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四章 她的故事(二)
    我心中升起一丝不忍,也轻轻的蹲在她身旁,安慰道:“你不要哭了,我知道,你能产生这么大的怨气,心中一定有着很大的委屈。”

    我伸出手本来想轻轻的拍拍她的肩膀,但想了想又把手伸了回来,看着她哭泣的背影也是阵阵揪心:“你也不要憋着了,说出来吧,说出来你的心会舒服很多。”

    看着她置之不理的模样,我也无可奈何,想想也是,光是这样说她可能也不会怎么搭理我,毕竟我只是一个局外人,仅仅一个连自己的那一点破事都处理不好的局外人罢了。

    我原本不想再说什么,就将手随意的插在裤袋里面,站在一边,思量着等她情绪缓和了再说点或做点什么吧。

    这时我放在裤袋里面的手突然不经意间划过一个尤其柔顺的东西,我随手将这东西拿了出来,原来是洁儿的那截破碎的裙摆。

    洁儿的脸一瞬间浮现在了我的眼前,和这个女人绝美的容颜缓缓的重合在了一起,这一刻,我突然想起了洁儿和她相差无几的面庞上无时无刻蔓延着的暴虐和如出一辙的冷漠,心里突然生出了无法轻易遏制住的愤怒,随即脱口而出:“你这样子认为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就纵容自己和你的女儿随意的对那些无辜的人出手,你觉得你很惨,惨到全世界的人都对不起你,那他们呢?”

    找个女人停止了抽泣,但是仍没有抬起头,我心里的火气越来越大,我一把扯住她的肩膀,迫使她的眼睛看着我,近乎于咆哮一般冲着她嘶吼着:“那你告诉我,那他们难道不惨吗?那他们的家人不惨吗?你不要不说话,你告诉我啊!!”

    听到我质问一般毫不留情面的话语,她的娇躯微微一颤,缓缓抬头,美目凄迷,泪眼朦胧的看着我,贝齿轻叩,死死的咬着嘴唇,好半天才开口说道:“在那些成千上万的残念围攻我,想要置我于死地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言语间,她看着我依旧冷漠的表情,再也忍不住,扑进我的怀里放声的哭了起来。

    看到她这副模样,我心里也是一软,再也生不出一丝埋怨的情绪,表情一下子又变的缓和起来,任由她扑进我怀中。

    但是在她扑进我怀中的那一刹那,我感觉我的身体居然开始本能的产生一丝抗拒,不知为何在这个女人每当和我产生任何身体接触的时候,我的眼前总是会浮现出阿丽的面容,即使阿丽并没有她那么漂亮……

    感受到我身体甚至心理上产生的变化,我轻轻的想要将她从我的怀里推出去。

    正当我有所动作的时候,这个女人抱住我的身体的力度又加大了几分,让我暂时不能动弹,她轻微的抬起了头,长长的睫毛上积满了大滴大滴了泪珠,泪眼朦胧的看着我,“能借你的肩膀靠一下吗?我现在只感觉好孤单,好孤单,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听了她的话,我的心不由的一软,也不再抗拒了,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

    “你愿意当我的听众吗?”

    我看着她的样子,想起了孙骁骁,也想起了王璐,还有张青青,甚至还有阿丽,似乎我一直充当着在她们需要有人陪的时候,能第一时间出现的听众吧。

    这不是我经常做的,同样觉得是男人应该做的事吗?

    看着她充满期盼的脸,轻轻的点了点头,心情很是复杂,毕竟这个女人之前亲手杀死了王璐,不管那是的她是不是被怨念所控制,但那都是不争的事实了。

    但现在的她却又是这么无辜,我不知道我现在对她的看法究竟是什么。

    我该恨她?

    还是可怜她?

    愣了片刻,在她极其渴望关怀的目光下,我内心矛盾的坐在了她身旁。

    她轻轻将头的靠在我肩头上,柔顺而浓密的长发轻轻的扫过了我的脸颊,淡淡的发香充斥在了我的身旁,让我的精神唯之一振,内心似乎也没有那么焦躁了,但也没有出声,默默的等着她开口。

    她也没有看向我,眼角的弧度轻轻的滑向另一边,目光尤其深邃和悠远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在我都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她才开口说道:“谢谢你,你比他要好多了,最起码,你还知道在意我的感受。

    “如果以前的他和你一样,我又怎么会有今天这种结果呢?”

    “他真的很英俊,身材高大,全身都充满着让我着迷的气息,当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爱上了他。”

    “不论是什么时候,他都会给我一种正直也很会照顾人的感觉,他人很好,对谁都很好,他也很爱我,可是就是太过于迷信他的父母的权威,这种近乎于病态的孝顺,让我每一次都会被伤害,被伤害的很彻底。”

    “但是我真的很爱他,爱到我总是心甘情愿的接受他的冷漠,接受他时不时带给我的伤害,因为我爱他就要爱他的一切,包括在这个过程中他带给我的伤害。”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可以算的上是青梅竹马,从小到大我们的感情都很好,我的家庭条件十分的优越,完全算得上所谓的豪门,而那时候他家里的财力还并不强,远远不能和我的家族相比。”

    “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的交往并没有受到双方家人的阻拦,直到他慢慢长大,开始逐步的接手他的家族企业。”

    “他的家族企业的规模并不是很大,相反和我们的家族企业比起来小的可怜,但是他却有着一种天生的领袖气质,不论是什么样的人,都愿意为他所用,成为他的朋友,甚至下属,心甘情愿的为他卖命。”

    “就这样,他们家族的企业的实力仿佛吹气球一般的增强,短短几年时间,在整个中国就已经很少企业是他的对手了。”

    “我对他的爱真的很深很深,虽然我仅仅是一个医学院的学生。”

    “虽然我对我们家族的企业没有丝毫的兴趣,但是我是我家里面唯一的后人,继承企业的重担顺利成章的压在了我的肩上。”

    “但那一刻起,情况就开始了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