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逃脱
    就在我被她掐的出不来气的时候,我身旁又传来了噼噼啪啪的电台声,那个老男人又开始播报新闻了:“2014年8月18日我市要闻……在我闹市区的铁牛公寓发生了一起特别惨痛恶劣的凶杀案,居住于其中的一家二十口人于18日凌晨惨死于其中,无一生还,死者俱面部发紫,身体僵硬,现场没有发现反抗的痕……2014年8月要闻……有报道说在铁牛公寓的惨案发生后,很多市民在铁牛公寓附近迷路后失踪,只有少部分幸存者在第二天早上出现在铁牛公寓附近的街区,声称在失踪后见到了曾住在铁牛公寓的一家人,但是这些幸存者已精神失常,所以他们的话并不可信,望广大市民……。”

    听到这里,我才知道,我居然遇到了被那鬼婴灭门的一家人,我真是被王铁牛给害惨了。

    我也这是服了鬼的逻辑了,就是问一下铁牛公寓怎么走,光凭这一丁点儿裙带关系就架住我的脖子了,要是之前我口无遮拦说出我在帮王铁牛做事,你们还不得将我的脖子折断啊。

    一想到这里,我感觉我就要窒息了。

    额,这似乎和我想不想这件事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最要命的是,这个死老太婆的手还死死的掐着我的脖子,再不想个办法,我可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我的大脑飞速的运转着,但是我来不及多想了,因为我的气管再也承受不住脖子上传来的巨大压力了,我艰难的张开嘴,大声吼起来:“我就是王铁牛,你拿我咋地。”

    这时,那个死老太婆和抓住我肩膀的小白脸两人手同时一松,异口同声的说道:“你怎么可能是王铁牛?”

    我也不管那么多:“那你就叫我红领巾吧!”

    我趁他们那蠢得和什么一样的死脑筋没转过来的那一瞬间,三拳两脚将他们弄到一边,头也不回,自然也不敢回头,冲到门外,将门一关,也不磨叽,也不管他们追出来没有,脚底抹油一溜烟就跑,毕竟那个公寓里面总共有二十只鬼呢,要是他们全家齐上阵,我可招架不住。

    但是打不过,我还不会跑吗?

    所以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逮着路就跑,撞着小巷就钻,察觉到雨打风吹草动,就死命的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周围开始传来一阵阵属于夜晚闹市应有的喧嚣,我这才停了下来,也不管周围那些喝着啤酒吃着炸鸡串着烧烤的人的目光,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这……太……太……他……娘……的刺激了!

    这都逃出来了,我心里那个激动,第一次觉得浑身冒出的冷汗

    都是那么的舒适,似乎瞬间将我的恐惧和疲惫一扫而光,整个人一下子精神了不少。

    我原本还想多躺一会儿,但是一阵刺耳的鸣笛声直接将我从地上吓了起来,这时我才发现我居然躺在马路中央……

    “不想活了啊,你死不要紧,你死了,我的工作就没了,你这蠢货,快给大爷爬起来啊,别挡我路了,大爷我还要去找人啊。”

    这小子用喇叭差点把我耳膜震破了不说,这么近还开远光灯闪我的眼睛,你有病是吧。

    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我索性直接坐在地上,任凭他怎么说怎么做,我就是不起来。

    这司机说累了后,才发现该着急的不是我而是他。

    这里可是闹市区,你以为是我学校那边的偏僻小道可以相提并论的啊,这里来来往往的车辆就好像我们正在用流量在手机上流畅的在线看视频。

    但当你看的正起劲的时候,原本蹭蹭蹭的流动着的流量,突然停顿了,你说换做是你遇到这种情况心里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这种情况也适用于眼前这个司机造成的情况,突然被他逼停的司机们,脾气似乎都不是很好,纷纷问候起了他的父母。

    他遇到这种情况,也被骂的焦头烂额,急忙把车前灯一关,跳下车,哭爹爹告奶奶的就差给我跪下了。

    当我的眼睛适应了没有刺目的远光灯的照射后,才慢悠悠的抬起头看向他,对上了一张熟悉到让我想要一脚踹上去的脸。

    “是你?”

    “艹,你还没有死啊。”

    虽然在大劫过后能遇到一个熟人的确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但是这个人的嘴巴也太欠了吧。

    “会不会说话啊。”我心里瞬间就不爽了。

    我本来要起身的念头一下子又烟消云散了,干脆赖在地上就不走了,这架势活脱脱就是一个碰瓷专业户。

    这出租车司机见说了半天,我还是这个样子,也窝了一肚子火,但又不好对我发作,正好身后此起彼伏问候他家人的话语正一波接一波的飘荡在他的耳边。

    这货再也忍不了了,扯着嗓子大吼一句:“找死啊,我爸是王铁牛,你们不要在我面前嘴欠,给我放尊重点,我爸还在的时候,你们敢这样说吗?给我滚!”

    当王铁牛这个曾经响当当的名号在喧闹的夜空中划过时,异常喧嚣的闹市区瞬间变成了一个空旷无比的无人区。

    仅仅一两个呼吸间,他的周围就变得鸦雀无声,纵观全场,只有几十米外还有几个人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出。

    “上车!”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车门砰的一声,我被他扔上了车。

    “砰!”

    车门又是一响,他坐在了我旁边,油门一踩,车子就像上了膛的子弹一样嗖的一声就飞出去了。

    好半天我才反应过来,看着他的脸,开口了:“你居然是王铁牛的儿子?!”

    他得意洋洋的用鼻孔看着我:“怕了吧,我当年——”

    我打断了,他的话,摇了摇头,委婉的对他说道:“我只想说,你这么怂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是王铁牛的儿子!”

    “你——”

    我看着他差点噎死的表情,心里也是一乐,活该你嘴欠!

    出租车飞快的朝着学校驶去,我回头看了看离我越来越远的铁牛公寓,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放松。

    因为该来的总会来的,没有可能逃的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