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六章 王子卫与鬼婴
    这个人叫王子卫。

    他是王铁牛的儿子,确切的说他是王铁牛的私生子。

    王铁牛有很多女人,但是他最爱的女人还是他的原配,但是这个女人挺不幸的,她跟着王铁牛吃了一辈子的苦,还没有赶上王铁牛风光的时候就走了,只给他留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王铁牛也没有再娶,就这样过了二十多年。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铁牛是一个很专情的人。

    王铁牛还是一个很封建的人,从小就认为男人应该只能和最爱的女人诞生下后代,因为他觉得这才是所谓爱情结晶的真谛,所以再找其他女人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他都做好了防护措施。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铁牛是一个有底线的人。

    王铁牛也很郁闷,因为他在一次活动后,因缘巧合下他成功的避开了百分之九十九的防护几率,偏偏和那百分之一的几率卯上了,奇迹的中了标。

    话说这个王铁牛也算得上一个男人,留下了这个孩子,并在那些名流面前承认了这个孩子的身份。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铁牛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他说了这么多,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得意的看着我尴尬的吞了一口唾沫。

    我看着王子卫略显敬佩的说:“你爹真是一个多么专情,多么有底线,多么重情重义的人啊……”

    “那是!”

    他又用鼻孔看着我,一脸自豪。

    我很不想打破他自我感觉良好的假象,但我最不喜欢说的就是假话,当然也憋不住话:“诶,那你混这样算什么玩意儿啊!!!”

    “你——”

    我很满意的再次看到他差点噎死的模样。

    这时,我们也没什么话说了,再次相对无言,车厢里陷入了想将他掐死的沉默,只能听见他这俩破烂不堪的出租车发动机里不断发出的噼噼啪啪的噪音。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铁牛公寓?”

    这人冷不丁的问我一句话,瞬间打破了我们之间的沉默,但是也把我吓了个半死。

    倒不是因为他的话出现的时机,而是因为铁牛公寓这四个字勾起了我惊魂未定的回忆。

    “那里并不是铁牛公寓,只是那二十个人死后阴魂不散凝聚起来的阴宅罢了。”

    看到我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他冷哼了一下,又神神叨叨的补充了一句。

    我也懒得回答他的话,就在脑海里不断的回想着他刚才说的话,直到我脸色突然一变……

    这个时候,什么不是铁牛公寓,什么阴宅统统不重要了,因为最为关键的是……

    他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怎么会知道这些吗?”他嗤笑了一声,反倒让我不知所措起来,因为我看到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我也很识趣,看着他打开了那些我很感兴趣的话匣子,默不作声。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和我爹扯上关系的,也不知道你非要去铁牛公寓不可,既然你和我扯上了关系,有些事我不得不告诉你。”

    我点了点头。

    “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我点了点头。

    “你见过鬼吗?”

    我点了点头。

    “你被鬼欺骗过吗?”

    我点了点头。

    “那你相信鬼也有感情吗?”

    我点了点头。

    这时他有些尴尬的看着我,“诶诶,你全部都点头,让我这么喜欢装逼的人,怎么说下去呢,头疼……”

    “……”

    我心里那个无奈啊,没好气的看着他,感情你之前的高冷是装出来的啊,这个时候,我自然不能像他那样不作为,毫不犹豫,一巴掌打在他头上:“有话快说啊,你爹等着去投胎啊!!!”

    不知道这货明白我的意思没有,又恢复了一脸贱样,看着这张本色出演的脸,心里反而感到一丝莫名的轻松,之前的压抑也一扫而空。

    于是,他把他所经历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我。

    王铁牛的女儿算起来还是他的姐姐。

    在他姐姐搬离铁牛公寓后,王铁牛就把公寓交给了他打理,因为铁牛公寓的租金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负担得起的,注定在很长时间都不会有新的住户。

    在没有将它租出去之前,王子卫想到没人住空着也是浪费,就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

    即使他知道这座公寓里面发生过什么……

    在最开始的日子里,仅仅只是临近深夜的时候,卫生间里面总会传来一些很奇怪的声音,虽然王子卫对此很是好奇,但是作为一个肾好的男人,都会把起夜这种事当做一种耻辱,再加上他的睡眠很深,这点轻微的动静还对他产生不了实质性的影响。

    直到有一天,他半夜突然惊醒,在模糊中看见枕头上多了一个很小很小的脚印。

    他摸了摸,还在滴血……

    下一刻,他浑身冷汗直流,倒不是因为这个脚印,而是他感觉到他的脊背上多了一双冰冷进骨髓的手……

    这一双小手轻轻的在王子卫的背上不断的抚摸着,轻微的呢喃声,伴随着不是很明显的喘气声在他耳边回荡……

    当王子卫骨气勇气转过头看清楚这双小手的主人时,大脑一瞬间变得空白,甚至来不及生出害怕和恐惧等情绪,因为他完全被吓傻了。

    这是一个婴儿。

    确切的说是一个胎儿。

    没有羊水胎儿是不可能存活的。

    那么这个婴儿就是……

    王子卫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本来第一个反应是逃跑的他,在看到这个婴儿并没有第一时间伤害他后,本能的觉得这个婴儿似乎对他没有什么恶意,索性就这样打量起这个婴儿的模样来。

    这个婴儿很大很大,比一般足月的孩子大一倍,不可能顺产出来的,因为他的头盆并不称。

    他似乎感受到了王子卫的注视,身体转了一个方向,只把背部对着王子卫。

    他的背部通体血红,不是一般婴儿的粉红,是血红,红油漆般的血红,他不规则的头盆上不知为何还有一些乌黑浓密头发,浓稠的黑配上浓稠的红,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肌肤,这样的视觉冲击,刺的王子卫的心里格外难受。

    王子卫见他没有反应,轻轻的将手放在他的身上,想要把他转回身来的时候,才发现他没有心跳,也没有呼吸。

    在这期间,王子卫才真正意义上看到了他的脸,才发现他有着严重的腭裂,整个上颚都不成形,嘴只是一道深深的裂隙。

    王子卫吓得将这个婴儿扔了出去,也就是这眨眼间的功夫,这婴儿竟是不见了踪影。

    王子卫看到眼前的一切,不敢相信。

    就这么不见了?

    于是他转过头,想看看枕边那个血脚印是否存在,这是否只是幻象。

    却不料,正好对上一个通体血红的背影……

    是那个婴儿!

    王子卫的魂差点都吓掉了,想要跑,才发现自己已经无力动弹了……

    这个婴儿慢慢的转向他……

    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眼里都是黑色,不见巩膜。

    他笑了。

    他说话了。

    王子卫却吓傻了……

    因为这婴儿的气息从裂隙中呼啸而出,冷冷地喷在王子卫脸上。

    王子卫也算一个公子哥,哪里经得起这种惊吓,两眼一黑就晕死过去了。

    在黑暗慢慢侵蚀他的意识之际,他依稀能听到一丝幽怨的呢喃声……

    哥哥,我要抱抱……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