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七章 不杀他的原因
    王子卫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只记得醒来之后,他就像发疯一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铁牛公寓,也不管空着会不会浪费了,总之是说什么也不愿意再住进去了。

    只是走出铁牛公寓大门的那一刻,他居然没有感到哪怕一丝逃脱后的庆幸,相反他还有一种愧疚的的感觉。

    因为那个鬼婴对他说过的唯一一句话,仍然让他记忆犹新。

    哥哥……我要抱抱……

    想到这里他心里还是有一种酸酸的感觉……

    其实他不用说我也知道,因为他此刻的脸上写满了这样的表情。

    但是现在给我的时间也不是很多,我也没空和他矫情,开口便打断了他默不作声了十分钟的回忆:“你是不是觉得他的那些话带给了你很大的感触?”

    他点了点头。

    我一掌拍在了他头上,在他惊愕的目光中,没好气的说道:“因为他应该叫你舅舅。”

    这货听到我的话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脸憋得那个通红,简直就和便秘没什么区别。

    “打住打住,不要喷人,说重点,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个阴宅怎么回事,如果不想一个办法,我根本没有可能进入铁牛公寓,更别说超度那个鬼婴了。”

    王子卫此刻才将他所谓的便秘气收了回去,沉思了片刻,看了看我:“他们不排斥我,你的话,我就不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那你去吧,你本来就该做这样的事。”

    我拉下手刹,打开车门就朝着学校走去,理还懒得理他。

    这时这货才慌了,从上次将我踹出去的地方伸出了他那颗依旧那么硕大的脑袋:“诶,大兄弟……”

    我加快了步伐。

    “大哥……”

    我步伐稍微慢了一点。

    “爸爸……”

    我稍微又放慢了一点脚步。

    “我有钱……”

    我像那种缺钱的人?

    哼……

    我坐回了副驾驶,看你还敢不敢装逼了。

    王子卫看到我回来了,松了一口气。

    他自然不敢再装高冷了,给我说了一下那个阴宅的情况。

    那个阴宅是那二十个人被鬼婴杀害后,怨气凝聚而成的。

    他们这二十个人,和一般的鬼不一样,他们不是不愿意去投胎,而是不能。

    因为他们死后,部分执念被那鬼婴给吸收了。

    听到这里我一下子全都明白了。

    为什么只有一小部分人才能够见到并进入那个所谓的阴宅,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一小部分人曾经在铁牛公寓居住过,沾染了他们的部分执念。

    所以,那个疯老太婆为什么要掐着我的脖子,对我说什么和铁牛公寓有关的人都得死的话了,感情就连我帮王铁牛做一点事也和你们的执念挂钩了啊。

    你们鬼还真会玩啊……

    我这个凡人还是真的跟不上你们的神逻辑。

    我心里此刻已经将王铁牛全家都骂了一个遍,你们一家人都做了些什么事啊,到头来还要我这个和你们只有金钱利益关系的人给你们收拾烂摊子。

    我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你说我容易吗?

    王子卫哪里知道我在想什么,也顾不得看我的脸色,此刻还一本正经的扯着我的手,煞有介事的告诉我那二十个鬼非但不害他,还如何如何把他当做朋友对待之类,和我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的遭遇。

    想到这里,我就有点纳闷了,人与人之间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更何况眼前这个人还是王铁牛的儿子,不是有句古话叫做什么诛九族,什么灭其满门来着吗?

    怎么越看越像我才是王铁牛的儿子啊?

    想归想,我还是将我的疑惑告诉了他。

    王子卫本来神采飞扬的眼眸里的光芒一下子黯淡了,他点了一根烟,望着窗外不断的吐出一个个氤氲着的光圈,直到吐出胸中郁积着的最后一口浊气,才看着我缓缓开口了:“你知道那二十个鬼和我那个所谓的侄儿为什么不害我吗?”

    我看着他暗淡的眼睛,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他冷哼了一声,撇了撇嘴角:“在你心中,我是王铁牛的儿子,其实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是他的私生子,这些鬼也知道,我没有他们杀死也是因为这个私生子的身份,开始我很庆幸,但是我知道即使有这个原因,也不可能这么简单。”

    我看着他深吸了一口气,死死的咬着嘴唇,痛苦的表情让我感觉到他此刻的心里恐怕不是那么的平静吧,我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他看了我一眼:“说出来你都不会相信,这些鬼居然是在同情我,在他们心中,我和他们是属于一个世界的人……都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了的人……都是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一类人。”

    他说着说着,突然狠狠的击打着身前的方向盘,喇叭声不合时宜的冒了出来,差点将我的耳膜给弄破了。

    他的目光这个时候聚集在了我的身上,我情不自禁的捂住了我的耳朵,不知道是因为是周围的喇叭声,还是害怕他对我说出他内心的真实感受……

    这份真实的感受让我心里也跟着痛了起来,仅仅是心脏的不由自主的痛感,而不是那种心疼的感觉,所以这应该是……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就好像一个人本来对未来的生活保持着乐观和无限的憧憬……突然这个世界告诉你……他早就抛弃了你……你根本就不属于他……这就是我当时知道那些鬼不杀我的原因后的真实感受,那种感受真实的比杀了我还难受,你知道那时我心里的煎熬吗?”

    他颤抖着的双手死死的抓住我的肩膀,不住地摇晃着。

    说实话,我一开始是被他的反应给吓着了,但是比大海更宽广的是我的心灵……

    因为我突然想起我的初衷似乎并不是听他说什么悲惨的遭遇吧。

    我一拍脑门,“你倒是不要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话,别人怎么看你,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你和我们没有什么区别,那是他们眼瞎,你给我振作起来啊,告诉我怎么进去啊,我不想再进那个阴宅了啊,你爹还在等着投胎啊,你这个混蛋啊……”

    他就好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一般,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眼睛里面又恢复了之前的神采飞扬,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在酝酿着情绪一般。

    我微笑着看着他,他同样看着我,许久才张开有些干燥的嘴唇:“你这个混蛋,拍我脑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