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八章 玉佩
    我尴尬的收回了手,嘿嘿的对他笑了起来。

    王子卫也没有说什么,毕竟我偶尔发自内心说出来的话似乎都挺感人的。

    王子卫短暂的不说话,我还可以理解为他感动了,但是他感动的时间久了,那我就会认为是他耳聋了,于是我又是一巴掌拍在他头上,没好气的说道:“你丫的,快说啊,我着急啊,你爹——”

    王子卫躲开了我的手,打断我的话:“还等着投胎对吧,我知道了,你就不要再说这个梗了,你能进入铁牛公寓还是有一定几率的。”

    “多少?”我有点半信半疑。

    “比零还小。”

    我气得直接翻白眼了,对着他脑袋就是一阵噼噼啪啪的猛拍,谁叫这货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揉了揉略微肿胀的脸,看着我说到:“我骗你的……”

    “哦?”

    “你百分之百能进去”

    “真的?”我有些半信半疑。

    “阴宅啊……”

    我气的就要吐血了,又是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传来……

    他揉着彻底肿胀的脸,眯起那被打的只有一条缝的小眼睛,有些无语的说到:“我是说你一个人去的话。”

    我深吸了一口气:“那我岂不是没有办法超度你侄儿咯?”

    这倒有些麻烦了,一时间我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这时他有些奇迹败坏的看着我,“你可不可以听我说完啊,大爷我真的是服你了,我陪你去不就好了啊,你是猴子搬来的逗逼吗?

    对哈,这时我才反应过来,那些鬼又不会伤害他,怎么会不要他去铁牛公寓呢?

    我真是被我自己蠢哭了。

    我继续嘿嘿笑着,看着被我打的像一个猪头一样的王子卫,心里没有一丝愧疚,居然还有一种莫名的喜感。

    因为看久了,觉得似乎猪头和他并没有一丝违和感……

    我们友好商量了下一步的方案,虽然我会情不自禁的拍拍脑门,清醒清醒思路……

    事情商量好了,这辆破车也呯呯碰碰的开到了学校外面。

    我叫他就在学校外面这个七天连锁酒店住下,明天一早我们就好出发,但是他死活不干,做出一副非要回一趟家不可的架势,我也很是无奈,难道这货还是一个处女座?

    我恶寒了一下,全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只不过不去就不去嘛,你为什么非要做出一副桀骜不驯的表情,弄得我又忍不住用力的拍了拍脑门,听到一声尖叫后,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寝室。

    我洗了一个澡,连身上都来不及擦干,疲倦如同潮水一般向我袭来,几乎就在脑袋沾到枕头的那一刻,我就睡着了,真的太累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看看时间还早,我在学校大门外随便找了个摊位慢吞吞的吃起了早餐。

    约莫过了半个多小时,王子卫才噼噼啪啪的开着他那高贵的座驾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将钱丢在桌子上就钻进了他的车里。

    刚刚在他的副驾驶位上坐好,还没坐稳,他就塞给我一个小盒子。

    我看着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也没磨叽,示意我打开。

    我随手打开那个盒子,才发现里面有一块古香古色的玉佩,我轻轻的将这玉佩放在手心后,有一种温润的在我的手上蔓延开来。

    好玉!

    这是我最直观的感觉,于是我仔细的端详起这块玉佩,这玉有点奇怪,一般的玉都是翠绿色的,可这块玉却是带着一点血丝,我感觉有点诡异,就多看了几眼,倒还真让我发现它的右下角有三个小字,我看了半天,才看清刻的是王铁牛。

    我费了好大得劲才控制住我想要吐血的冲动,也没有表示出来,只是在心里吐槽王铁牛无异于“xxx到此一游的”的刻字风格。

    王子卫哪知道我在想什么,看着我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模样,反而笑了起来:“这是我爹在我出生前给我的护身符,自从我爹走了后,我就一直没有带过它了。”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这块玉佩给我带来了很多好运,所以我昨晚回去就是想把这块玉佩带给你,希望它能给你带来好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帮助我们一家人,但我知道你对我没有任何恶意,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

    听了他的话,我还是很感动的,将玉佩装好,放进口袋里,一拍脑门,豪气万丈:“开车!”

    这次,他的态度明显比之前要好得多了,原来所谓的出租车司机不坑熟人的说法是对的啊。

    这也是我脚踏实地的站在铁牛公寓外的真实感受,毕竟这个铁牛公寓是真的,不是那个阴宅就好。

    看来他说的没错,这私生子的身份还真好使啊。

    这个时候,我们所在的城市就快要进入九月份了,照例说现在还是余温未退,太阳公公还想要重展雄风的时候,可是这时却少见的刮起了大风,呜嚎的风声吹动着地上堆积着的尘土和落叶,让它们在我们面前不断地飞舞着,为这个曾经在市中心独占鳌头的铁牛公寓增添了几分说不出的萧瑟。

    王子卫端着肩膀,一边吹着口哨,一脸臭屁,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我此刻的感时伤怀,还在那里不断地催促着我走快一些。

    我也是很无奈,但也拿他没有办法。

    “你说这个地方真是怪,前两天还热得不行,现在倒好,我们要去办正事了,还特地给我们营造一个氛围,说实话还怪渗人的。”

    “你想多了吧,不要和你的名字一样无聊,自……呸,算我没说。”

    王子卫听了我的话仅仅是笑了笑,估计他小时候就被说习惯了,尤其是生理课……

    他停下身子将卫衣上面的帽子扣在自己的头上,就像个抢劫犯一样:

    “阿斌啊,现在你就笑我吧,你一会儿进到公寓里面,就知道有多冷了。”

    我也没理他,依旧脚下生风,我现在心里想着就是快些进入铁牛公寓,完成王铁牛的遗愿,顺便将那些想要投胎而不能的人超度了。

    王子卫跟在我的后头,也不出声音,就像行尸走肉一样,我一边走一边左右着打量周围的环境,突然间,某个方向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王子卫,你看看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