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 解脱了的残念
    我的话说完了,眼前这成千上万的残念,没有说一句话。

    沉默,沉默,让我的心都觉得瘆的慌的沉默,还有他们直直看着我的眼神,让我依旧觉得很是不自在。

    许久,我听见他们之中传来了很微小的抽泣声,我以为我听错了,我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我耳朵出了问题。

    但下一刻这微弱的抽泣声,就像在大海上漂浮着的一缕浪花,在风吹拂下,逐渐传递开来,飘荡的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宽广,一如眼前像传染病一样迅速荡漾起来的哭声,在原本静谧的意识海内,传的很远,也很响亮……

    我不知道我将我心中最原始的想法说出口后,会引起他们这么大的反映,这结果自然也是我始料未及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能做些什么,以至于还有一些不知所措。

    我想了想,就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好半天,他们波动的情绪才慢慢的平复下来,还没等我继续开口,一个看起来像一个头头的人,向前走了一步,打量了我好半天,才哽咽的开口了:“你的话很出乎我们的意料,但是你的实力很弱,连我们都不如,我只想知道,你能帮我们什么?”

    我看着他感激却充满着质疑的目光,也陷入了沉思。

    他说的很对,我能帮他们什么呢?

    我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普通人,连自己的恩怨情仇都无法了断,更何况帮他们?

    就在我开始对自己产生质疑的时候,我的心脏开始有力的跳动起来,我轻轻的拂过我的胸膛,想起了我体内的三颗鬼心。

    其实当我遇到阿丽的那一刻起,我的普通人的生涯已经结束了……

    我的体内跳动着的不仅仅有血肉组成的心脏,还有那几颗宁愿牺牲自己都要让我活下来的人留下的鬼心。

    这时我原本暗淡下来的眼睛又重新爆发出来了无与伦比的光芒,甚至这些光芒还将眼前的这个为首的残念硬生生的逼退了好几步。

    我看着他的眼睛,轻轻的开口了:

    “在你们的眼中,现在的我如果不靠我身上的执念,就是一只蝼蚁罢了,但是你们知道吗,每只蝼蚁,都是在底下攀爬挣扎,只想爬上来,看看这天地到底有多大,想爬上来,不在别人的脚底下活着。”

    “当我第一次见到阿丽,第一次在生与死之间徘徊,第一次得到一个鬼宁愿放弃自己投胎的机会都给我,要我更好的活下去的鬼心的时候,我才知道蝼蚁,即使长出翅膀还是蝼蚁,而生活的现实和黑暗就像一条条坚不可摧的锁链,紧紧的捆绑在所有生命的脖颈上,但是这锁链太大,锁不住微小的生灵。”

    “所以这条锁链永远锁不住我,即使是在你们眼中只能算蝼蚁的我……”

    “锁链也好,斩不断也好,挣不脱也好。只是既然活着,就要去挣扎着挣脱这锁链,手要是破了就用牙咬,牙要是碎了就用胳膊去砸……”

    “这些锁链可以锁住这天地万物,但锁不住我。”

    “就算它们可以锁住我的身体,但它们锁不住我的野心。”

    说到这里,我没有再说一句话,就这样不卑不亢的看着眼前这个为首的执念,此刻的他仍是以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我,但是眼睛中已经没有之间的怀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思量,也可以说是一种名为信任的东西。

    “你的野心?”

    我缓缓向他们走去,身上不断流动闪烁着的流光,逼迫着眼前成千上万的残念全部跪在我的面前。

    我俯视着这些跪在我眼前成千上万的残念,古井无波的开口了:“我的野心……就是自己好好地活着!”

    “为自己而活,为在乎的人而活,也为夙愿未了的人而活!”

    说到这里,我轻轻的向他们深深的鞠了一躬,真挚的说到:“你们未完成的由我来完成,你们值得拥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请相信我好吗?”

    依然是许久的沉默,直到我忍不住抬起了头,却一眼看见他们逐渐消散,却充满着解脱的笑容的面庞。

    此时为首的那个残念也消散的只剩一个头颅了,他欣慰的看着我,笑的很灿烂,“给我一个承诺好吗?”

    我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眼中满是坚毅:“一直到死……”

    “好好活下去吧,未来是属于你的……”

    话语刚落,他便消散在了这片意识海内,我只来得及看到他脸上最后一丝解脱的笑容……

    那种充满解脱的笑容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个很深很深的烙印,就好像他们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颗种子,慢慢在生根发芽逐渐的生长着……

    活着,在我现在看来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因为现在的我不光为我而活,也为别人而活……

    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眼前浮现出了阿丽,那对父子,王璐,还有那些成千上万残念充满着解脱的笑容的面庞,这些画面仅仅一闪而过,却拨动了我动荡不安的心弦。

    我的脸颊上轻轻的划过一滴冰冷的泪水,那份冰凉的触感让我炽热的体温有了些微的改变。

    许久,我才轻轻的睁开了我的双眼,感觉到眼眸里似乎多了一份名为坚毅的情怀。

    我环顾了一下这片又陷入了一片寂静的意识海,心里不由得一阵唏嘘。

    因为这里太安静了,安静到这里似乎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而那些成千上万的残念就仿佛过往云烟一般,没有在我的眼前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唯一能够证明他们在我眼前确切存在过的只有密密麻麻悬浮在空中不断闪烁着微弱银光,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熄灭和消散的光斑。

    这应该就是他们想要我替他们去了却的牵挂吧……

    看到这些星星点点的光斑,我没有感到一丝突兀,朝着这些光斑走去,轻轻的向他们鞠了一躬,“你们未完成的,将由我来完成,我会带着你们的牵挂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