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三章 你还真是要将坑队友进行到底啊
    这鬼婴是吃什么长大的啊,这么聪明,还知道利用我的弱点。

    王铁牛的女儿据说是在厕所里面流的产,按照这个流程来看,他一离开母体就在那个抽水马桶里面。

    那这么说他每天能接触到的就只有那些便便和尿尿。

    难道吃便便喝尿尿能增加智商?

    我想要拍拍脑门,下意识将手伸到一边,才发现王子卫并没有在我身边,我尴尬的将手收了回来,又想起他那个低到没有下限的智商,寻思着应该让他试试这一招。

    这时我突然充满恶意的想到,怪说那个鬼婴要对那些租客痛下杀手了,你们每天都骑在别人头上……谁能忍?

    可能是在这座公寓被吓习惯了的原因吧,我紧绷的神经反而放松了下来。

    这时候孙骁骁的声音又从我的背后传来,“怎么了?你不是很有勇气的吗?怎么来呢回头看看我都不敢了?我很久没有见到你了,我想看看你,我想要抱抱。”

    我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怎样去回答她的问题或者说该怎样去应对,说实话,我现在压根就不想回头,也不能回头,但却又怕这样做惹恼了这个鬼婴,弄得他起了杀心就不好了,只好开口说道,“现在你后悔了是吧,那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我。”

    “那时候的我们有未来吗,你能给我什么,钱,权,舒适的生活?”

    孙骁骁的声音突然一下子冷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她的冷笑声,我感觉自己内心涌上来一丝寒意。

    我就琢磨着要继续拖时间,就开口说道,“那你现在为什么又要回到我身边,你知道我的感受吗……”

    “伤心,难过,想死是吗?”那个声音又开口了,“谁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那时的我还没有长大,我还没又学会珍惜,直到离开了你后,我才明白以前的事情,我做的究竟有多愚蠢,我不想再多说了,你现在告诉我,你变了吗,你还爱我吗?”

    话说到这里,她的声音中已经带上了真实的情感了,这种真情中又带着冰冷的话语,在我心中只有孙骁骁这种女人才说的出口。

    真的是她吗?

    我本来古井无波的心又开始起了一些波澜。

    “你变了,阿斌,你不再是那个要陪我走到最后的人,你不走,那我走。”

    这个声音的情绪忽然稳定下来,声音很是冰冷,那种真实的情感中隐隐夹杂着一丝失望。

    我和孙骁骁在一起也吵过架,闹过很大的矛盾,但是为什么每次都是我服软呢?

    因为我这人最受不了孙骁骁这样的失望的语气,每当她这样对我说话的时候,我总感觉自己确实很对不起她,所以无论是不是我犯的错,我都会主动低头。

    当时隔一个月后,我再次听到这熟悉到有些陌生的话语时,我竟然不再相信自己内心的不断警示我不要回头的话语,居然开始相信在我身后不断和我说话的人就是孙骁骁。

    不知道为何,我死死的咬着嘴唇,啪的一下扇了自己你巴掌,有些憔悴的开口说道,“孙骁骁,我错了,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这时我的身后一片寂静,就好像孙骁骁就在我身后张开双臂,等着我回到她的怀抱,我咬咬牙,就在我想要回头的一瞬间,一道很是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你后面有鬼啊,快跑啊,想死的慌啊。”

    王子卫?

    他怎么回来了?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双大手拖着就往楼下跑,在不断的颠簸中,我才慢慢回过神来,这才又咬牙切齿起来,猛地一拍脑门,“我又被他算计了!”

    “你这个混蛋啊,不要拍我的脑门啊,我都要被你拍傻了。”

    我有些惊喜加错愕的开口说道,“王子卫,还真是你小子啊,我以为又遇到鬼了。”

    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遇到王子卫,更巧的是他还救了我一命。

    王子卫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我还以为你是鬼呢,我在前面走了半天,就看见你在后面跟着,一句话也不说,怎么喊也不见你答应我,我琢磨着这不像是你的风格,还好我机灵,问了你几个问题,才确定了那个你居然是个鬼假装的,吓死我了当时。”

    我很疑惑:“什么问题?”

    “你的全名是什么……”

    我被他雷的外焦里嫩,没好气的看着他。

    看着他又想说几句雷人的话的时候,我赶紧开口,打断他,“你神经病吧,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话了,想一想这个鬼婴是怎样找到我的,照正常情况来看,他不可能知道我的确切位置啊。”

    王子卫也没有说话,在我身上下其手摸个不停,我打掉他的手,急忙阻止他,虽然我心里挺好奇他这时候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做,但我的直男情结注定不想让其他男人这样暧昧的触碰我的身体。

    不过我很好奇的是,在这货过来之后,我的周围就再也没有动静了,不要说鬼了,就连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了。

    我看着他略微有点帅气的面孔,难道这人的帅气程度已经人鬼通吃了?

    不可能吧,我拿出手机自拍了一张,和他的长相对比了一下,额……算我没说。

    他看见我奇怪的举动,差点笑死在我面前,“得了得了,就你的长相,大爷我还看不上呢,哼!”

    我撇撇嘴,无言以对。

    他看见我倍受打击的模样,笑了笑:“别想这些了,你想想,你进入铁牛公寓前后,身上有没有多什么东西,说不定那个东西就是——”

    我一下子明白了,从我的包里把他给我的那块玉给拿了出来,走到窗户边,就要把它丢下去。

    王子卫在一旁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眼见的我就要将那块玉扔掉,他一下子急了,赶忙抢走那块玉,开口说道,“你疯了啊,这可是我爹留给我的护身符。”

    “护身符?对你来说,这可能是,但是拿给我随身带着,还护身符,催命符还差不多。”我没好气的说道。

    我打开那个盒子,这块玉佩带着血丝的地方,此刻在我手中发出像鲜血一样的红光,在漆黑的公寓里面夜晚就像开着手电筒一样显眼。

    我看着王子卫惊讶的表情,一时间打也不是,骂也不是,毕竟他也是一片好心,我也只能撇撇嘴,无奈的说道:“你还真是要将坑队友进行到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