我不知道你的护身符有不有这个功能,我只知道你的嘴巴倒有这个功能。”

    我越想越气,你本来就帮不上什么忙,就安安静静的做个美男子不好吗?你用你的逗逼就可以让整个世界充满欢乐了,你为什么还要妄图用实力来征服世界?他丫的,关键你又没有两把刷子,你倒好,要么不帮忙,要么帮倒忙。

    想到这里,我一脚踹翻他,看着他在地上龇着牙满地打滚:“说,你是不是和那个鬼婴是一伙的。”

    王子卫疼的倒吸一口冷气,看到我不像在开玩笑的样子,毫不迟疑的开口了,一脸的委屈和慷慨就义:“我跑不动了,你先跑吧,我不想连累你……”

    我差点没气死在这里,一把将他提起来,没好气的说道:“得了得了,我们先出去再说,这件事情不好办了,你找的到出口吧?”

    王子卫看着我,很奇怪的问我:“你怕什么,和我在一起,这鬼婴才不会对你我动手的。”

    我看着他不明所以的样子,叹了口气,话虽是这样说,但是这个公寓里面可不仅仅只有鬼婴啊。

    就在这时候,一双惨白的手直接将王子卫提起来就往我身后扯去,之前一直没有动静的公寓,忽然开始发出疯狂的尖叫声,“跑啊,再跑啊,想去哪里,想去哪里,我不管你是谁,坏我好事的都得死。”

    还没等我从这突然的场景中反应过来,就看见王子卫冷静地注视着我:“别了,我的战友,别了,我爱的祖国……”

    要不要这样,你要死了都还这么搞笑,正当我在考虑是否使用一次让婉儿帮忙的机会时,我突然看到这小子做出了一个让我惊讶万分的举动。

    他直接脱下了裤子,在我的目瞪口呆中,转身就开始撒尿,我的身边多出了一大股尿骚味的同时,也多了一阵凄惨万分的惨叫……

    都这个时候了,王子卫也不磨叽,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向我冲来,还得意洋洋的大吼着:“电影里面说的还真没错啊,童子尿还真的可以伤到鬼,不枉我洁身自好二十多年啊,哇哈哈……”

    我一把扯过他就往大门的方向冲去,“你高兴个什么,你把这只鬼弄疼了,她现在就在呼朋唤友了,想想怎么办吧,不要把力气用在你的大嘴巴上了。”

    就在我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周围又凭空多出了几股寒流,不用多想,就是那些自带16度空调的家伙们来凑热闹了。

    王子卫也傻了,“阿斌,我没尿了……”

    我没好气的看着他,“别看我,我已经不是了……额,就算是,我膀胱也没有那么大,可以同时尿这么多人。”

    王子卫胆子本来就小,之前的一时胆大也仅仅是被吓麻木后的福利罢了,他抓着我的手抖个不停:“阿斌,那怎么办……”

    我一路拉扯着他,一路不断回想起那些所谓的遇鬼逃生手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拼了,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一拍脑门,让王子卫清醒了一下。

    “一会儿我伸三个手指头时间后,你就憋着呼吸,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说话,不管听到什么也不要回头,还有记得换气要快,能憋多久憋多久,看见鬼了,就闭眼睛跑,以最大的速度带着我跑到大门口。”

    我的话音刚落,周围的气息突然变得粘稠而又血腥起来。

    耳边也响起一道又一道的婴儿啼叫声,还有阿丽,孙骁骁,以及很多陌生人的令人牙齿都不断打颤的恐怖笑声。

    这些笑声在本就黑暗阴森的公寓显得无比的突兀和恐怖。

    这时我伸出了食指。

    我看着王子卫点了点头,我们同时深呼吸了一下,吐出了胸中的浊气。

    我伸出了中指,顺带鄙视了一下王子卫。

    我们同时猛地吸了一口气。

    在我伸出无名指的一瞬间,我和他同时朝着朝着楼下大门跑去。

    在我们刚往前跑了没几步的时候,身后就不断的传来噼噼啪啪的脚步声,我们也正好经过一个拐角,那里有一面镜子,当我不经意的扫了一眼那光洁的镜面后,我一下子就后悔了。

    我整个人差点吐就出来了,因为我镜子里看到了一个疑似人形的东西。

    那东西全身通红腐烂,就好像是身上的皮肉全都被割下来了一样,她正在我们的身后猛踩着地面,像一条恶狗一样对着我们穷追不舍,一边跑,一边还在血肉飞溅,她身后似乎还有几道模糊的身影,形象上似乎和她差不了多少。

    一想这就是之前假扮孙骁骁想让我抱她的东西,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王子卫倒是挺听话的,一直乖乖闭着眼睛,不然他让看到这情形,发生什么突发状况就不好收拾了。

    一路上除了有几个跟班之外,倒没出什么意外,但是快到大门的时候,我一下子傻眼了。

    因为我看到了那个挂在门上的巨锁。

    所以……门是锁着!

    我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这时我从铁门的虚影上,看到后面像抢盒饭一样前赴后继的恶鬼们,狠狠的咽了咽口水,心里暗暗叫苦,这可怎生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