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三章 去年的广播声
    这孙子,下次最好不要让我遇到你,否则我绝不会让你好过。我从地下狼狈的爬起来,穿好在地上滚了几圈后有些脱落的衣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没好气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说实在的还真有点奇怪,这里再怎么也是这个城市的闹市区啊,我几乎在原地转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一个人,还真是邪门,看来这个公寓给这个街区带来的阴影比我想象中的面积还有大上许多啊。

    好歹我也是见过几次鬼的人了,这些小场面还吓不到我,我就像散步一样慢慢的走在这个空旷无人的街道上。

    说句实话,我心里还是挺瘆的慌的,毕竟大半夜还在路上走的除了流氓罪犯之外,就只有那些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了,当然我两者都不是,但是我两者都怕。

    幸好我所在的街道离王铁牛的公寓也就一百多两百米左右的距离,不算近也不算远,至少抬头就可以看见那个在黑夜中显得尤其阴森的公寓。

    离这个公寓这么远,我都能感到这个公寓传来的阴森和幽冷,虽然大部分的原因仅仅是因为这个公寓并没有开灯,但是从我最初步的感官来看,也能发现这个公寓的不一般。

    真不知道,那些警察是怎么用一个入室行窃和故意杀人罪将自己糊弄过去的,真的不知道说他们胆小怕事呢,还是说他们有病更好。

    就在我一边走在路上,一边悲天悯人胡思乱想的时候,一股晚风刮的我有些瑟瑟发抖,那股突如其来的寒冷,让我装出来的古井无波,一下子烟消云散,心里都有点发毛了。

    我不由得加快的前进的脚步,不知道怎么回事,今晚的路灯不是十分亮,仅仅发出可以照亮我脚下路,我摸出手机看了下时间,都已经十一点了。

    而就在我看手机的这短短的一两分种,我的耳边似乎隐约有声音传来,仔细一听就像是有人在一旁窃窃私语,又像是收音机里的声音一样,断断续续有点听不清。

    噼啪。

    我条件反射的跳到了一边,才发现仅仅是我踩到了一个易拉罐。

    原来是虚惊一场,我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又恢复了前进的脚步,和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的步伐明显有加大的迹象。

    没走上几步,我的耳边又有声音传来,还是和之前一样像是有人在一旁窃窃私语,又像是收音机里的声音一样,断断续续有点听不清。

    这突兀出现的声音,还别说,真的让我吓到不轻,我颤抖着喊了一句:“谁在说话!”

    似乎是听到了我的喊叫,刚才萦绕在我耳畔的声音突然停止了,

    我松了一口气,正想要继续走,这时我耳边又传来了那奇怪的声音,那不断发出的噼噼啪啪的电流声,让我很是熟悉,因为这和我家里那台收音机换频道的声音如出一辙,难道还真的有人在我身边放收音机?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我身边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那个男人的声音我也很是熟悉,这不是那个在中老年妇女中很火的那个播新闻的老男人的声音吗?

    还真的要播新闻?

    不管我愿不愿意听,那个声音自顾自的播报起了一段新闻,开始我还很好奇他要播什么新闻,但是听着听着我的表情就变了,怎么可能……

    因为新闻内容是:“2014年8月18日我市要闻……在我市闹市区的铁牛公寓发生了一起特别惨痛恶劣的凶杀案,居住于其中的一家二十口人于18日凌晨惨死于其中,无一生还,死者俱面部发紫,身体僵硬,现场没有发现反抗的痕迹,有报道说……”

    收音机里的那个老男人讲到这,后面就听不清了,那个不知在哪里的收音机开始传出呲呲的声音。

    14年8月18日?

    怎么还有收音机能搜到去年的广播?

    而且这日期不是那二十口人全家被那鬼婴灭门的时间吗?

    想到我此行的目的地,我顿时脸色大变,也没有想太多,将手机揣在包里,撒腿就跑,跑了不知道多远,才喘着粗气回头看了一眼我之前站立的地方,发现那里的灯忽闪忽闪的,就好像一双不断眨巴着的眼睛,看上去真的让人毛骨悚然。

    我大叫一声,继续往前跑,我完全是拼了命往前跑,甚至连我想要去哪里都忘记了,就一个劲儿的跑啊,直到我感觉越跑周围越暗,似乎要被黑暗吞噬了一般,这才停了下来。

    这是哪里?

    我一下子愣住了,因为四周没有哪怕一丝光亮。这可是这个城市的闹市区啊,按照地理书上的话来看,说这里是这个城市的GBD也不为过。那我就感到很奇怪了,那在这片区域怎么可能还有不开灯的地方?

    邪门,真的好邪门。

    我停下了脚步四处张望,找不到去铁牛公寓的路,也找不到回学校的路了,更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

    这时我看到前面隐隐约约有一丝光亮,这光亮弱隐若无的闪烁着,我迟疑了片刻,毕竟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我迷失了方向的时候才出现,这也太巧了吧。

    但是现在的我也无路可走了,只能硬着头皮,提起胆子朝光亮走去,走了不知道多远,这才隐隐约约看见一座公寓,那个光正是从这座公寓里发出来的。

    我朝在我眼前这座公寓,蹑手蹑脚走去,好半天才来到这座公寓门前,这门居然没关。

    “有人吗?”

    我鼓起勇气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但没有人回答我,陪伴我的只有好半天的寂静,直到我都有点不耐烦的时候,一个格外苍老的声音才突兀的响在我的耳畔。

    “谁啊?”

    这突如其来的回答吓了我一大跳,我条件反射的抬起了头,才发现开着的房门外出现了一个拄着拐棍的老太太,看上去尤其苍老,都已经老到就连随便打上一个喷嚏,我都会担心她会找我碰瓷赔钱的地步了。

    我还没来不及开口,毕竟现在这个氛围我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合适,她却用一个很奇怪的眼神打量了我半天,才分开那干瘪的嘴唇:“小伙子,你到我家外面干什么?若是没什么事,我可要关门了。”

    <a href=.qidian.>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